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六·下马

八十六·下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蹙了蹙眉。

    卫老太太也跟着皱起眉头来:“虽说还是有些太轻了,可是毕竟一个是结发之妻,一个又是他心爱的小儿子,他能下这个决定,也已经是壮士断腕了。”

    沈琛安静的垂下眼睛没有说话。

    他知道父王为难。

    王妃自小待他便有隔阂,也因此跟临江王的关系日渐疏远。

    而温柔解语又替临江王生了一个好儿子的瑜侧妃,自然是很受临江王的喜欢。

    临江王是个长情的人,不比隆庆帝,他信任一个人,便真的是很信任。

    突然得知自己身边的解语花背叛了自己,一时之间,他肯定难以接受,能做到这个程度,实在是已经很对得住他这个侄子了。

    卫老太太也道:“阿琛,你不要怨怪你父王。你毕竟不是他亲生,可是王妃却为他生了两子,瑜侧妃也跟他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又生了他喜欢的儿子,他重情重义,虽然宠爱你,却也不可能真的就为了你把自己弄的妻离子散。”

    人要摆正自己的位子。

    这也是之前卫老太太一直不愿意沈琛来求娶卫安的原因----他的身世毕竟太复杂了,他是临江王的义子,名义上虽然是儿子,可是实际上却只是侄子,临江王有那个心思,一旦登位,沈琛的处境就会变得尴尬起来。

    之前若是楚景行上位了,沈琛基本上就没好日子过了。

    幸好楚景行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留下的是跟沈琛关系极好的楚景吾。

    可是纵然是这样,沈琛以后要面临的难关也不少-----瑜侧妃,临江王妃和楚景谙,一个个都是难缠的角色。

    临江王固然宠爱他,可是临江王也不是圣人,不可能为了一个义子,就真的其他的人都不要了。

    所以说,最关键的还是沈琛要摆正自己的位子。

    什么样的感情都是需要维系的,不能一味的只是索取和要求。

    他心里没有怨怼,才能不生出妄念来。

    沈琛知道卫老太太的意思,见卫安也关切的看着自己,就忍不住笑了笑:“这些道理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老太太不必担心,我都明白。”

    他既然说是明白,那就真的是明白,卫老太太心里感叹了一声,沈琛实在是一个极为懂的进退和分寸的人,楚景行要是容得下他,就会得到一个莫大的助力,可惜他偏偏看不透。

    说完了家事,沈琛才想起来卫大夫人的事:“大夫人跟那个孩子都在泉州,泉州距离榕城要一日的路程,不算长,只是山路崎岖,而且闵地确实多流寇,我想了想,老太太,不如您先跟着我在榕城安顿几天?”

    这些都是他跟卫安商量过后的建议,毕竟要防着刘必平,他都敢隔省杀人了,谁知道会不会再一次故技重施,把这些伎俩用在卫老太太身上。

    卫老太太也知道沈琛的好意,想了想便答应了。

    他们一行人都是能坐得住船的,虽然连着已经坐了许久的船,可是并没有太过憔悴,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都到了船头。

    闵地又泉州惠州漳州几处码头,都是极为富庶的地方,且民风开放,沈琛他们一到船头,便看见码头人山人海。

    “难道都是来接钦差的?”雪松忍不住嘟囔了一声:“刘必平有这么好心?”

    他们恐怕巴不得钦差死在路上。

    沈琛的目光越过重重人群,最后落在后头的茶楼附近的一处空地,笑了笑就道:“百姓们未必是来接我的,不过.....不过刘大人已经来了。”

    卫安并没出来,可是靠着窗也能看见外头的场景。

    纹绣练武的,视力好,一看便跟她说:“姑娘,衙门的人都在后面,前面的都是百姓。”

    她有些疑惑:“这些百姓们也都是来迎接钦差的吗?”

    蓝禾正给卫安弯腰系丝绦,闻言便冷笑了一声:“福建总督大人有这么好心,舍得让百姓们来对钦差夹道欢迎吗?”

    纹绣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忍不住便担心:“那这些百姓是在做什么?”

    不会又是刘必平的主意吧?

    正说着,船便如同被什么重物击中,猛地晃了一下之后便朝右边倾斜。

    船身晃动的厉害,左右不平,卫安一下子便颠地往旁边摔,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桌子,才勉强站住了脚。

    岸上的百姓也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纹绣跟素萍两个人是有功夫在身的,急忙扑上去扶住了卫安往上靠,一面忍不住有些惊慌:“姑娘......”

    卫安被两个人拉住才站住了,站住了便道:“祖母!”

    卫老太太还在自己的船舱!

    她顾不上其他,奔到隔壁卫老太太的船舱,见卫老太太没事才松了口气:“祖母,您没事吧?!”

    卫老太太摇了摇头,见她额头都磕破了,便急忙喊花嬷嬷等人找金创药来,又皱眉:“钦差的船还没靠岸就出了这样的事,闵地又多迷信,还不知道到时候被传成什么样,百姓们又怎么想,偏偏还聚集了这么多的百姓......”

    隔着窗子都能听见岸上的喧嚣。

    卫老太太冷笑了一声便道:“又是刘必平的伎俩!”

    卫安由着花嬷嬷给自己敷上了药,往窗外看了一眼,神情平静:“之前我们来的时候便已经料到不会平静了,这应该就是刘总督迎接我们的下马威了。”

    还有什么下马威让朝廷钦差在福建众官员之前丢尽脸面来的好呢?

    刘必平也真是很费尽心机了。

    卫安冷笑了一声,就吩咐雪松:“雪松,你出去一趟,看看侯爷他们怎么样了。”

    雪松之前就在卫老太太舱门外头守着,一出事便立即进门护住了卫老太太,现在听卫安吩咐,便立即应是,急忙出去找沈琛了。

    船头沈琛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榕城百姓的目光底下,可是沈琛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也没有显得太狼狈,他一直立的稳稳地,没有半点惊慌失措,镇定的吩咐汉帛他们去看到底是什么撞击了钦差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