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四·送礼

一百一十四·送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亲卫长松了口气,立即双手垂在身侧大声应了一声,隔了一会儿又道:“部堂,钦差那边......”

    卫安那边已经布置好了,接下来就应该对付沈琛了。

    刘必平将目光挪向他,淡淡的问:“怎么样了?”

    “钦差大人送走了寿宁郡主之后便立即召见了四大家族的人,听咱们家的人说,钦差大人说,有意在四大家中选出一个主事的来,当什么商会会长,让这个会长主持市舶司的建造。”亲卫长自己不大明白这其中的意义i,便尽量按照听见的原话来说:“四大家族都对这个位子很有兴趣。”

    自然会有兴趣,谁会跟钱过不去?

    沈琛现在是钦差,他的意思就是朝廷的意思,他既然说可以立一个商会会长只对市舶司负责,那便是真的。

    也就意味着,领头的那家就无论如何都能直接参与市舶司的事。

    刘必平挑了挑眉,显然是很有兴趣知道更多的,问亲卫长:“还说了什么?”

    “还有。”亲卫长急忙回应:“还有,钦差说,商会会长不仅总管这些世家的船只起航,还负责接待各国来使,运送贡品入京。”

    诱饵这样的肥美。

    刘必平忍不住便笑了:“那四家岂不是要争破头了?”

    “也不是。”亲卫长便又变得有些严肃:“听咱们家的人的意思是说,钦差已经明说了,他属意许家。”

    竟然不是吊起这块肥肉来,引那些家族蜂拥而上,而是直接就定了人选?

    沈琛到底是想做什么?

    刘必平皱眉一瞬便又松开-----大家都说平西侯对待寿宁郡主的感情是不一般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他竟真的是为了卫安,想要快些将这里的事处置完,好去帮卫安。

    也真的是情种呢。

    他们沈家真是,啧啧啧,出了多少情种。

    刘必平笑了笑,吩咐他:“不是说今晚几家世家已经请了沈琛吃饭吗?”

    不仅请了沈琛,也给不少官员下了帖子。

    总督府这里,虽然刚出了胡先生的事,多少让钦差跟总督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霾,可是大家也不敢不尽礼数,帖子也是送到了的。

    亲卫长立即嗯了一声:“部堂要去?”

    “本官接到了紧急军情,当然无法前往。”刘必平冷笑了一声:“可是钦差大人忙了这么久了,大家也该尽一尽地主之谊。”

    他挑眉看向亲卫长:“许家自来便在四家之中排名最末,他们后来居上,想必是因为许员外的缘故,沈琛想要利用许家来对付我跟刘家。他能捧起许家,那自然也就能捧起其他两家,他肯定是这么想的,想要通过这一点让陈王两家看清楚,好也靠着他,心甘情愿的给他办事。”

    亲卫长垂着头,没有说话。

    刘必平便又道:“可是他想的未免也太过天真了一些,真是孩子气。”

    商场如战场。

    他现在一下子就把利益分给许家了,想没想过其他几家会怎么想呢?

    亲卫长听出一些门道了,抬头看着他,有些迟疑:“您的意思是.......”

    “我听说,陈大老爷的公子最喜欢许家的千金了。”刘必平缓缓的看着自己的指甲,一字一顿的说:“许家的千金跟他不是也情投意合吗?”

    算不上吧?

    亲卫长有些迟疑。

    榕城的事都瞒不过总督府,总督府树大根深,又是刘家人,因此许家的密事他们也都知道。陈大老爷的公子喜欢许家的千金不假,可是许家的千金不喜欢陈公子是肯定的-----陈公子是个憨儿,自来就是傻的。

    也因为这一点,其他比他小的弟弟们都成家立业了,孩子都有了,可他仍旧没有定下来。

    陈公子虽然人傻,可是面貌却很俊秀,人也忠厚,自小便喜欢跟在许家姑娘屁股后头跑。

    小时候大家都不计较,可是等到大了,便渐渐不同了。

    许家千金自来就很避讳这一点。

    陈家却不同。

    他们想要跟许家结亲。

    为了这个,陈家还愿意出五十万两的聘金。

    为了这个,当初榕城上下轰动一时。

    可是许家千金不肯,这件事便一直拖了下来。

    现在刘必平说这个......

    亲卫长有些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刘必平便提点了他一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人便想要爬的更高,谁想真心嫁给一个傻子呢?人家姑娘自然是喜欢少年才俊,既然如此,咱们成全她岂不是好?”

    亲卫长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

    如果许家千金爬上了沈琛的床,沈琛睡了人家姑娘,那许家是为什么能从四大家族中脱颖而出,岂不是很明显了?

    谁会买他的账?

    而陈家知道了这一点,又会怎么看他?

    这样一来,沈琛少说也要麻烦缠身。

    闹的大了,钦差的位子保得住保不住还是两说。

    到时候再在他一团乱麻的时候告诉他卫安的消息,他便更没的选了。

    这实在是个好计策。

    一来让沈琛跟许家之间蒙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引人质疑,二来让陈家情何以堪?

    刘家跟王家也正好顺势闹出些事来。

    而最重要的是,出了这样的事,寿宁郡主那边恐怕也要方寸大乱吧?

    刘必平嘴角微翘,淡淡的点了点头。

    亲卫长不禁也堆满了笑:“部堂英明!这样一来,他跟许家刚结盟的关系便化作乌有了,根本寸步难行。”

    “去办吧。”刘必平没有接他的话,只是叮嘱:“跟许家姑娘说清楚,别让人家不情愿,这种事,一定得你情我愿才有意思。”

    亲卫长自然明白。

    沈琛跟陈家的傻子摆在一起,傻子都知道怎么选啦。根本就不必费什么力气,许家千金自然就做出选择了。

    而沈琛那里?

    今天的酒水或许格外的醉人呢,男人嘛,喝的醉了,什么都是可能发生的。

    送上门的美人,谁能拒绝的了?

    他应了以后,便半点不敢耽误,立即便去联系了。

    给许家千金送信撺掇是很容易的事,倒是沈琛那里,须得费些心思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