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六·记恨

一百零六·记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榕城,不是任由他们撒泼的京城!这帮纨绔子弟来了这里,就得好好守这里的规矩。

    还说什么查案。

    真是笑话,说让他们查,那是给他们脸面。

    可是他们竟也真的不知天高地厚查到总督府头上来了。

    书吏吞了口口水:“看他们那样子,的确是咱们不交人,他们就要硬闯了!”

    亲卫长只觉得可笑,忍不住便恼怒起来:“真是可笑至极!他们敢闯?那就让他们试试!”

    惊扰二品封疆大吏办公,这是何等罪名!

    哪怕钦差有监察之责,他也没那个本事和权力,敢对一省最高长官如何。

    书吏觉得亲卫长可能还是没大明白,便急忙解释:“大人唉!人家说的很清楚了,就只是要胡先生而已,无意冒犯咱们部堂。还说什么,他们是为了我们总督府的名声着想,若是真不是胡先生,也算是给总督府洗脱了嫌疑......”

    他怕这个暴脾气的亲卫长再说出什么来打断自己的话,便一口气不停歇的解释:“还有,外头来了不知多少看热闹的人,将总督府围的水泄不通。咱们若是不把胡先生交出去,恐怕还要犯了众怒......到时候百姓们还不知道如何想咱们呢。”

    真是岂有此理!

    亲卫长咳嗽了一声:“我出去瞧瞧。”

    他正要转身,廊檐下却有了动静,门吱呀一声开了,刘必平身边伺候的人出来,冲他们道:“不必闹,让他们带走就是了。”

    亲卫长便忍不住喊了一声:“部堂!”

    出来的人朝他摆了摆手,只是冷笑:“没有确切的证据,沈琛是不会来抓人的,让他抓。”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总督府的面子往哪儿搁?

    亲卫长满心的不解跟愤怒,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挥了挥手跟书吏交代:“那便请钦差的呃人进来吧,将胡先生请出来。”

    他等书吏转身去办事了,便忍不住,进了门朝刘必平施了礼:“部堂,您明知道沈琛是冲着您来的.....怎么还答应让他带走胡先生?他这么一带走,到时候胡先生......”

    刘必平伸手从丫头手里接过浸湿了的帕子覆在脸上,叹息了一声才将帕子扯下来扔进水盆里,随意的看了亲卫长一眼:“人家既然要查,又是天使,你不让人家查,怎么说得过去?”

    说到底,现在浙江战事已经快到尾声了,朝廷的进攻一帆风顺。

    加上九江那边,临江王也已经缓了过来,开始进一步对晋王赶尽杀绝,朝中局势一片大好。

    现在这时候,根本不能跟沈琛硬着来----他在朝中可已经跟从前不同了,没有大树能替他遮风挡雨了。

    亲卫长还是很不能理解:“可是这样一来,到时候咱们总督府的面子往哪里放......”

    “跟总督府有什么关系?”刘必平冷淡着脸看了他一眼,面上仍旧一如既往的镇定自若:“沈琛查也就是查到胡先生那里为止了,还想再查到本官身上吗?”

    那也要他沈琛有那个本事,能让胡先生开这个口。

    亲卫长闷闷的应了一声。

    另一头的胡先生却并不止是闷闷的而已了,他只觉得胸口钝痛,差点儿要站立不稳-----说到底,他只不过是想要球个平步青云罢了,大好前程才是他所向往和追求的。

    可是现在许员外供出了他,那还谈什么大好前程?

    他心里清楚的很,一旦去了沈琛那里,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能供出刘必平.......否则他不仅一个人死,还要牵连亲友。

    可是不供出刘必平,那就意味着这罪名只能他自己担下来......

    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因为过度紧张忍不住开始干呕。

    书吏在外头看着,小心翼翼的劝了一句:“先生也放宽心,未必事情就坏到了这个地步呢......”

    胡先生看也没有看他,手指因为过度用力拽着衣服而发白,好半响才扶着桌子站稳了,再看了一眼房中的陈设,淡淡的叹息了一声:“走吧。”

    事已至此,不是害怕便能将事情了结的。

    他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只能想法子,看能不能挽回一二了。

    书吏应了一声是,恭敬的领着他出去,带他到了前头天井里,才转身不冷不热的看着汉帛:“上差,人已经给您带来了。”

    汉帛知道这个仇已经跟总督府结下了,可是他没什么感觉-----本来就是仇敌,迟早是要撕破脸的,他根本就没把这些人当回事。

    他嗯了一声,也仰着头干脆用鼻孔看人,回头冲锦衣卫们点了点头,便大摇大摆的押着胡先生回了驿馆。

    与此同时,书吏已经一溜烟的小跑着回了签押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刘必平。

    亲卫长欲言又止,手心里都是黏腻的冷汗,让人觉得憋闷的难受,片刻后才问刘必平:“部堂大人,那咱们就这么算了?”

    刘必平已经洗完了脸,端起参汤喝了一口,顿时觉得通体舒泰,休息了片刻才道:“当然不能算了,若是就这么算了,以后这榕城,就要改姓沈了。”

    亲卫长便放了心-----他就知道自家部堂不是这种会甘于被人欺负的人,人家已经踩到脸上来了,怎么能容得他们放肆?

    他冷笑了一声:“是该给他们一些教训,让他们知道知道,这榕城到底是谁说了算。”

    书吏也在旁边附和:“可不是,钦差大人嚣张也便罢了,连带着他的下人都鼻孔朝天,看不起人,还撺掇起百姓们闹事,殊为可恨。”

    刘必平冷冷的笑了一声。

    他是不想明面上跟沈琛过不去,毕竟沈琛现在顺风顺水嘛。

    可是这世上,最多的不就是意外吗?

    凡事总是会有例外的。

    沈琛一来就在榕城出了事,又抓了四大家的人,就算是有人挟私报复,也是很正常的事啊,谁让沈琛这么嚣张,不知道收敛呢?他把动静的闹的这么大,摆明就是在耍威风了,要知道,威风耍过头了,是很容易招人记恨和报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