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七·打算

一百零七·打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必平没心思再纵容沈琛这么闹下去了。

    他原本以为还有时间,能让沈琛名声尽毁以后,再找个由头把他收拾掉,尽量能不露出什么痕迹来是最好的法子。

    可是这几番下来,他已经看出来沈琛这个人,是个极为难对付的角色。

    他有身份,可是偏偏不在乎身份,有能耐,却又懂的隐藏能耐,这样的本事不是人人都有,沈琛却练的如火纯清,精明的根本不像是一个王府养出来的孩子。

    跟这样的人斗,太废心力。

    尤其是沈琛带了三千护卫,这人手加起来,可是很可观的了,毕竟他一个总督府的驻军也不过就五千而已。

    有人在手,沈琛什么时候觉得差不多了,能找个由头把他给杀了,岂不是随时都能动手?这风险太大了,他绝不会去冒。

    沈琛想要他死,他就让沈琛早一步超脱。

    书吏说完了那句撺掇的话,就老实的站在一边等候吩咐,他知道自家部堂的性子是个说一不二的,他既然说要给沈琛一个教训,那就是真的教训。

    他们这些底下伺候的人,只要等着吩咐就是了。

    亲卫长也站在一边等着刘必平下命令。

    刘必平的精神越来越不好了,亲卫长看着,心里有些难受-----倭寇那边打的越差,这边的刘必平压力就越发的大。

    他们当初做的就是倭寇和那些海盗们的生意,那些人哪里有什么义气,一旦被抓,到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刘必平这边便会很是被动。

    最近刘必平因为朝廷和浙江的战事两面夹击,已经很多天没有睡过一个整觉了,每天都只是靠参汤勉强提神。

    再这么下去,他自己的身体就会撑不住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亲卫长便越发的痛恨这个时候还不停的找麻烦的沈琛他们,恨不得他们能立即便死了,减少麻烦。

    刘必平静静的坐着想了一会儿,忽然仰头看着亲卫长问他:“那边.....卫家那边那些人......”

    卫家大夫人领着儿女都在泉州,离榕城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一日的路程,虽然泉州知府不怎么听话,可是这些人却一直都在刘必平的眼皮子底下被不错眼的盯着。

    亲卫长立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急忙应话:“您放心,一直都看着呢,就呆在泉州没动弹过。”

    “那就让他们动弹动弹嘛。”刘必平端了参汤喝了一口,伸手揉了揉发痛的眼睛,冷淡的道:“沈琛是太没事情做了,以至于到处找人麻烦。他不是喜欢围着寿宁郡主转吗?那就给寿宁郡主找些事,让寿宁郡主忙起来了,他自然也就跟着忙起来了。”

    书吏在旁边小心的点头哈腰:“部堂您的意思是......”

    他琢磨了一会儿,才道:“动动那边的人,引寿宁郡主过去?”

    刘必平已经开始放下杯子了,见书吏跟亲卫长都探着头很认真的在等自己的回话,便点了点头:“他们既然想给自己找事做,那就让他们如愿以偿罢。”

    他的事太多了,已经不想再跟沈琛这样捉迷藏下去。

    咳嗽了一声,他示意书吏去给自己找了纸笔,便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看向亲卫长:“明白了?”

    这些事都是从前做的轻车熟路的,亲卫长一见纸上的字便明白了,怔了怔之后便无端的有些激动,急忙点了点头:“部堂早就该这样了,这样一来,借别人的手......替咱们自己也铲除了隐患。”

    书吏伸着脑袋有些茫然,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刘必平摆了个噤声的手势,急忙收声。

    “有些话不必说出来,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刘必平看了亲卫长一眼,才又重新缓慢的靠回了椅子上,冲他下了命令:“去办吧,别出什么意外,我要他们的命。”

    亲卫长立即答应了。

    书吏有些插不上话,忍不住便问:“部堂,那胡先生那边......”

    “胡先生那边,你等会儿就跟过去,就问他们,话问完了没有,案子若是审完了,也该把人交给咱们。”刘必平目光里冷淡中带着一点浅淡的嘲讽:“可别出了什么岔子,咱们胡先生可还有许多事要做的。”

    书吏还是不大明白,可是看刘必平这样子,就知道自己只需要按照他说的办便是了,立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收拾了收拾退出来,便启程去驿馆。

    他在去的路上就开始揣度自家部堂大人的意思-----胡先生是部堂大人手底下的红人,至少近期来说是这样的,也不知道胡先生到底替部堂大人做了些什么,会不会说出什么关键的信息来.....

    可是转念一想,部堂大人绝对不是个轻易就会出错的人,他要做什么事,总是有十足的把握的,他既然敢放胡先生来驿馆,就是认定了胡先生说不出什么来。

    这么想了一阵,转眼便已经到了驿馆了,他下了轿子,在总督府几个亲兵的护卫下递了帖子,就等在驿馆外头。

    等到里头有回应了,见出来的是汉帛,便吸了吸鼻子,居高临下的反问:“之前上差说是要借我们胡先生问一问,现在不知道问完了没有?我们府中还有许多事要仰仗胡先生回去解决,若是已经问好了,还请上差行个方便,将人给我们带回去。”

    汉帛双手抱胸看了他一眼,有些没好气的道:“还没呢!这又不是大街上买菜,是审案子,哪里能这么快就出结果?你当是你去街上喝花酒呢,一进一出就完事了!”

    汉帛说话向来就不大顾别人的脸面,尤其是在这人还屡次找他麻烦也找他主子麻烦的时候,正好他现在心情也不好,说的话便尤其的让人接受不了。

    书吏被他气的险些立即说出难听的来,可是却还是忍住了,冷冷的道:“那可怎么办,府中的事万分紧急,耽搁不了。浙江的大人们来借粮,这件事是胡先生负责的,文书都在他手里,他要是不回去,这事儿就弄不成。弄不成的话......可就不好交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