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五·处置

八十五·处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先生很明白刘必平的心思,这么多年的低谷生涯,他学会了很多事,如何揣摩人心,就是他学到的本事的其中之一。

    他也是个有大局观的人,能看得出刘必平的犹豫不决。

    当初他敢隔省让人追杀沈琛对沈琛下手,还敢收买罗源等一众人等,无非就是因为他觉得有恃无恐,大不了以后就投奔晋王,等晋王不费一兵一卒占领福建。

    可是现在形势变了。

    临江王把晋王打的龟缩在广昌不敢动弹,晋王根本出不了江西,就算是他想投靠,难道还要出兵去江西打临江王吗?

    这是不现实的,所耗费而且所要担的风险也太大了。

    这么一衡量和比较,他现在就有些想要重新跟朝廷服软了。

    可是这个软哪里又是那么好服的。

    不说他做了多少错事,就光是纵容倭寇围困浙江,就够他死一千次一万次的了。

    因此刘必平才更加厌恶沈琛。

    沈琛从前就跟卫安揭露了他的丑事,让他失去了易家和彭家,同时在朝廷里也举步维艰,到后来,沈琛跟卫安更是把夏松都扳倒了,彻底让他经营多年的关系网破裂得无法挽回,让他只能把事情做到最坏的打算,去联络晋王。

    现在他做了钦差,又必然要跟他处处作对,坏了他想重新跟朝廷示好服软的路,就更是刘必平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这个时候,他们这些做幕僚的,自然是最该替主人分忧的时候。

    幕僚笑了笑,站在他身后摇了摇头:“你呀,自来就是我们兄弟当中最聪明的一个,这一番要是真的能替部堂做成这事,从此以后,可就真的要踏上青云梯了!”

    胡先生仍旧背着手,面色却并没有太大变化,转头看了他一眼,才叹了口气:“说是如此说,可世事瞬息万变,谁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如愿,这话也别说的过早了。”

    幕僚跟他并肩而行,见街边的小贩都已经开始收摊,便轻声道:“事在人为嘛,就要看这许员外有多大本事了。”

    胡先生志得意满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许员外可是从一个庶子慢慢爬上家族高位的,这样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做的出来。

    要他提前给沈琛一个下马威,并不是什么问题。

    他们回家歇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到衙门,便听说钦差的船将于傍晚时分靠岸,刘必平缓缓喝了一口参汤,便将目光放在了胡先生身上。

    胡先生笑着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雪松也正跟沈琛说:“咱们傍晚左右就能到榕城了。”

    沈琛点了点头,汉帛就啧了一声:“到了榕城麻烦就多了,也不知道是遭了什么瘟神,最近这么多事。”

    他说事多,还因为收到了楚景吾写来的信,楚景吾在信里说,京城局势有变,隆庆帝为了六皇子的满月宴大肆操办,连地方官都有不少闻风送上礼物的。

    因为有四皇子的前车之鉴,大家都在私底下传,说是或许当今皇帝都是喜欢小儿子,每出一个小儿子就克死大的那个。

    卫老太太看了邸报就忍不住冷笑:“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前头已经受了那么大教训了,竟然还不知道收敛改过!”

    当初的四皇子和方皇后的教训多惨痛,竟然都不能让他知道回头,现在又开始重复之前的事!

    卫安的情绪倒是镇定的很,她心里清楚,隆庆帝就是这样优柔寡断又懦弱的一个人,他向来是偏爱弱者的。

    彭德妃早已经弱不起来了,少了方皇后的压制,她俨然成了后宫第一人,对林淑妃等人都是耀武扬威的,加上之前方皇后跟她之间的仇恨,隆庆帝早就对她有了隔阂......

    她轻轻叹了口气:“以彭德妃的性格,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景吾说的是,京城恐怕又有一场腥风血雨了。”

    沈琛将楚景吾的信和邸报都收起来,看了她们俩一眼,便也跟着点头:“恐怕时候是差不多了,阿吾在信里已经说了,若是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他会想法子逃出京城的。”

    只是卫家的人.....

    卫老太太有些担忧,将担忧跟卫安和沈琛说了,便道:“卫家少了我跟老五,老二老三的差事都不是十分要紧的,也扯不上什么风波中去,只是我终究还是不能彻底放心,还是要写封信给平安侯,让平安侯多多替我看顾看顾卫家,到时候阿琛就帮我一同带上京城去吧。”

    沈琛鞍前马后的伺候卫老太太,加上卫安已经说明了心意,卫老太太早已经把她当成自家子侄了。

    沈琛也顺从的应下来,答应了,又劝卫老太太安心:“平安侯是个聪明人,如今的局势她肯定也看在眼里,能够多结一份善缘,这样的事,他们是不会拒绝的。何况您跟安安都在福建,那些人也不会把主意打在卫家身上,您不必太过担心。”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这道理我也知道......”她顿了顿又皱起眉头问沈琛和卫安:“瑜侧妃的事,有没有回应?”

    之前卫安已经写信给楚景吾,让楚景吾把易二送回九江交给临江王处置了,沈琛又故意给瑜侧妃卖了个破绽,让瑜侧妃提前知道了消息。

    不管怎么说,到底是瑜侧妃还是临江王府受责,按理来说,都该有个回应了才是。

    说起这件事,沈琛便挑了挑眉看了雪松一眼。

    临江王那边的信件,最近都是雪松来收的,有没有什么进展,他最清楚。

    雪松便点了点头:“刚收到的信,信上管家他们说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王爷大发雷霆,跟王妃大吵了一架,将王妃软禁起来了.....还有,四爷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触怒了王爷,王爷将他罚去了绿水处置流民的事,没有命令不许回城,连瑜侧妃也有了不是,搬进小佛堂去茹素念经了......”

    临江王向来是很喜欢楚景谙的,若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易二他们的事,没有理由把楚景谙处罚得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