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一·居心

六十一·居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米脸上的笑更深了,皱纹遍布了整脸,根本顾不得其他,一个劲儿的给锦衣卫头子磕头。

    他是秀才出身,屡考不第,等到三十七了,家中也没银钱继续供他读下去了,他就想了法子走了亲戚的门路,最后来了朝城县当个县丞。

    他这个县丞做的还是不错的。

    朝城县当初又出过灾年,知县因为贪污被革职了,他便代当了一年多的知县,等到后来,上头就有风声下来,说他头上的那个代字要去一去了。

    他满心欢喜。

    谁知道朝廷最后竟又派了个彭德瑞下来。

    而且这个彭德瑞还是个硬茬儿,来了以后就跟占住了这个坑儿,不挪窝了。

    他不挪窝,老米就只能憋屈着继续当个县丞。

    可憋屈都憋屈的过分了----这个知县就不是个正常的官儿!

    他不贪污不行贿,也不许下头人贪污行贿,就跟泥塑的菩萨一样,半点儿人烟气儿都没有,连灾年这样的大事,他都能做到不贪一丝一毫。

    也不是没人整过他。

    他这么做事,得罪的人多了去了,整个东昌府没人不知道他彭德瑞难惹的,都厌恶他。有一年朝廷押运漕银的队伍要从此过,大家都忙着让他无论如何也得想法子接待接待-----要知道,押送漕银的可是户部的左侍郎大人!

    可是他老人家倒好,他不。

    不仅不,等到户部侍郎从他这里过,他就给批了三两银子!

    可是最后那个户部侍郎也没把他怎么样。

    这事儿过后,彭德瑞的风头反而更劲了,谁都知道东昌府出了个不怕死的大清官。

    老米被他整的苦不堪言,他没来之前,他这个代知县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的美滋滋的,他一来,简直连汤也喝不上。

    为着这个,他心里就恨不得彭德瑞死了。

    想这些就又想远了,老米收回纷杂的思绪,跪在锦衣卫头子面前,等他吩咐完了之后,就兴冲冲的回县衙去了。

    彭德瑞是住在县衙后院的,他加上他母亲和妻子儿子,总共四口人,也并没有下人看着,一直冷冷清清。

    老米回了县衙,收整了些东西,就去市集买了几斤肉,去后院拜访。

    他从前也去过一次,那时候还不知道这知县老爷是个缺心眼儿的,东西买了不少,可是却被人家给轰出来了。

    他从那之后就并不敢来了,这回却揣着一肚子的兴奋,根本顾及不上这些,笑眯眯的敲开了门,见开门的是彭德瑞的五岁的儿子,就恭恭敬敬满脸带笑的喊了一声小公子。

    喊是这么喊,他心里是极为不屑的。

    好歹也是一个知县的儿子,可是穿的用的,还不如衙差家里的孩子。

    他知道彭德瑞的儿子的名字,笑眯眯的跟他套近乎:“小公子,堂尊在不在家?”

    “爹爹不在家。”阿岫摇了摇头,眼睛大而亮:“去前头办事了。”

    彭德瑞管的严,从不许孩子往前头去,也不许那些衙差们给彭岫买小玩意儿哄他开心。

    老米还想再说,里头就传来彭老太太苍老的声音:“谁啊?”

    他忙笑着大声应了一声,又朝阿岫低头:“我进去瞧瞧老太太,给老太太请安。”

    阿岫就皱了皱眉,指着他手里提着的东西:“爹爹说过,提着东西的,不许进来。”

    真是个死心眼!大死心眼生了个小死心眼!

    老米心里不耐烦至极,在心里骂了一声,面上却还是带笑,将东西往地上一搁:“东西放下了,现在可以进去了?”

    阿岫点点头,安静的打开门,等他进了门才锁了门跟在后头。

    彭老太太正在侍弄青菜,他们一家子的菜都不用外头买去,都是自己种的。

    真是寒酸到了极点,老米心里厌烦,面上尽量还是带着和善的笑:“老太太好哇?给您请安了。”

    彭老太太是个固执古板的老太太,皱皱眉就问:“来做什么的?他在前头做事呢,要找他往前头找去。”

    老米心里更不痛快了,却还是笑:“下官知道,堂尊审案子呢,给百姓们抓倭寇,我不好去打扰他的。”

    这话说的倒是没有再引起彭老太太的反感,她从地里抬起头来,在旁边的井里舀了水冲了手,点点头:“那你来是做什么?”

    “来问问老太太,昨儿晚上,咱们这里是不是来了一批人找堂尊啊?”老米拖了把竹椅坐了,笑着道:“您知道,咱们这里出了许多倭寇,倭寇可是没有心肠的.....”

    彭老太太有些不耐烦:“他不是正在审吗?”

    “可不是。”老米一边端详她的脸色一边笑:“堂尊就是在审这个案子呢,只是上头......”他指了指,做了个手势就又笑起来:“上头是觉得堂尊这事儿做的不好,他现在又不审倭寇了,审起赌坊的案子来,这不是牛头不对马嘴吗?上头担心他是受了谁的调唆......”

    彭老太太神情不虞:“受什么挑唆?”

    “昨天来的那帮子人。”老米将椅子拖得更近一些:“堂尊是个实诚人,诚心诚意要帮百姓们做事的,只是架不住有人想要借堂尊当枪使。上头都为了海贼和倭寇勾结谋害钦差的事着急呢,可是咱们堂尊却听了这帮人的话却不管不顾的跟上头闹起来,现在不仅拦着不让审倭寇的案子,还做起别的事来......”

    他一脸痛心疾首:“老太太您也是个明白人,咱们朝城县的百姓们都夸赞您教养的好,教养出了咱们堂尊这样的青天大老爷......唉......”

    彭老太太没说话。

    老米见她神情严肃,就更加叹了气:“真要是耽误了审倭寇的事,那可怎么着?都说这些海贼最不是好人,是咱们大周人,却跟那帮倭奴勾结到一起,又惯会花言巧语的迷惑人,咱们堂尊真要是碰见了这批人,恐怕名节不保......”

    彭老太太迟疑了一阵,就道:“昨天倒是真来过一批人......”

    果然如此!

    老米知道自己收到的消息没错了,就急忙问:“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