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三·糊弄

一百一十三·糊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泉州的瘟疫蔓延的很快,一封一封急报往榕城送来,榕城的百姓们也都听闻了风声,开始慌张。

    到底是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谁都不知道再继续下去会出现什么事。刘必平借着这个空隙,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卫老太太受了打击,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好几天了也未曾醒过来。

    沈琛再不愿意,也知道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阻止卫安,只好答应了卫安要去泉州的提议,替她将人手都带齐了,送她去了泉州。

    卫安要去泉州的事,是知会过官府的,刘必平当然是面上不让她去,冠冕堂皇的说那边危险太多,现在泉州是只许进不许出的了。

    可是他说的话当然也没什么用处。

    卫安用要去接大夫人的借口,也说了生死有命的话,刘必平也就自然而然的没了话说。他原本也不是真的要留住卫安的。

    他原本就等着卫安去送死。

    船上的风很大,素萍小心的上来替卫安披了一件披风,压低声音劝她:“姑娘,还是关上窗户吧?海上太冷了。”

    天色已经暗了,四面的天空都黑漆漆的,透过窗户看出去,隐约能看见星星点点的星辰,卫安收回目光,点头答应了。

    素萍便将窗户关上,转过头来看着她,有些担心的问:“姑娘,您说这回我们去,会不会大夫人有什么事啊?”

    卫大夫人就算是没有事,她们这一趟去,也必定是有事的,卫安叹了一声气:“又让你们跟着冒险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素萍急忙摆手:“我就是有些担心,他们是不是,到时候打算把我们烧死在里面啊......”

    烧城,这个在无法挽救的瘟疫发生的时候,官府用的最多的手段,素萍很担心到时候刘必平会用来对付卫安。

    卫安已经想过了。

    她将自己设身处地的想成刘必平,想象着若是她现在站在刘必平的位子上,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件事了结。

    结论就是,永绝后患。

    卫安跟沈琛都已经是刘必平的心腹大患,彼此之间都已经清楚没有回旋的余地。

    现在卫安跟沈琛又摆明了是来找他麻烦的,四面楚歌的刘必平在这个时候,只会用最快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所以他一面牵制沈琛,一面让她不得不奔赴泉州,把他们分化开来,各个击破。

    原本这个局其实是个死局。

    因为瘟疫这种事是天灾,天灾是挡不住的。

    刘必平有了天机不算,还有地利和人和-----他是福建总督,掌管福建命脉,能命令一应大小官员,拥有军政的最高处置权。

    他如果不开口,那要从里面接人进来,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一来,卫安就没得选,只能进去。

    可进去了,就能救卫大夫人他们吗?

    不能,因为里面瘟疫横行,更大的可能,是卫安也染上瘟疫,一起死在里面。

    可惜,这里头又有一点不同,是刘必平没有想到的。

    卫安微笑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旁边占着的素萍,轻声道:“担心也没有用处,何况事情未必就那么糟糕。”

    刘必平说不定还能帮她一个大忙。

    素萍眨了眨眼睛,觉得心里霎时便稳当了-----她很了解她们家姑娘,要是没有把握,她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怪不得一开始卫安就立即下定了决心,丝毫犹豫都没有就决定了就去泉州,原来是因为她有应对的法子?

    与此同时,书吏也正点头哈腰的跟刘必平说这件事:“寿宁郡主已经搭上船了,估计明日傍晚便能到泉州码头。”

    刘必平懒懒的嗯了一声,目光里都是冷漠:“那就照计划进行吧,别给寿宁郡主省事,她能耐着呢。”

    几次三番都栽在了卫安手里,他对于卫安是下足了功夫的,也不希望手下的人再因为疏忽大意而惹出事端来。

    书吏立即应了一声,急忙答应:“部堂请放心,我们都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好了,就算是她能闯过瘟疫,也绝别想活着回来!”

    刘必平没有应话,书吏看着他的脸色,慢慢的退了出去,不一时又咳嗽了一声,对刚过来的亲卫长行了个礼:“大人回来了?”

    亲卫长嗯了一声,跟他寒暄了几句,才进屋。

    刘必平听响动便知道是他回来了,并不睁眼,径直发问:“怎么样了?”

    亲卫长便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沉:“部堂,有消息说罗源被逼得跳海了......”

    刘必平就睁开了眼睛看着亲卫长,目光冷淡:“有消息,听说?那便是说,没有找到尸体?”

    罗源的孩子不见了。

    这让刘必平万分恼怒-----他之前都已经计划的好好的,接到了孩子便用这些孩子威胁罗源,引他上钩,好解决这个隐患。

    可是没料到,这中间却出了差错,都快要进福建境内了,到了瑞金境界,孩子出了事不见了。

    这让他恼怒之余又极为担忧-----说到底,这些孩子除了罗家,还有谁会在乎?

    可是罗家被罗源的事情牵扯,根本就已经没有能耐跟鲁家争孩子了,也不敢争。所以他夫人才能要到孩子来身边养不被别人指责。

    现在孩子却不见了。

    除了是被罗源抢走了,他想不出别的可能。

    这样说来,那罗源就必定还活着。

    只要想到罗源不仅活着,还能打听到他接了孩子,能把孩子抢走,他便觉得浑身都不是滋味-----罗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要是拼尽全力,是有可能拼的鱼死网破的。

    亲卫长知道他的不满,将声音压得更低,头也不自觉的垂的更低了,半响才拱手道:“是属下等无能.......”

    可是事情其实怪不到他头上,罗源在榕城一直没有半点痕迹和消息,他们都已经撒了天罗地网了。

    刘必平皱了皱眉,很快又松开,似乎是忍耐了很久,才道:“重新布置下去,尽全力追寻那几个孩子的下落,至于罗源,本官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绝不能用什么听说来糊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