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六·代价

七十六·代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一向风流和随心所欲的代价,就是百姓和朝臣都知道自家皇帝是个偏心眼的人。

    偏心眼不要紧,对宫妃过分偏宠也不要紧。

    可要紧的是,他对宫妃的感情已经可以影响朝局,这便真的要紧了。

    从前是名分未定,所以纵然小打小闹,他处事不公,让大家不满,让朝野不安,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现在名分却已经定了,储君已经册立,他如果还是跟从前一样一碗水端不平不说,还要倾斜,那就真的难说了。

    不过这些都不关卫安的事。

    跟沈琛一样,她也觉得隆庆帝优柔寡断且自私的性子实在是讨人厌到了极点。

    不仅如此,还总能间接杀人。

    她不是圣人,既然他压在头上没有好日子过,那当然是换一个能让他们更好过日子的人来坐那个位子更让人舒服许多。

    窗外风景不断变换,转眼就已经快要到福建了,卫安双手撑在栏杆上,吹着风问沈琛:“还有一件事忘了问你,当初那些截杀你的海寇,跟当初永和公主派出城给你送信的人都是一党的,都是瑜侧妃的人,你打算怎么解决?”

    瑜侧妃是个很能狠得下心的人。

    她知道杀了沈琛再嫁祸给临江王妃,临江王妃就彻底完了。

    而且她也很能沉得住气,能不动声色的将临江王妃的怒火更拱的兴旺。

    她比临江王妃看的明白多了,可惜王妃自己却不明白,杀了沈琛,对王妃半点好处都没有。

    沈琛负着手站着,头发以玉冠竖起,显得潇洒又飘逸,听卫安说话的时候,他微微侧头,能看见卫安颊边的酒窝,就轻轻笑了一声:“你都替我做出决定了,还问我?”

    卫安早已经让汉帛把这些事都告诉楚景吾了。

    而楚景吾是跟沈琛一条心的,他早已经写信回去给临江王了。

    沈琛说完这一句,就正色看着卫安:“我不是心慈手软,只是对王妃,始终觉得亏欠。”

    卫安想了想却摇头:“要说亏欠,也不该是你亏欠了她。王爷跟公主原本就是兄妹,他照顾你,于情于理都是理所应当。哪怕王妃容不下你,也该去找王爷的麻烦,而不是朝着一个孩子发泄不满。”

    她顿了顿,才直言不讳的道:“其实楚景行对你仇恨心这样重,王妃不得不承担一部分的责任,小孩子知道什么?他们的爱恨都是随着父母潜移默化的。若不是王妃,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临江王妃总是盯着沈琛,觉得沈琛对不起她对不起楚景行,这简直没有道理。

    沈琛说到底不过是没有按照她所期望的那样去死罢了。

    她收起笑脸,缓缓的闭了闭眼睛才重新又睁开,轻声跟沈琛说:“我小时候......长宁郡主很不喜欢我,可是她也不打骂我,她只是无视我,忽略我,冷落我......大家都觉得这样已经很仁慈,可是对小孩子来说,这样比打骂更加可怕。因此我已经发过誓,我受过的苦,绝不会让我的孩子重新再来一遍。”

    她说起小时候的事来的时候,总是还是不能完全释怀,连眼睛都是灰的没有神采的。

    沈琛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轻声却坚决的点头:“我同你想的一样,我所受的苦,绝不会让我的妻子和孩子再重新受一遍。因此,我已经让人提前知会瑜侧妃,景吾写给父王的信的内容了。”

    卫安眼睛亮了起来。

    瑜侧妃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她的人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她肯定是知道出了问题了,她原本就打算栽赃给临江王府的。

    现在提前知道了消息,她肯定就会这么做。

    因为她比临江王妃清楚得多了,动沈琛的后果。

    这样一来,瑜侧妃忙着灭火,而临江王妃也绝不可能甘心背这个黑锅,到时候会闹的不可开交。

    至少一时之间,他们谁都不会再朝沈琛这里动什么手脚了。

    沈琛又道:“景吾总觉得王妃跟我之间的矛盾可以调和,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卫安知道他担心到时候会影响跟楚景吾之间的关系,想了想便道:“我们不主动害人,可是若是连防守都不准我们做的话,那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沈琛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你说的也是,阿吾心里自然有一杆秤。”

    船行的很快,加上卫老太太有意放慢行程等他们,他们出发的第九天,便赶上了卫老太太,两边终于会和。

    卫老太太一直悬着心,虽然早已经收到信说卫安平安无恙,可是总不及亲眼看见了安心,见到卫安便彻底放了大石头,拉过卫安来左右仔细瞧了一遍才放开:“瘦了。”

    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半个月而已,其实并没有瘦什么,卫安笑着任由卫老太太唠叨,倚在她身边听她说了这许多话,才跟卫老太太仔细说了这回在东昌府的经历。

    卫老太太听完了便拍了拍她的手,目光凝重:“这回让你们逃过一劫,刘必平肯定不可能善罢甘休,更狠厉的招数恐怕还在后头。”

    卫安嗯了一声,眉眼间少见的带着凌厉:“我知道,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既然没有达成目的,肯定不会放手的。”

    她顿了顿,才又说:“不过我们也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

    大礼?

    卫老太太垂头看了她一眼。

    卫安轻轻在卫老太太掌心里写了个名字,轻轻弯起嘴角:“罗源这个人,他是个阎王没错,可是却偏偏对妻子柔情似水,他是个爱妻如命的人。”

    卫老太太想起罗源逃跑,瞬间便会意:“你们的意思是,放走罗源,是你们故意为之?”

    船舱里一片寂静,灯火映照下,卫安的眼睛格外的亮,她轻轻嗯了一声,告诉卫老太太:“朝廷会追究巡抚的责任,不会牵扯刘必平,可是牵扯罗源是必然的,罗源在逃,他的妻子当然便不可能独善其身......在这中间,他的妻子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