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章·死心

一百三十章·死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不声不响的在那儿等着呢,直接就给了他们几具尸体,而后说剩下的都带去刘家宗祠了,刘家众人行此大逆不道之事,他要让刘家祖宗看看这群不孝儿孙。

    他们为了赶去救人,也为了赶去维护宗祠,根本没得选,顾不得沈琛这边了,急匆匆去了宗祠。

    谁知道一去不久,天上就不知怎的突降雷电,劈开了宗祠的那棵大树。

    而后引发火灾,连下的那场小雨都没能及时浇熄那场火,刘家的宗祠被烧坏了大门,廊柱等地方全都被烟熏得发黑,遍地狼藉。

    这样几番折腾下来,刘家的族人们早已经疲于奔命。

    更要命的是,大家都开始隐约觉得或许的确是得罪了妈祖娘娘了,才引发了妈祖娘娘降罪-----说到底,沈琛没有冤枉他们,沈琛说当初胡先生的事其实是刘必平指使,刘家的人心里也清楚,那是真的。

    这样一闹,大家都精疲力尽,可是再怎么样,孩子是死了。

    人的心都是肉做,哪里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出了这样的事,他们很多人是遭了无妄之灾,至少他们自己觉得是被刘必平给连累了,因此才来刘老太爷这里闹。

    刘老太爷知道事态严重,因此特意让刘老爷去找刘必平,让刘必平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挽回一二,就算是已经死了一大半的人,也好歹得从沈琛那里要回几个来。

    否则的话,这样的重击之下,人心必散。

    毕竟说是在算计沈琛,可是沈琛每每都能完美避开,并且半点亏都不吃的情况之下还击得漂漂亮亮,让你有苦难言。

    这样的憋屈多了,谁都会不舒服的。

    何况这次可不是普通的损失面子和财物,死的可是人。

    刘老太爷心中不舒坦,说的话自然也就不再好听:“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刘老爷皱了皱眉头才试探着道:“他好像还有别的重要的事,儿子过去的时候,他正忙着在书房待客,好半天才有时间来见我。这件事他也早知道了,反而还责怪儿子办事不力,说是我们中了沈琛的计,反而助长了沈琛的气焰。”

    真是傻了。

    死了这么多后生,为的还都是他设计人家不成,他竟然还反过来怪刘家其他人办事不力?

    这话要是传出去,大家恐怕杀了他的心都有。

    刘老太爷终于动怒,忍无可忍的伸手摔了个杯子:“他既然这样说,那你就让他自己来处理这个烂摊子!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有脸能跟族人们说的出这样的话!”

    他气得不轻,连声咳嗽。

    刘老爷急忙上前替他拍背:“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岂不是更不值当了?儿子过会儿再去找他.....”

    刘老太爷摇头,只觉得头痛欲裂,忍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头不那么痛了,有气无力的靠在椅垫上道:“你一个人去没什么用处,现在族人都聚在我这里,显然是要咱们给他们讨个公道。可是咱们的话现在刘必平也是不听的了,这样,你带着几个人,好说话些的,一起过去找他。问问他究竟想怎么办。总得拿出个章程来。”

    否则,他们大房都要被刘必平给连累!

    刘老爷想了想,便答应了,弓着身子答应了,安慰了他几句,便急匆匆的退出来,挑了几个人一同去总督衙门。

    他知道刘老太爷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总得捞出几个人来。

    否则的话,以后刘必平再要指使刘家的人办事,那就难了。

    只是天不遂人愿,他们到总督衙门的时候才知道,刘必平竟不在衙门里------说是有海寇侵袭青河县,他直接赶去青河县了。

    大家都呆若木鸡。

    怎么也没想到,出了这么样的大事,死了这么多人,还有一些后辈需要救命的时候,刘必平竟一个字都没留下,竟就这么走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立即就有人率先发火了。

    他们忍了这么久,家里的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们都忍住了,就是因为相信刘必平总不可能真的甩手不管。

    可是等到现在,他们才知道,他们真的不算是什么。

    刘必平竟真的不管这件事了,在他自己陷害沈琛不成之后,把他们的孩子陷进去了之后,刘必平却这么过分!

    他们围着刘老爷,实在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泄自己的怨忿。

    说着说着,越说便越是气愤,不仅开始数落刘必平过往的独断专行,也开始谩骂刘必平的无耻和散漫。

    刘老爷被围攻的不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才算是脱身,回去便跟刘老太爷如实说了刘必平去青河县的事:“就算是再如何紧急,留一两句话的功夫总是有的吧?可是您瞧瞧,必平这做的都是些什么事?!他想没想过,咱们怎么收拾这烂摊子?!”

    刘老太爷同样面色铁青,刘必平这样做,实在是太愚蠢了,原本族人们就已经心怀不满,随时都可能爆发,他现在还做这样的事。

    他正在绞尽脑汁的想对策,外头的响声却更大了。

    这哭声和吵嚷声吵的人头疼,他头痛的吩咐刘老爷:“让你的夫人出去瞧瞧,这么多人在外面哭声震天,哭的我头都疼了。”

    刘老爷应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刘夫人便在外头敲门说是要去请大夫,外头有个媳妇儿上吊了。

    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出过这样的事!

    刘氏族中,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

    刘老太爷豁然站起来,目光如炬,盯着刘老爷吩咐:“去请大夫!去请大夫!”

    如果因为这件事再死人,那族中的人心不可避免的要涣散了。

    刘老爷也有些懵了,被老父亲一语提醒才反应过来,打开门跟刘夫人亲自出去处置了。

    刘老太爷静静的等着,重新坐下来,喝了口茶闭上眼睛,头痛的重重叹了一声气,等着外头刘老爷他们送消息进来。

    好在他也没有等的太久,便听见外头的哭声更厉害了。

    这下,他实在是不敢再继续端着老祖宗的架子继续在里头万事不管,只好开了门,由一个老仆人颤巍巍的扶着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