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九·惊惶

一百二十九·惊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大老爷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驿馆的门,他出门的时候,许大善人已经急匆匆的从刘家宗祠那边赶回来了,满头大汗,见了陈大老爷却还是站定了脚。

    陈大老爷吞了口口水,觉得喉咙不那么干燥了,才叹了声气,看着许大善人道:“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他是有准备跟刘家拼上一拼,可没料到这一天来的竟这么快,一下子半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他,沈琛就要让他去办这么大的事。

    许大善人便挥退了跟着自己的家院,跟陈大老爷交底:“老兄,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了,我如今就跟你透个底吧,放手去干,什么也别想了。成了,自然有天大的好处落下来,是福泽咱们自己后代的事。你知不知道刚才我是干什么去了?”

    陈大老爷有些愣:“你不是说去收拾刘家的事了吗?”他想起来,便不由有些担心:“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事情都办好了吗?”

    许大善人笑了一声便道:“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已经办好了。你知不知道,才刚在宗祠里头,有几个闹腾的厉害的,天降雷火,将他们烧死了。”

    什么?!

    陈大老爷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可是他很快就又不必许大善人的提醒就想明白了-----天降雷火这种事他是不信的,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有这么多的神仙来帮你惩恶扬善。那就是沈琛早就安排好的。

    这也就是说,恐怕那些人算计沈琛开始,这件事沈琛就已经布置好了。

    他是故意借着这件事,扣留了刘家的人,同时又安排了护卫去刘家的宗祠,因为他料到刘家的人不会放任自家的顶尖的后辈在驿馆,他们承担不起这个风险,他也知道刘家在榕城势大,因此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后招----比刘家后辈还要重要些的东西是什么?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当然莫过于家中宗祠了。

    刘家的宗祠可还挂着先帝御赐的牌匾,这是他们一族的荣耀。

    而那些人来驿馆闹事的时候,沈琛一面把刘家的几个后生先给宰了,然后告诉他们,在宗祠那边还要杀更多的刘家后生,引得刘家的人去了宗祠。

    而后在宗祠早就准备好的所谓的天降雷火就上演了。

    一开始刘家用胡先生,想要用天神发怒这样的理由来陷害沈琛,沈琛现在就用同样的方法对待刘家。

    可偏偏榕城百姓是信的。

    而且沈琛实在是太会收买人心,他来榕城这阵子,做的每件事都是替百姓着想,也从来都不会端着身份架子,哪里都去。

    这样长久的坚持有些效果。

    毕竟刘必平虽然面上是爱民如子的,可是刘家到底是个大宗族,人实在也太多了。刘必平不可能管好每一个族人。

    刘家多有仗势欺人的。

    可沈琛却只有一个人,且他表露得如此的好心,百姓们会倒向哪一边,简直是不言而喻。

    沈琛这一仗,是又赢了人心,又给了刘必平压力。

    巡按御史盯着,满城的百姓看着,沈琛现在又明着指认他事多,剑锋直指他害人,他现在是不可能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为刘家的人说话了。

    而他不能站出来......

    他不能站出来,刘家的人都快疯了。

    刘家老宅里头多年的平静被彻底打破,也没有人顾得上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哭的跪得,院子里乌压压的都是人。

    这个院子是刘家现如今年纪最大的老太爷的院子,人家是正儿八经的老祖宗,现存的辈分最高年纪也最大的,虽然不管事了,可是谁都知道他的地位崇高,在刘家族中一呼百应。

    出了这样的大事,一向靠得住的总督刘必平靠不住了,大家自然要来跟刘家族长讨个说法。

    可是说是说讨说法,男人们倒是还能勉强抑制住悲愤不乱来,女人们却都忍不住,一个个哭的赛一个的大声。

    都是自小眼珠子一样养大的孩子,一个个的个顶个的金贵,且族中也看他们看的重,她们的心血几乎都付诸在孩子身上了,可是莫名其妙被长辈们带出去喝个酒,明明再普通不过的事,再回来的时候,人却没了!

    还有的连尸首都没能带回来。

    不少女人已经哭的晕死过去。

    院子外哭声震天,房间里头刘老太爷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没有出声。

    好一会儿,门才被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模样的人急忙进来,喊了声爹。

    刘老太爷人已经老了,一双眼睛却仍旧炯炯有神,听见喊,朝来人看过去,嗯了一声便问:“如何?”

    他虽然老了,不管事了,可是该知道的却还是要知道的。

    这件事一出,他就让自己的儿子先去总督府了。

    刘老爷摇了摇头:“必平说.....没法子.......”

    他跟刘必平是堂兄弟,论起来跟亲兄弟也没什么两样,刘必平中举读书,都是他们大房出力的多。

    刘老太爷就挑了挑眉,喜怒不辨的问:“没法子?这么多后生的性命,这么多他的叔伯兄弟的孩子,他就一个没法子给打发了?!”

    刘老爷自己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叹了声气嗯了一声:“必平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样重要的事,他竟能不跟咱们打个招呼!若是知会一声,咱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其实打过招呼的。

    只是谁都没有料到局面会发展成后来这样。

    一开始,刘必平已经说了,到时候场上会有事发生,也说了这个计划是针对沈琛的,要对付的是沈琛。

    只是刘家的人参与的没几个,因为这样的事,刘必平惯例是不会安排自家人直接参与的,不想给人留下把柄。

    也因为这一点,刘老爷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在沈琛强硬的要求留下几个后生的时候,没能抓住机会据理力争,因为他自己也摸不准事情是怎么样。

    只是事情出了之后,他就已经立即补救了,去问过刘必平。

    刘必平也给他出了主意,让他领着人去攻打驿馆,逼迫沈琛交人。

    谁知道沈琛却比他们预想当中的还要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