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六·逢生

六十六·逢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在扬州的时候,时常听说沈琛的名声,听说他如何睿智,如何风光,也时常听见卫安的名字。

    那些搅动风云的背后,这两个名字总是如影随形的出现。

    而现在,这两个原本翻云覆雨的人,要死在他手里了。

    扮作驿卒的锦衣卫头儿垂头给他倒了杯茶,轻声道:“大人,他们来了。”

    霎那间雷声大作,连风餐露宿惯了的锦衣卫头儿都有些震惊,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近了,底下阵阵马蹄声更近了,伴着风雷很快就逼近了牌楼处。

    罗源的茶早已经不喝了,任由它在桌上还冒着丝丝热气,探出头,终于在闪电的照耀下看清楚了人影。

    那帮人果然更近了,很快就到了牌楼处,砍翻了几个押送犯人囚车的衙差。

    罗源的嘴角动了动。

    一直说沈琛聪明。

    可是他实在看不出来沈琛到底有哪里聪明-----除了一开始是让人为难了些,能看破他们的意图,并且巧借另一波要他命的人跟他们斗起来,钻了空子逃跑,这一招比较高明之外。最近完全就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他笑了笑,朝着锦衣卫头儿看了一眼,锦衣卫头儿就朝着外头打了个呼哨。

    这个呼哨打的又快又急,可是却异常的尖锐激昂。

    外头何亮已经喊起来了:“有人劫囚!准备迎敌!”

    底下已经乱成一团,锦衣卫头儿缩回脖子来看着罗源,眨了眨眼睛问他:“大人,咱们出手不出手?”

    罗源还没说话,底下何亮已经笑起来了:“平西侯?!我们东昌府大张榜文寻找侯爷已经这么多天了,侯爷若是能看见,早来找官府了,又怎么会等到这个时候才出现?还来救这批跟倭寇勾结的商人?!”

    他冷笑了一声,提高了音量,声音在这样的夜色里格外的尖锐:“你们分明就是流寇,还敢打着平西侯的名声,实在是可恶至极!”

    罗源就皱了皱眉头-----废话太多了。

    从沈琛他们砍了人开始,就应该杀人的。

    再让他多说话,这些在场的士兵都会听见他们的对话。

    何亮实在太得意忘形了。

    沈琛也是够厉害的,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要亮出平西侯的身份,让官府有所收敛。

    可是他不知道,东昌府上下除了一个彭德瑞傻得万事不知,其他人都已经打定主意要他的性命了。

    他咳嗽了一声:“不必那么多废话,吩咐弓箭手准备。”

    沈琛就那么多人,杀了也就是了。

    到时候再抓上几个倭寇,处置了沈琛和卫安他们的尸体,就说倭寇已经将沈琛和寿宁郡主杀害了,事情便也了了。

    大不了到时候他们受些惩罚,过几年往别的地方当官去。

    可是预期中的箭矢破空声并没有就响起来,底下反而有了一阵不寻常的平静。

    罗源原本就显得冷硬的脸更加阴沉,正要吩咐人下去看情况,就听见外头有急促的脚步声,黄文杰气急败坏的奔了进来:“上差,出事了!那帮人分了一半,在另外一条街上截了我们的囚车!寿宁郡主他们被劫走了!”

    什么?!

    罗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锦衣卫头儿也目瞪口呆,看了看黄文杰又看看罗源,惊恐的问:“大人您说什么呢?囚车好好的,不是就在底下呢吗?!”

    什么好好的?黄文杰也懵了,看着他们很不解:“我们中途遇袭了!押送囚车的将近有一百人,可是不知道怎么,临时闹起了肚子......然后就被人钻了空子......”

    出事了!

    饶是镇定如罗源,一时也惊得立在当场。

    如果黄文杰没有押送囚车提前来牌楼跟何亮会和,那底下的囚车里......那底下的囚车里是谁?!

    他这么想着,一把推开了也伸着头往下瞧的锦衣卫头儿,自己双手撑在窗台上往下看。

    底下何亮他们的人举着数十根火把,虽下雨,也因为松油的关系而熊熊燃烧,足以着照亮人的面容。

    借着这个光亮,罗源清清楚楚的看见囚车里的人忽然暴起,一把摄住了何亮的脖子!

    出事了,出事了!

    罗源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声:“该死!”

    真是该死。

    他们中计了!

    “拦住他们!”来不及再思考更多,罗源几乎是嘶吼出了这句话,而后便如同一支利箭,凌空从二楼窗户扑了下去。

    锦衣卫头儿更不敢怠慢,转头看了仍旧一脸震惊和茫然的黄文杰一眼,也紧跟着飞扑了出去。

    这电光火石的瞬间,罗源凭借绝好的轻功如同一只雄鹰扑向了那个摄住了何亮的人,而后便扬声道:“有倭寇劫持按察使大人,杀!”

    何亮已经被捏住了脖子,正震惊之时已经被罗源飞扑赶到救了下来,一时被惊得不知如何反应,过了片刻才看了罗源一眼,又去看刚才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那个囚犯-----那哪里是之前跟在卫安身边的那批人,分明就是平西侯身边的雪松!

    怎么回事?!

    他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声:“格老子的!到底怎么回事?!这些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怎么会出现在囚车里?代替了卫安他们?!

    罗源面色凝重,眼里涌动着铺天盖地的杀意,冷声道:“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沈琛他们早就已经先一步劫走了寿宁郡主,如今只不过是拖住我们,他原本是想挟持你,再次逃走的。”

    肯定是这样。

    到底还是小看了沈琛了。

    这么紧急的情况之下,他居然都还能玩出这么多的花样,果然狡猾得跟一只狐狸一样,惹人忌惮。

    何亮捂着自己的脖子,还是没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却本能的问他:“那现在怎么办?”

    罗源就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当然是永绝后患!”

    有了这一出,就更不能留下沈琛的命了。

    这个时候容沈琛走了,卫安又已经被劫走了,那就是纵虎归山,沈琛多的是法子躲起来等钦差他们来或是逃出东昌府,真要是到了那天,那他们自己的死期也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