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四·皇子

七十四·皇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稳婆笑盈盈的抱着裹在明黄龙纹襁褓里的孩子出来,大声对隆庆帝道了恭喜:“恭喜圣上,贺喜圣上,淑妃娘娘给您添了个小皇子!”

    小皇子!

    虽然他儿子不多,可是却在最近几年连添了三个儿子!

    在失去四皇子之后,再次又有了一个儿子,隆庆帝终于忍不住表露了自己的欢喜:“好!好!好!传令下去,淑妃宫里众人多发半年月钱,大赏六宫!”

    彭德妃终于明白当初方皇后听见隆庆帝在她生产时要封赏六宫时的心情了。

    她们的一切都取决于隆庆帝的喜恶,就没有办法不在意他的喜怒,他对林淑妃的孩子,显然是爱屋及乌了。

    彭德妃心里乱成一团,却还是笑着上前跟郑王妃等人一起跟隆庆帝道喜。

    隆庆帝摆手让他们都起来,直到此时还不去休息,先去里面瞧林淑妃。

    林淑妃太累了,她毕竟不算很年轻了,生孩子又不大顺利,孩子一生出来,她只来得及看看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产房已经被收拾干净了,点上了檀香遮掩了血腥味,隆庆帝坐在床沿,目光沉沉的看了林淑妃半响。

    年纪越大越是怕死,他最近吃丹药吃的越发频繁了。

    可是在林淑妃这里,他却从不觉得自己老了。

    林淑妃永远是温温柔柔的,从不跟他开口要什么东西,也不跟彭德妃那样恃宠生娇,相处得越久,他就越是喜欢。

    稳婆抱了孩子进来,他接过来抱着,看他眼睛都尚不能完全睁开,只睁着一只眼睛,好奇的打量这个世界,便伸手去逗他。

    孩子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隆庆帝便笑起来了。

    林淑妃被吵醒了,茫然的看着隆庆帝手中的孩子一瞬,才轻轻喊了一声圣上。

    隆庆帝回头看她:“吵醒你了?”

    林淑妃摇了摇头,隆庆帝便伸手将孩子交给她:“太高兴了,不该吵醒你的。”又探过头去看小皇子动弹:“孩子长得像朕。”

    五官仿佛就是照着他的模子刻出来的。

    隆庆帝喜爱极了。

    林淑妃低下头抚摸孩子的头顶,抱着孩子笑道:“是,长得跟圣上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隆庆帝得子开心,安顿好了林淑妃,才出来叮嘱彭德妃:“淑妃宫里若是有什么要的,尽管满足。”

    彭德妃知道他在兴头上,有情绪也不敢表露出来,恭敬的应是。

    隆庆帝便去前头了。

    他一夜未睡,可是却并没有耽搁内阁的事。

    蒋子宁跟钱士云分了先后坐了,户部尚书薛子明便捧着一封奏章送上来交给隆庆帝:“圣上,林三少他们此行顺利,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月尾便能回京了。”

    眼看着已经深秋初冬,九江出了水灾现在还没彻底安抚好,浙江战事又急等着用钱,要是再没有银子,那就要闹饥荒了。

    现在巡盐这边进展的顺利,至少能让朝廷松口气,这个年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隆庆帝接了奏章在手里看了一遍,见上头是户部侍郎说虽遇见一些波折,可是最终都还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便更觉得六皇子的降生乃是上天赐下的吉兆。

    他心里想着,面上却不露出来,只是嗯了一声,平静的道:“总算是解了燃眉之急,也叫朕知道,这天下还是朕的天下。”

    这话说的就大有深意了,蒋子宁波澜不惊,眼观鼻鼻观心,知道隆庆帝这是在说东昌沈琛遇袭一事了。

    其他几个人也都心中有数,垂着头认真听隆庆帝说话。

    果然,说完了那句,隆庆帝便道:“东昌府那边,你们是个什么意思?”

    蒋子宁向来是不表态的。

    徐安英想了想,便道:“何亮跟黄文杰已经就就地处决,其余相关人等,要等秦东审了以后,才能做出决定。”

    还有山东巡抚,那是要送到京城来审的。

    隆庆帝挑了挑眉:“那山东巡抚呢?他的案子,怎么审?”

    如果要查山东巡抚,那刘必平那边就肯定会被扯进来,一旦扯进来,按照刘必平现在的处境,肯定会勾结倭寇。

    到时候东南便危险了。

    可是若是不牵扯进来......

    钱士云咳嗽了一声,见众人都朝自己看过来,便轻声道:“他玩忽职守,导致钦差在境内被害,就算是被查也是应当的。何况.....”

    他顿了顿,才道:“何况何亮跟黄文杰招认的时候,还把不少他们的利益牵扯也供出来了,朝廷要是不想牵扯刘必平进来,倒是可以用贪贿这一个罪名。”

    至于刘必平那里,钱士云老实的道:“只能看侯爷他了。”

    隆庆帝嗯了一声,过了片刻便道:“那便这么办吧。”

    说完便又留他们在宫中用饭。

    众人都有些茫然,

    还是蒋子宁跟钱士云最先反应过来-----他们昨天都是在宫中值夜的,知道些动静,便不约而同的跪下来同隆庆帝道喜。

    徐安英几个人也急忙都跪了下来。

    隆庆帝哈哈大笑,显见得心情很好,叫了他们起来,自己去跟三清上香静坐了。

    徐安英立在原地,有些忧虑。

    隆庆帝已经立了五皇子为太子,现在却又让光禄寺和太常寺大肆操办六皇子的洗三和满月......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样的偏宠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之前的皇陵地动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他忧心忡忡的看了自己的老师蒋子宁一眼,低声的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蒋子宁比他看得开的多,摸了摸胡子摇头叹气:“圣上就是这个性子......”

    从明皇后时候的冯贵妃,到方皇后时候的彭德妃,再到现在彭德妃时候的林淑妃,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总是不能平衡好自己妻妾的关系。

    可是这样留下的隐患实在是巨大的。

    虽然知道,可是圣上的家事谁敢过多置喙,他告诫徐安英:“噤声罢,这些又哪里是你我可说的?圣上自有分寸。”

    徐安英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见老师摇头,只好压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沉沉的应了一声是,垂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