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三·怂恿

八十三·怂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先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之前屡试不第,后来家中的人实在供养不起,年纪又大了,迫于无奈便无法再考,可考试不成,没法儿当官,便总得想个别的法子。

    幸亏现任福建总督是个礼贤下士的人,听说了他聪明的名声,便亲自来请了他当幕僚。

    只是刘必平位高权重,替他办事的人也如同过江之鲫,他在其中并不算显眼,因此一直都没做出什么成绩来。

    他是想要位居人上的,否则当年也不会一直屡战屡败。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纵然是在这个年纪考上了,以后没人在朝中扶持,照样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可是跟着刘必平却不同。

    在福建这一亩三分地,他就是完全的土霸王,不管是谁,只要他扒紧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再要有更大的出息是不能了,只能看跟着刘必平,往后或许还能得些好处。

    这回沈琛来福建,刘必平从很早开始便已经筹谋着要对付他,可是却一直不能如愿,沈琛还是从东昌府逃脱,并且一路顺顺当当的过来了。

    如果他能够替刘必平除掉这个心腹大患,那他从此以后就在刘必平这里立住脚跟了。

    他出了总督府便去找了人,求见了福建出了名的许员外。

    许刘陈王是蓉城四大姓,他们虽内部有争斗,可是却一直都把持着福建的茶叶丝绸和船运这几项生意,因此地位固若金汤。

    而这其中,刘家出了一个刘必平这样的封疆大吏,地位隐隐超然于其他三家之上。

    三家原本就受制于刘家,不能施展,要是新来的钦差还要严禁私船,那他们可就连汤都喝不上了-----朝廷建市舶司,他们一直很是期待,也是因为觉得有利可图。

    他现在就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恐怕是要白忙一场了。

    喜鹊楼的菜向来是许福清的心头好,可是现在他却根本顾不上吃一口,见了胡先生进来,便急忙站起身来朝他拱手:“胡大人!快请坐,请坐!”

    胡先生一扫之前在刘必平面前的殷勤,在许福清面前便多了几分自傲,拈着胡子笑了笑,客气的道:“让许员外久等了,实在抱歉。”

    许员外便摆了摆手。

    今时不同往日,若是从前,他自然不屑于对一个总督府的幕僚这样殷勤,可现在福建马上要四处兴建码头,开建市舶司。

    市舶司的开建实在是关乎他们这些商户的生死,胡先生说是自己知道内幕,他自然要对胡先生客气一些。

    毕竟总督府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巴结上的。

    他们许家在这四大家里头,是跟刘家关系最淡的一个。

    许家是纯商户出身,在都有人做官的四大家族里头,是最被人看不起的一家,其他三家多有排挤,就算是四家私底下多有通婚,许家也每每低人一等。

    娶的多是庶女或是旁支,就算是嫡女送出去,在刘家也只能当偏房或是填房。

    许家向来会做人。

    他笑着等了胡先生坐下才随后落座:“先生说的哪里话?先生贵人事忙,我们等多久都是等得的。”

    他让小二上来,笑着点了喜鹊楼的招牌菜,又朝胡先生道:“素闻先生喜欢吃牛肉,喜鹊楼的卤牛肉和炭烤牛肉都是出了名的,先生不妨一试。”

    大周有律令禁止杀牛,除非是病牛或是老死的牛,就算这样也是难逢其遇的,且牛肉价贵,平常胡先生要吃还未必吃得起。

    他笑着点了头,等许员外又拿了一只匣子过来,便摸着胡子笑了:“员外这是何意?”

    套房里只剩了他们两个,许员外便打开天窗说了亮话:“不瞒您说,我们刚接了一单生意,价值七十万两的银子的生意......,可是现在朝廷又要开设什么市舶司,市舶司一开,这福建的商户们恐怕就要重新洗牌了,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什么消息?”

    胡先生便叹了口气,打开匣子,见里面是一套璀璨的五彩珍珠,每一颗珍珠都圆润硕大,色泽明亮,便先赞叹了一声,而后又将匣子原封不动的退还给了许员外,遗憾的道:“这东西实在令人赞叹,可惜在下消受不起。”

    许员外就急了,以为事情有什么不好,急忙追问:“先生何出此言?是不是因为听见了什么消息?”

    他顿了顿,才道:“我们都知道先生如今在部堂面前说的上话,先生若是有什么消息,还千万提前告知,先生但有要求,我们无有不尊的!”

    火候差不多了,胡先生将匣子阖上,轻声道:“不瞒您说,钦差大人是平西侯,乃是临江王一手养大,最是纨绔不听人劝,不给人面子的。他此行前来,已经提前知会过部堂和三司,市舶司由他一手包办,他要重新在福建境内选人,原先承办的这些世家,他说不予考虑。”

    许员外便不由愣住了,有些吃惊:“这是为何?!我们四大家在福建已经经营多年,不管是船舶还是关系,都比那些散户要好不知多少,大人何必舍近求远,放弃我们,而重新选人呢?”

    胡先生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好笑,便也真的忍不住笑了:“许员外糊涂了,您也知道这往海上贸易是一本万利的生意,瓷器和茶叶丝绸在外头起码要比在我们大周要翻上好几倍的利润,这样大的利润,我们知道,钦差大人难道不知道?他虽然是个纨绔,可是他背后的那些幕僚门客们可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怎么肯虎口分食,让我们占了先机?好东西,他们当然是要留给他们自己人了,扶持自己的势力,那些人便要受制于他们,岂不比找我们这些现成的世家大族们来的方便,也更好谈条件?”

    他说的有理有据,又正中要点,许员外已然是信了,忍不住便问:“若是真的如此,难道部堂大人便一点都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