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一·表白

七十一·表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纹绣跟素萍两个人跟在卫安身后,顺着她的目光看见楼底下站着的沈琛,忍不住便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她们两个虽然不爱说话,可是心里却一直都是极明白的。

    卫安千里迢迢的来救沈琛,要说心里没有沈琛,说什么都说不通。

    而沈琛.....他对卫安也足够尊重,他的喜欢不流于表面,不因为卫安的身份,只因为喜欢的是卫安这个人,并且他还特别了解她,许多话卫安根本不必说出口,沈琛就懂了。

    素萍年纪虽然还小,可是她也知道两个人要过日子,两情相悦是最好的。

    就算是作为局外人来看,她也觉得沈琛很好了。

    沈琛已经上楼来了,转过了拐角到了卫安跟前,一双好看的眼睛紧紧盯着卫安,轻声道:“辛苦你了。”

    卫安双手还放在栏杆上,听见他这个话就忍不住笑了:“我有什么好辛苦的?不过就是走了个过场,吸引了罗源的注意力,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他们中间甚至并没有通过信,可是却都能知道对方所走的每一步棋的意思。

    这样棋逢对手又默契十足的酣畅,实在是让人心情大好。

    灯盏摇曳,将卫安的脸晃得也比平常显得更加柔软了一些,沈琛忍不住伸出手去替她拂开了那些吹落在她肩上的花叶,见卫安没有退开,眼里就更多了一份笑意:“当然要谢,你能来,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不得不谢的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温和又清凉,像是夏日里的冰窖冬天里的暖炉,熨帖又妥当,蕴藏着无限的情意,卫安听出来了。

    一个男人真正喜欢上你的时候,那个女孩子是能感觉得到的。

    她耳畔微微发热,垂着头放开手,转身进了房间。

    这回她们已经能住进别院了,长得翠绿欲滴的绿竹从外头伸进枝叶来,在微风里纷纷摇曳,沈琛跟着进门在卫安对面坐下,想了想,对卫安道:“我知道你很害怕,可是有些话,我还是想就在现在告诉你。”

    纹绣跟素萍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微笑起来,转身将门带上了,还不忘贴心的守在门边防止有人来打扰。

    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卫安抬头看他,就被他眼里的光给灼的撇开头:“你要说什么?”

    她知道自己这句话问的有些多余了,其实沈琛要说什么,她是隐约知道的。

    可是她也说不清楚现在自己的心情,那种想要知道却又害怕知道的心情实在是难以形容。

    驿丞将别院布置得格外雅丽,桌上还插着新鲜的栀子花,颜色洁白香气怡人,她却觉得有些透不过气,蹙着眉头心神不定。

    沈琛自己也没什么经验。

    因为父母恩爱的缘故,他一直都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该娶来好好对待的。

    可是他父亲同时也告诉过他,自己的感觉固然要紧,可是女孩子的意见也应该充分尊重,他很耐心的看着卫安,想了想才直视着卫安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我之前在快要死的时候,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

    卫安静静的摇了摇头。

    沈琛没有停顿,紧跟着道:“我那个时候在想,若是我死了,实在是太不合算,因为我还没有亲口告诉过你,我想娶你为妻。”

    他很认真,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明明紧张可是却又冷静得出奇,盯着卫安道:“我还没有替老太太救出那个孩子,还没有问明白你的心意,死了就太可惜了。因此我很努力的活下来了。”

    其中的艰辛,他并没有提。

    可是卫安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罗源心狠手辣,有勾结了地方官府一手遮天,沈琛要面对罗源反咬一口,还要对付瑜侧妃的人,可以说得上步步惊心。

    所以她才半点犹豫都没有就来了。

    她双手握着杯子,静静的跟着听。

    沈琛就道:“当时我便想清楚了,我若是活过来了,有一件事是一定要做的,那便是我要告诉你,我不会喜欢旁人了,想要跟你白头到老。”

    卫安僵直着脊背,沈琛的话似乎听了进去,有好像全部都没有听进去。

    谈一段真正两情相悦的感情是怎么样的,她没有经历过,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是心里本能的发慌,似乎连吞咽都变得困难。

    隔了一瞬,也仿佛隔了很久,她才有些艰难的开口:“我.....我不能立即回答你。”

    沈琛很明白,半点也不意外的笑起来了:“我只是跟你说我的心意,没有让你做什么选择的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卫安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覆盖住漂亮的眼睛,声音虽然轻却有格外坚定的轻声道:“我是说,婚事我不能自己作主,你应当去找我的父王和祖母。”

    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感觉是很难藏住的。

    沈琛全无音讯的时候,她就明白了,她大约是喜欢沈琛的。

    知道他有危险会担心,心跳像是漏跳了一拍。

    而看见他终于脱险,又觉得如释重负。

    她看见他站在花树底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身心都忽然安定下来,像是已经流浪了许久的人终于找回了家,那种安全和失而复得的感觉全部都涌上心头。

    那一刻她就下定决心了,不管以后这段感情是不是能长久,甚至是不是能走到最后,她总要试一试。

    就算是一条死路,也要自己走一遍,不然她不会死心。

    彭采臣是个人渣,她不能因为一个人渣就堵上自己的路,他是他前行的踏脚石,绝不会是牵绊。

    沈琛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卫安已经说完了很久了,都准备站起来了,他才猛然察觉出来卫安的意思。

    她是答应了?

    她刚刚是说,让他去找郑王和卫老太太提亲吗?!

    他也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的抿唇看着卫安,片刻后才忽然笑出声来。

    他以为还要等很久的,卫安的防备心实在是太重了,重的有人靠近她就会缩起来,可是他也做好了准备,并且有这个耐心一直等。

    这实在是意外之喜,这些天的疲于奔命和处心积虑的算计后的疲惫感一时之间尽数消散,只余下纯粹的开心。

    他认真而诚恳的对着已经起身的卫安,像是在告诉她,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语气平缓却郑重的开口:“我会竭尽所能的陪你走以后的路。”

    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平坦大道,只要他还在,就会努力牵着卫安的手,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他父母亲曾经走过的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跟卫安重新再走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