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八·过招

六十八·过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何亮被吼得双目发直,目光直直的看向上头奔下来,汗如雨下,脸色比死人还难看上几分的黄文杰,嘴唇蠕动,讷讷半响说不出话来。

    还是黄文杰先开口了,一开口声音都好像带着哭腔:“那是秦大人!小秦大人!”

    何亮常年在外,实在是不认识这位小秦大人。

    可是名号却是听过的,一听说是那个小阁老,当场就恨不得能晕过去。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为什么就会到了这个地步,好好的,计划都按照之前的执行了,他们满怀兴奋的等着沈琛入瓮,然后把他一锅端了,省的夜长梦多,明明计划的好好的,可是等到现在,事情却忽然起了这么大的变化。

    原本不该出现的小秦大人提前出现便算了,可是关键的是,他竟然还在上头观看了他们一路下来的表现!他是亲眼看着他们怎么为难沈琛,怎么指鹿为马不承认沈琛的身份的!

    这样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何亮哪怕是没有脑子,都能猜得到小秦大人来意味着什么。

    沈琛竟然狡猾成了这样-----这意思是,他一直都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也一直都知道他们的目的,可是他隐藏不动,将计就计,假装不知道已经上了他们的钩,默默地在幕后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布置好这个局,而后又私底下去联系上头派下来的小秦大人。

    他是故意的。

    到了这个地步,何亮的脑子反而转的动了,他想明白了,沈琛必定是一开始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所以私底下先联系了小秦大人,小秦大人提前赶到,可能不信沈琛的话。

    沈琛就刚好将计就计,让小秦大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帮人是如何陷害钦差的、

    这个人的心机......

    何亮能想明白为什么之前刘必平一直耿耿于怀,非得要沈琛的性命不可了。

    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摆在眼前,任谁都会寝食难安,必先得除之而后快的。

    他脑子里乱的很,一时闪过了千百种念头。

    还是罗源更先想通,冷冷的盯着他们一眼:“回去也是个死,你们如何?”

    他们如何?

    黄文杰急的只差要哭出来。

    他的家世不怎么好,唯一想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当他的官,能捞点银子花,说出去又是当官的,好歹也混成了知府,等到不出什么差错,如无意外,到时候好歹能往四品走一走,最后在四品的位子上退下来。

    可是巡抚大人和罗源他们非得把他拉进这个局里面。

    他不入又不行。

    现在入了局,却又被人反将一军,他现在是哭的心都有了。

    倒是何亮知道罗源的意思-----他们要是被抓,且不说上头会不会饶了他们,就算是刘必平,肯定都不会放过他们让他们说话的。

    而巡抚大人?

    何亮算是想明白了,打从一开始,巡抚大人为什么支支吾吾不肯调兵?

    那根本不是他的性格,看样子,他根本就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钦差要来了,知道小秦大人已经到了东昌了。

    他只是不能说而已。

    一旦透露消息,小秦大人和沈琛一定会连他也一起怀疑上。

    他为了保全他自己,任由他们按照原计划执行,根本没跟他们通风,这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一旦出事,他根本不可能会顾念他们,襄樊,2头一个要弄死他们的可能就是他-----他毕竟跟刘必平是连襟呢!

    他咬了咬牙,冷笑道:“拼了!”

    到了现在,也没其他的办法。

    罗源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暴起朝着沈琛那边的方向掠过去。

    与此同时,楼上一直站着的小秦大人也冷笑了一声:“不知悔改,死有余辜!”一面就冷淡的吩咐弓箭手:“放箭!”

    这就是不打算抓活的了。

    一般来说,这么大的案子,肯定是抓活口最好,抓了活口才能继续审下去。

    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形,抓不抓活口其实真的没什么关系,反倒是不能让他们逃走,这才是关键所在。

    这回弓箭手们没再愣着不动,小秦大人的话音一落,弓箭手们就已经张弓搭箭,一支支箭矢凌空射了出去。

    罗源伸手很好,不愧是行伍出身又在锦衣卫呆了这么久的,那些弓箭根本近不了他的身,相反,他左转右绕,竟很快就让他差点儿就逼近了沈琛跟前。

    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他忽然腾空暴起,踩在一个羽林卫头上,猛地朝着还在马上的沈琛扑了过去。

    杀了沈琛!

    他心里这么想。

    反正也已经没有退路了,倒不如杀了沈琛,大不了就投靠晋王去。

    反正刘必平那边也有这个意思了。

    到时候也是他立功的一个表现。

    小秦大人皱起眉头,忍不住在心里有些担心。

    沈琛的武功他是见识过的呃,知道不错。

    可是眼前的对手毕竟是身经百战的锦衣卫头儿罗源,他可是之前连林三少都提起过的劲敌,说他武功极为出色。

    他不由攥紧了眼前的栏杆。

    罗源转瞬已经就欺身到了沈琛跟前,一把拽住了沈琛身下的马的笼头,飞脚朝着沈琛扫了过去。

    他的腿硬的如同石头,被这么一脚扫过去,恐怕不吝于踢到了铁板,不死也得掉块肉。

    沈琛却一掌拍在了马背上,借着力道腾空而起,避开了这一掌,飞快的从马腹底下溜了下去,很快就与反身扑过来的罗源缠斗到了一起。

    罗源动作又急又快,双手如同鹰爪,到了跟前都带着烈烈掌风,加上他有意下死手,招招致命,看的外头的人都忍不住胆战心惊。

    可是身处战局当中的沈琛却应付的并不算吃力,他很轻松就化解了罗源的招式,从罗源身旁擦了过去,一掌攻向了罗源的后背。

    这一掌来的又急又快,罗源不得不收回攻势防御,沈琛却声东击西,趁着这个空档,学着罗源之前的动作,一脚扫在了罗源腿上。

    罗源的腿是练过的,要绑着沉重的沙袋日日走跳,自觉根本不怕沈琛这一招,忍不住泛出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