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三·失踪

一百三十三·失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已深,刘必平还站在桥头不动弹,潮水一波一波往岸上涌来,站在桥上,都能察觉到波涛涌动时的巨大动静。

    手底下的人将事情都禀报完了,便有些心酸的劝他:“部堂也要小心自己的身子,现如今天儿越发的冷了,您却还穿的如此单薄来回奔波,若是累坏了身子,岂不是更加得不偿失吗?”

    刘必平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大家都有些看不下去,也因此才鼓足了勇气来劝告他。

    刘必平嗯了一声,淡淡的算是答应了,过了片刻才又问:“夫人那里,送消息去了吗?”

    “已经送消息给夫人了。”亲卫长正好过来,听了刘必平的话便急忙回答:“只是,夫人那里,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刘必平不关心鲁氏到底怎么样,可是对儿子却是极为看重的,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不敢怠慢,有一点异常都会禀报。

    刘必平果然皱起眉头,立即便问:“怎么回事?”

    “夫人......她不大听我们说的话,收到您的信,也并不看一眼,只是说知道了......”亲卫长满脸困惑:“从前夫人再如何也不会这样......”

    刘必平有些烦躁,这种自己人出了篓子的事最叫人头痛。

    他交代亲卫长:“再派一拨人回去,紧盯着夫人,别让少爷出什么事。”

    说到底,儿子还是最要紧的。

    鲁氏不知道为什么心不在焉,也的确该好好问一问,省的到时候没办法好好照顾儿子。

    正这么想着,那边的小路便连滚带爬的跑来了一个人影,亲卫长几乎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扑向了那个人,不一时却又没了动静,领着那个人往刘必平这边来了。

    刘必平侧头看去,见是穿着亲卫服饰的,便挑了挑眉。

    很快那人便到了跟前,还未抬头看刘必平的脸,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刘必平道:“部堂!夫人带着小公子不见了!”

    刘必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意识到亲卫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才豁然往前疾走了几步,带着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他虽然借口海寇的事情出来的匆忙,要避开巡按的攻讦,可是总督府那里却仍旧留足了人手镇守和保护。

    好端端的,总督夫人怎么可能从戒备森严的总督府不见呢?!

    他不可抑止的想到了沈琛身上,眼里便霎那间出现了杀机。

    可是除了起了杀心之外,更多的还是无穷无尽的恐慌------沈琛是敢杀人的,到了现在撕破脸的地步,他也不会再顾忌什么东西,他是真的能毫不犹豫的把人给杀了的。

    就像他杀了刘家那些年轻的后生,来让刘家的人难过失望灰心,想要打散刘家人心那样,他是绝对下的了那个手的。

    他有些站不稳了。

    连日来都是靠着参汤提神,又要对付沈琛,又要思索后路,还得防着罗源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动静,得处理跟浙江的关系,平衡微妙的局势让自己能多得一些喘息的时机,他其实已经快要撑不下去,就是强弩之末了。

    现在听见这样刺激心神的消息,他霎时就觉得眼睛忽然漆黑一片,紧跟着便腿一软摔了下去。

    好在亲卫长见机快,立即便伸手搀扶住了他,才不至于让他倒在地上。

    刘必平惊慌过后便勉强镇定下来,由着亲卫长替他笼了披风,沉声道:“回去说。”

    外头冷风阵阵,屋子里相比较起来便暖和的多了,亲卫长秦大人替他泡了杯参茶,刘必平端起来喝了一口,才觉得自己仿佛又有了知觉重新活过来了,这才收拾了精神让那个人说清楚些:“到底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官!”

    那人显然也被刘必平的模样吓坏了,抖抖索索的跪在地上,组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语言才勉强把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刘夫人有个亲眷从山东前来探亲,自从见了那个亲眷之后,刘夫人的表现就有些奇怪了,她往常最注重姑娘公子们的学业,每天必定亲自督促的,可是却一连好几天没顾上这件事。

    连三姑娘生病,她竟都没有亲自照看,只是听奶娘说了以后,才让人去找了大夫。

    而刘家宗族那边找上门说了家里出事的事,她才面色难看的回了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久,她又让人去老宅通知一声,说是自己会带着孩子们去老宅住一段日子。

    去老宅住?

    刘必平听见这里便有些愣住了-----这么多年,刘夫人可从来没有回老宅住过,她觉得老宅规矩大,动不动便各种不好,便一直不是很喜欢。

    虽然跟老宅那边的人相处并没有什么不愉快,可是要说住,这的确是从没有过的事。

    还有亲眷。

    什么亲眷现在会从山东过来看她?

    鲁家现在岌岌可危,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寄信过来过了,怎么可能会来人来福建探视刘夫人?

    且还不通知他一声?

    这里头必定是有什么古怪,否则的话,绝不至于如此。

    刘必平更觉得喉咙干涩难受了,他点了点头,示意那人接着说下去。

    那个亲卫便道:“一开始是说好了去老宅的,可是等到了老宅,夫人又说,要去妈祖庙上柱香,说是最近事多,家里也风波不断,要求个平安......”

    刘必平嗯了一声。

    亲卫长也看了他一眼,缓缓皱起了眉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很快,亲卫便又道:“我们也不敢违逆夫人的意思,夫人既这样说了,我们便陪着夫人一同去了妈祖庙,可是夫人坚持要自己带着小公子去庙里,让我们都在庙外守着。因为事出突然,又并没有提前净庙,往来人群极多......我们在外头守着,夫人却迟迟没有出来,等到过了一个多时辰,夫人还是没有动静,我们才急了。可是进去一问,都说夫人早就走了......”

    妈祖庙毕竟是大庙,榕城这个还是妈祖祖庙,香火向来是很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