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三·反应

七十三·反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把沈琛养的不错,他自己也很不错,可是最近却实在是不够听话了-----晋王那边,临江王一直都没有彻底把晋王给攻下来。

    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就像是喉咙里梗着一根刺,这刺刺得难受,吞不下去吐不出来,让人不舒服。

    原本这根刺都快要被拔出来了,可是九江现在忽然发了大水,几万人流离失所,流民到处都是,临江王为了救灾的事,已经暂时跟晋王那边休战了。

    隆庆帝心里也知道,临江王这样做才是正当的做法,毕竟百姓才是根本,若是引起民愤,反而是便宜了晋王。

    可是晋王......

    他冷冷的站了半响,才往林淑妃宫里去。

    林淑妃即将临盆,前几天见了红,可是肚子却没动静,半点也不痛,太医便让她这几天尽量都不要出去,怕会忽然生产。

    隆庆帝对这个代表着希望的孩子是很看重的。

    有些东西也只有失去了才觉得可贵,他失去的孩子已经够多了,再多来多少也不嫌多。

    和往常一样,郑王妃正陪着林淑妃说话儿,手里还在不停的绣着一件精致的小衣裳。

    这些都是做给林淑妃的孩子的,做的很精致,绣的东西兆头也好,隆庆帝难得笑了,免了她的请安便又道:“沈琛没事了。”

    郑王妃和林淑妃都朝他看过去。

    林淑妃见宫娥已经将参茶捧到隆庆帝手里了,便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这一向都替他们悬心,没事便好。”

    隆庆帝笑了一声,见郑王妃还是惴惴不安,便道:“放心吧,非但是他没事,寿宁也好好的。”

    他顿了顿,又摇头:“你们还别说,这丫头的胆子真是大的很,不管不顾竟然就跟去东昌了......”

    他笑着看林淑妃,带着一点儿笑意的道:“爱妃,这回可真是不怪朕了,你瞧瞧寿宁这心急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是两情相悦了,既然两个孩子彼此有意,自然不好棒打鸳鸯的。”

    郑王妃不敢说话,林淑妃就嗔怪的笑起来:“圣上取笑臣妾,臣妾哪里是那等不讲道理的人?之前寿宁郡主跟臣妾便说清楚了,臣妾也说过的,姻缘这种事真的要看缘分。”

    林淑妃向来是知道的知足的,隆庆帝笑了笑,没再说话,起身叮嘱她:“别只顾着操劳,也要多注意些身体,朕晚些再来瞧你。”

    林淑妃笑着应是,等送走了隆庆帝才回头冲郑王妃点一点头:“这回你可放心了?我说过了,寿宁是个聪明孩子,沈琛也是有本事的,他们俩在一起,再大的风险也会逢凶化吉的。”

    郑王妃已经跟林淑妃住了好一阵,不如从前拘束了,跟林淑妃相处越久,她就越觉得林淑妃这个人难得,聪慧却有分寸,从不露出她的聪明。

    难得的是她还很能沉得住气,彭德妃最近越发的趾高气扬了,也因为隆庆帝对林淑妃极好而总是找林淑妃的麻烦,可是林淑妃却偏偏能忍。

    她从来不去隆庆帝跟前说一字抱怨,却让隆庆帝对她更加满意。

    不过这些心机都不是郑王妃需要去防备的----她跟林淑妃之间,反而成了朋友。

    现在林淑妃这么说,她便咬了线笑着松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是要说不担心,哪里能做得到?安安是个聪明孩子,可是她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便容易自视甚高,我是怕她错估了对方的实力,最后吃亏。”

    后母能做到这个份上,要说郑王妃厚道,可也要说卫安是个极会做人的人,林淑妃还是觉得有些可惜,这个小姑娘不能成为自己的弟媳。

    可是可惜归可惜,她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干脆的道:“那你现在可放心了吧?他们现在平平安安的,加上钦差仪仗已经赶到,出不了什么事了。”

    郑王妃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

    虽然现在暂时是没什么事了,可是刘必平能隔空将手伸的这么长对付沈琛,后来就更不可能罢手。

    谁知道到时候卫安还要面临什么危险。

    她是知道的,郑王对这个女儿的感情有多深,很怕卫安出事。

    林淑妃知道她担心,还想再劝她,却忽然觉得小腹处一阵坠痛,忍不住双手捧着肚子弯下腰去。

    之前太医便叮嘱过她随时可能发动,因此大家都是警醒的,一见她这模样就知道了,纷纷涌上来。

    郑王妃又急忙使人去彭德妃跟隆庆帝那里报信。

    现在掌管宫务的是彭德妃,且她所出的五皇子已经被册立太子,宫妃生孩子,理应该呈报她知道的。

    等到彭德妃过来的时候,林淑妃已经被送进产房去了。

    生产的房间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稳婆等也都早就候着了,林淑妃一发动,宫里的人便有条不紊的按照之前的吩咐准备起来。

    彭德妃帮不上什么忙,在正殿里坐了一会儿,心不在焉的听郑王妃说了几句话,直到外头又人说隆庆帝来了,她才回了神,急忙站起来迎上去请了安,才道:“淑妃妹妹已经进去又一会儿了,可是刚刚产婆和太医都说,因为是头一胎,淑妃身子又弱,因此可能艰难些。女人生孩子没个准时的,圣上您国事已经够忙了,不如先去休息?臣妾守在这里就行了。”

    隆庆帝摆了摆手,没说话,态度却是肯定的。

    彭德妃眼里的情绪便瞬间复杂起来,服侍他坐了,又让人给隆庆帝上了参茶。

    林淑妃这一胎足足生了一天一夜,从发动到生产,这个时间也不算是很长了,可是彭德妃却觉得时光无比漫长难熬。

    因为隆庆帝自始至终都是在外面等着的。

    这么长的时间,他连睡都是在淑妃殿里随意躺了一会儿便起来,不放心的又守在了花厅等消息。

    他对林淑妃上心的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方皇后和她自己。

    女人对情敌总是格外敏感和警惕的,她攥紧拳头,见了稳婆笑盈盈的出来,才抬起头,面露探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