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八·牢笼

一百四十八·牢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难道知道了?!

    他难道知道了自己的计划,难道知道了群山的事?

    他想到这里,身上真的密密麻麻的出了一身的冷汗------要是沈琛真的是知道了,并且凭借这个借口过来,那么......

    那么沈琛就算是今天真的带人围府,抓了他甚至杀了他,那朝廷甚至隆庆帝也不会多说一句话的。

    因为勾结海寇啊!

    勾结海寇,抢夺朝廷军粮,这是什么罪名!?

    虽然这么多年一直做的都是这个勾当,半点都不陌生,可是刘必平只要想到这样的事情被发现,就还是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诛灭九族的大罪啊!

    他看着沈琛,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心里升腾起万千思绪。

    沈琛很满意刘必平的表现,他看了刘必平一眼,挥了挥手,便从旁边的青枫手里接了一卷纸过来,微笑着看着刘必平:“今夜部堂大人原是去了我那里,想要抓我的。只是可惜不巧了,今天除了一件要紧的大事。”

    他将那沓纸交给了小心的走上前来的书吏,朗声笑道:“我收到一个消息,有海寇觊觎从榕城运出往浙江送去的粮饷,想要抢夺粮饷。”

    真的是知道了!

    沈琛真的是知道了!

    刘必平这次是真的彻底说不出话来,手心一片冰凉。

    可是怎么会呢?!

    现在还没到动手的时候,群山他们怎么可能会提前动手?!

    计划根本不是这样的!

    是哪里出了差错,那现在,亲卫长出去送信,又会怎么样?

    饶是他老成持重,一时之急也不由得失了分寸,惊疑不定的看着沈琛,强撑着问:“你在说什么?抢夺粮饷?简直笑话!如此多的护卫,青河县县令亲自押送,怎么可能有海寇敢劫持粮饷?!”

    “这就要问部堂大人自己了啊。”沈琛皮笑肉不笑,看着刘必平还是很能稳得住:“青河县县令到底是押送粮饷去浙江,还是押送粮饷去跟海寇会和,里应外合抢夺粮饷,别人不知道,难道您心里还没数吗?”

    刘必平愣在原地。

    沈琛会说这样的话,绝不可能是猜测或者只是无的放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四大家族的人的面还有这么多的兵士护卫,甚至是锦衣卫的面,沈琛肯定是有真凭实据的。

    可是这样才更可怕。

    这个计划是绝密的。

    只有他跟手底下的亲卫和几个有限的心腹知道。

    这些人的身家性命全都在他手里,是不可能背叛他的,沈琛到底是从哪里知道了他的计划?!群山他们又怎么样了?

    沈琛欣赏着他的表情,半点儿也不给他脸面的嗤笑了一声:“怎么?大人不会不记得群山了吧?不至于啊,今次亲卫长大人出去,不就是为了跟群山联系吗?”

    至此,刘必平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刘家的老太爷也正皱着眉头,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的刘老爷,问他:“你说的是当真?钦差大人果真已经带人围府?!”

    刘老爷急的嘴巴都起了一圈的泡,看着刘老太爷,吞了一口口水哭丧着脸几乎真的就要直接哭出声音来:“是真的!是真的!钦差连夜封锁了城门,不知道从哪里调集了城外的驻军,先是把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口守住了,而后就开始挨家挨户的找人,不知道是在找些什么人。再然后,钦差便从驿馆出发,领着两千护卫军,加上不知从哪儿来的那些人,围住了总督府

    !现在老七那边已经送了信过来,说是钦差已经把总督逼起来了!”

    刘老太爷坐在圈椅里,原本便苍老的面容一霎那好像更加老了十岁不止,看着自己的儿子心惊不已:“沈琛此人,足智多谋且深藏不露。他自来福建以来,要么不动,要么便一击毙命。他既然敢有这么大的动作,就肯定是有了十成的把握。必平这一次......恐怕是遇上过不去的坎儿了。”

    刘老爷也很是颓丧,无力的坐在一边看着他,抿着唇许久不曾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谁曾想这回来的竟是个煞星,必平是真的栽在他手里了。父亲......”他叫了刘老太爷一声:“咱们当年也为了必平做了不少的事。这回必平被抓,我在心里寻思过了,必不是什么小事,要是儿子料得不错,钦差之所以抓了必平,大约总少不了这桩事。”

    想起从前,刘老太爷也深深的闭上眼睛,一时后怕。

    当初易家和彭家闹出事来的时候,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还历历在目,他们谁都不想再经历一遍当时的艰难了。

    他看着父亲,好半会儿才哀声道:“父亲,老七说的有道理。咱们该早做决定了。”

    七老爷就早就已经决定投靠沈琛,并且靠着投靠了沈琛把孩子给捞了出来。

    原本刘老爷还是对刘必平抱着希望的,至少刘必平好歹是自己家人不是?而且刘必平只要一天是福建的总督,一天就能给他们带来无数的好处。

    可是现在,显然跟着刘必平只是一条死路了。

    既然已经无路可走,当然不能再不顾自身利益,还要死死的站在一艘快要沉的船上。

    他们一族有这么多的人!

    刘老太爷也是个果断的人,几乎是在刘老爷说这番话的同时,他在心里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刘老爷说的是,他们现在已经没的选了。

    家里的人不少都已经倒向了沈琛。

    只是.....

    他们没有占得先机,现在有什么资本投向沈琛?

    沈琛要怎么才会接受他们的好意,放他们一条生路?

    刘老太爷皱眉深思:“沈琛是钦差,他是临江王养子,身份地位都是高的,什么也不缺......”

    想了想,刘老爷便轻声道:“父亲,有句话说,才可通神。沈琛再怎么能耐,也不能拒绝白花花的银子吧?而且,咱们也不是只给银子,他不是跟必平结仇了吗?既然这样,那咱们送他合心意的东西,不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