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五·冲突

一百零五·冲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书办可不敢给他行这个方便。

    胡先生怎么说也是总督手底下的红人,最近在总督府还是很有几分地位的,再说哪怕没有地位呢,总督府出去的人,那意义是不同的。

    现在这汉帛嚷嚷的这么大声,大家都知道胡先生是被许员外指证说是幕后指使了,要是真的让汉帛这么把人带走,总督府不同样没了颜面且被人诟病?

    他看着油盐不进的汉帛,只觉得头发都快愁掉了,都是难伺候的主儿啊。

    他这里犹豫不定,又说服不了汉帛,那边的百姓们已经开始纷纷起哄了。

    在他们眼里,总督府要是心里没鬼,就该让胡先生去钦差大人那里说清楚。沈琛来了这么几天,每天都在做实事。

    那些受了伤或是遭了难的人家,沈琛一一都去亲自探望过了,有些船工家里实在困难,沈琛也从不嫌弃地方简陋,嘘寒问暖,又温和可亲,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大家都对这个少年钦差的观感不错。

    何况这回钦差查清楚事实也真是为了百姓们着想。

    刘必平固然对百姓们不错,也帮百姓们替朝廷申请减免赋税等等,做了许多事。可是说到底,他还是世族出身,不懂得民间疾苦,对百姓也少了一份同理心。

    百姓们自来都更喜欢那些跟他们站在一起的人。

    这个少年钦差显然就是那种更容易让人亲近的,他们不知不觉的就站在沈琛这边想起问题来,起哄要总督府交人。

    汉帛抱着双臂得意的笑了笑,冲那个已经面色惨白的书办挑了挑眉:“大人,行个方便吧?我们奉命而来,不完成这个差事,回去难交差啊。”

    可是让他们进来的话,自己就交不了差了!书办急的几乎要哭出声来,好在正好在这时,里头又奔出一个书吏来,看了他们一眼,站住了脚扬声道:“部堂大人问,这外头在吵闹什么?”他顿了顿,看了外头看热闹起哄的百姓一眼,便提高了音量:“部堂大人昨夜连夜接待浙江过来的大人,为了倭患的事一晚上没睡,才刚送走了浙江的大人,好容易能闭一会儿眼睛,便听见外头吵嚷的厉害,让我来问一问,出了什么事了?”

    说的刘必平兢兢业业,这样一来,倒好像显得汉帛他们是无理取闹了。

    汉帛冷笑了一声:“部堂大人辛苦,我们钦差大人昨天也为了百姓们受伤的事情一夜没睡,昨天阳明路那边有个船工最后还是没救回来,他们家孤儿寡母的,不知如何收拾,我们大人亲自去料理安顿好了,回来许员外便招供了,说是这件事跟胡先生有关,我们不信胡先生会如此胆大妄为,视百姓性命如无物,因此特意来请胡先生回去问一问此事。大家同属朝廷,自然该尽量配合,我们不敢打扰部堂大人休息,不如大人行个方便,将人交给我们,我们立即便走,如何?”

    书吏说部堂为了抗倭辛苦,汉帛就紧跟着说沈琛为了这回受伤的百姓也辛苦。

    而且这件事毕竟是在场百姓们亲历过的,更能感同身受,不少船工便都嚷了起来:“交人不就得了?!人家都说了,只是问一问,若是没事,必然还是会放回来的!这有什么不敢交人的?”

    是啊,有什么不敢交人的,要是不敢交人,那就是心虚!

    书吏面色铁青,冷哼了一声:“交人?钦差大人就算是有监察之责,恐怕也没有在总督府强行要人的道理!凭一个许员外的口供,就认定总督府跟这件事有关,还要胡先生跟你们去问话,这是置总督府于何地?!”

    汉帛便也变了脸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那这位书吏的意思是,人不给了?之前总督大人不是同意了钦差大人的做法,也亲口同意钦差大人审理此案吗?既然同意了,那钦差大人如今就是审出来了跟胡先生有关,请胡先生去问一问话有什么不妥?若是真的不是胡先生,那不也顺便洗脱了胡先生的嫌疑,对大家都好吗?这么一件好事,怎么总督府就是不肯答应?难不成真的心里有鬼不成?”

    “你说什么?!”书吏终于不再有好脸色,立即便道:“你们也太放肆了些!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汉帛半点不怵,跟着便冷笑:“这里是总督府,怎么?是总督府,便是法外之地了吗?!现如今有人证物证在这里,我们要带走一个总督府的幕僚,你们百般阻挠,我倒是想问一问,你们这是什么居心?!”

    论嗓子,书吏是喊不过汉帛的。

    汉帛身后的几个锦衣卫也都唰唰唰的拔刀了。

    绣春刀......

    就算是地方上的大官,见了他们也通常都得退避三舍,书吏面色有些难堪,站在原地进退两难。

    百姓们也都看出了不对来,都有些义愤填膺:“既然自己觉得没做过,那就让大人去问一问好了,这有什么不能问的?问清楚了,证明了清白这不是挺好的吗?要是真有事,那也是替总督府除了害啊!”

    底下一窝蜂应和的。

    书办急的额头简直快要冒烟,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一溜烟的跑进去了-----这个场面他们已经控制不住,还是得去里头找别的人拿主意。

    他进了后头的签押房,便看见几个亲卫正守在签押房外头,急忙走了几步。

    亲卫长伸手拦了他,皱眉:“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部堂忙了这一阵,好容易有个休息的时候,不让任何人来打搅。”

    书办就忍不住跌脚:“哎哟我的秦大人,您以为我愿意打扰部堂大人?实在是外头已经快吵的翻了天了,我们不得不找部堂大人要个主意......”

    亲卫长的眉头便皱的更厉害了些:“什么吵翻了天?就那个来要人的?就直接跟他们说,不给,他们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他们还敢硬闯总督府要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