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二·煎熬

九十二·煎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必平却并不跟他解释,只是淡淡的道:“既然钦差大人要查案,说不必我们招待,要做出个清官的样子,我们也没必要上赶着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别搀和这事儿了。”

    虽然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刘必平是这个态度,可是榕城知府和在座的其他官员也都知道刘必平的脾气,他说一不二,他们也就不再多说,只是纷纷都笑着应了是,陪着笑答应了。

    刘必平嗯了一声,很满意他们的听话,喝了口参茶提神,又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才皱着眉头道:“邸报诸位可曾看过了?”

    榕城知府最先反应过来:“已经瞧过,部堂大人,听说巡盐筹得了不少银子,林三少立下了大功,浙江之困俨然已经要解了。”

    说起这个众人就都提起了精神。

    倭寇侵扰浙江和沿海多年,如今朝廷是摆明了下定了决心要将倭寇给一网打尽,永绝后患了,之前是银子不够,现在朝廷连银子都筹够了,浙江那边就更没什么顾虑了。

    浙江总督是个狠角色,手底下都是精兵强将,颇有几个不怕死又能打的将领,听说新任的台州参将便一往无前,在最新一战当中歼灭倭寇二千余人,解救当地被俘虏百姓一千余人,这可是个好兆头!

    有这么多精兵强将,又有后援支持,浙江后顾之忧一解,这仗要打赢,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刘必平微微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

    朝廷打了大胜仗,也就意味着那些倭寇们有不少被俘了的,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些不长眼的透露些什么。

    他皱了皱眉头觉得心烦,越发的觉得沈琛的事情要紧-----说到底,杀了沈琛,他的事进展就能加快了。

    想到这里,榕城知府等人一片吹嘘吹捧的恭维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等到他们齐齐的喊部堂,他才回过神来,问:“什么?”

    “部堂。”榕城知府看出他的心不在焉,颇有眉眼高低的俯下身子尽量语气平静的道:“刚接到消息,按察使齐应征和都指挥使李政前去拜会钦差了。”

    刘必平挑了挑眉。

    他这个总督兼布政使都没动静,按察使和都指挥使倒是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去凑热闹表忠心了。

    这些年来,这两个人一直都被他压得死死的,基本在福建是空有名分,无任何权力,最近几年尤其是这样,他们连上奏的机会都没有。

    应该是现在听说钦差来了,就迫不及待的去告状了。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垂下头来盯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的道:“不必理会,他们既然想去,就让他们去罢。”

    众人纷纷应是。

    榕城知府又提起京城的一件事来:“部堂......还有件事,近日传说不少地方官员都纷纷为六皇子满月送上大礼,我们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

    这事倒是真的正好说到了点子上,刘必平嗯了一声,果然很快便回过神来答应了一声,郑重其事的道:“说起这件事......本官给圣上准备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要派几个妥当的人运送进京,你挑出几个人选来,替本官把这事儿给办了。”

    榕城知府没料到他已经准备好了,急忙应是。

    等到这些事都处置好了,已经是半夜时分了,一天都没怎么顾得上吃东西,刘必平胃里有些难受,到了后院吩咐厨房重新烧灶做了饭上来吃了,才坐在床上发呆。

    他是个极为敏锐的人,已经嗅到了不对-----隆庆帝现在这么过分的宠爱六皇子,跟从前宠爱五皇子冷落四皇子的情景一模一样,他很害怕到时候又会生出什么事。

    局势瞬息万变。

    他现在想要投靠朝廷老实将功补过了,可是若是隆庆帝有什么好歹------五皇子毕竟还是太小了!才四岁不到,这么小的年纪知道什么?他想当皇帝,也得有人愿意让他当才行!

    而如果五皇子当不成,那么谁最有希望?

    现在藩王们反的反了,被杀的被杀,只剩下一个晋王还在苟延残喘,秦王?他有那个胆子吗?他两个儿子都废了!

    那剩下的唯一就是临江王了。

    他原本就是强藩,这回经过了晋王的事之后,又妥当的处置了九江大水而贤名远播,朝野上下都对他称赞有加。

    他还跟隆庆帝是亲兄弟。

    若是真的有什么事,那登上那个位子的,最有可能的就是临江王。

    刘必平闭了闭眼睛,想到这里就觉得胸闷气短,可是他偏偏就跟临江王不对付,临江王也看不上他。

    而现在他还在跟沈琛做对......

    刘必平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冷淡。

    要是楚景行还活着,倒是能运作运作,跟临江王扯上关系,可是偏偏楚景行死了,现在的世子楚景吾跟沈琛好的跟一个人似地。

    他甩了甩头,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太过于复杂了,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还不是临江王的天下,只要隆庆帝那里松了口,到时候他照样还能当他的官。

    只要事情做的漂亮一些,让人抓不到把柄,谁都不好把他怎么样的。

    反正这事儿他又不自己沾手。

    他冷冷的笑了笑,听见刘夫人在外头喊,便应了一声,出来穿好了衣裳,又走到外头吩咐丫头去前头找自己的长随,吩咐长随第二天一大早便去找他的亲卫过来。

    耽搁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先解决罗源的麻烦了,找了这么些天,竟一点动静都没有,再这么下去,凭罗源的本事,要是被他跑了,以后再来寻仇,那就是大麻烦。

    凡事都怕夜长梦多,他最近身上的麻烦事太多了,能解决一件是一件,否则应付沈琛的同时,哪里有精力来应付一个多出来的罗源。

    丫头急忙答应了,知道还没下钥,就匆匆忙忙的转身出去了。

    刘夫人见他深夜还要找亲卫,不免有些担忧:“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听说今天祭祀妈祖娘娘的事就出了问题......翻了船,死了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