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五·通倭

五十五·通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口气这么大?”那些混混们不怀好意的打量了他们一眼,拿着手里的棍子指着他们:“拿银子出来看看?”

    谭喜一面笑,一面说应该的,一面露出了腰包里鼓鼓囊囊的金子。

    不是银子,都是金灿灿的黄金。

    这年头还有傻成这样的,也真是难得了。

    那些混混们对视了一眼,放了人进去,其中一人又飞快的跑去后头找人了。

    不一时就有管事模样的人朝着卫安他们一行人迎了上来,和善的问他们:“各位是外地来的?是要玩什么?”

    谭喜不答,反而环顾了一圈就好奇的问:“到处都怕倭寇呢,都传扬说是倭寇掳走了钦差大人,怎么你们这里还这么热闹?”

    那个管事的连面色也没变,笑着打量了他们一眼:“哪个地方没几个这样的场所?若是没了我们,客官们往哪里去消遣?钦差大人是钦差大人,谁也不能影响我们过日子不是?”

    谭喜就笑了,一面说着倒是这么个道理,一面就跟着他往里走。

    那个人倒是算得上和气,很是上道的引了他们进门以后,就笑了:“听说诸位可是贵客,银钱多的很,既然想消遣,不知道想找什么消遣?”

    他说着就又把赌坊里的赌局说了一遍。

    斗鸡斗狗这些是常有的,根本不值得一提,他说现在最火的,是把人放在一个铁笼子里然后沉湖,赌那个人究竟能不能在一炷香之内出来。

    这可是在赌活人的性命啊,谭喜似乎愣住了,皱着眉头有些发怵的问:“这样赌,官府不管吗?”

    管事便笑了:“自古以来,赌这种东西,能禁得了吗?至于那些压盘的,那都是自愿的。”

    他们称呼这种愿意去铁笼子里赌命的叫做压盘的。

    卫安便笑了:“既然如此,就赌这种。”

    他们最后赌赢了,那个压盘的成功从铁笼子里逃脱,从后山上那深不见底的湖里爬了上来,赢了不小的一笔银子。

    管事的奉承他们运气好:“已经连着几个压盘的死了,您几位一来,这压盘的就活了,真是贵人,真是贵人。”

    那个压盘的正拧着自己的湿衣服,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有些愣住,而后很快又转身走了。

    谭喜已经认出来,有些急切的跟卫安说:“姑娘,那是......”

    那个人是朝廷派给沈琛的锦衣卫之一。

    曾经跟着楼并都出来过。

    卫安他们是眼熟的。

    终于来了。

    他们急忙问管事那人的身份,管事就有些茫然:“这些压盘的都是自愿来的,我们这里有规矩的,不问出身不问来路,我们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谭喜于是塞了厚厚的银子,让那管事帮忙把这个压盘的找出来。

    管事的答应了,替他们安排了房间让她们先回房间里休息。

    谭喜就冷淡着脸色:“这些人搞这么多鬼,到底是想做什么?”

    要是他们不是知道锦衣卫出了内奸,就真的以为沈琛是在这座赌坊里头了。

    正说着,外头的门就响了,管事的乐呵呵的把人带了进来:“找到了找到了,人找到了!”

    他把那个压盘的往里一推,很是识趣的就走了。

    卫安便看向那个锦衣卫,像是强忍着激动似地问他:“认不认得我?”

    那个锦衣卫抿了抿唇,似乎想了一会儿,才认出了她,一脸惊讶的问:“郡主?!”

    谭喜嗯了一声,肃然着脸色:“郡主是收到了雪松的消息,所以特地来东昌府的,到驿馆头一晚就收到了侯爷送来的信,说是躲在了这赌坊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你们会躲到这里来?侯爷人呢?为什么你们不找官府?!”

    那个锦衣卫就很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锦衣卫里头出了内贼!我们住在驿馆的时候被人追杀,幸亏我们躲过一劫。侯爷怀疑锦衣卫里头出了内奸因此才被人得逞,因此不敢露面,前天是看见了雪松留下的标记,因此才知道郡主您来了东昌府,想法子偷偷让人把信送过去了,我们没想到您真的能这么顺利的收到信,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卫安就急忙追问:“沈琛呢?”

    是真的很急切的样子,看样子是果然很关心沈琛的安危的。

    那锦衣卫皱着眉头:“侯爷受了很严重的伤,我们又不敢请大夫,一天比一天严重了,侯爷让我在这里等着。”

    卫安就皱起了眉头,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已经失去全部理智了。

    根本一点漏洞也没有发现,催促着那个锦衣卫快点带她去找沈琛。

    女人么,再聪明也是一样,碰见跟感情有关的事,理智就立即不知道飞往何方了。

    这么简单的圈套,竟然也不能发现。

    那锦衣卫垂着头掩去了眼底的嘲讽和得意,立定了身子:“我带您几位过去。”

    他觉得之前大家是杞人忧天了,这个寿宁郡主根本没有什么难对付的,看来她的价值也仅限于将沈琛引出来了。

    这么想着,他带着一点讥讽转过头带路。

    他身后,卫安却也在眼里同样露出了一点几不可见的嘲讽。

    任何轻视对手的举动都最好没有,她从小就知道这一点,并且牢牢记住不敢或忘,可是这些原本比她更该警惕的锦衣卫,他们却忘了。

    锦衣卫引着他们穿过了一片漆黑的树林,再往前走了一段山路,终于到了一座小木屋之前。

    他站住了脚指着那座明显破败的小木屋冲着卫安一行人说:“就是这里了,侯爷受了不轻的伤,不能行动。”

    他说着,已经一马当先的开始往前走。

    卫安等人也毫不设防,急忙快步跟上他的脚步,迫不及待的一把推开了破门,急急忙忙的喊:“沈琛!”

    可是当谭喜点燃了火折子,终于将屋子照亮了,众人才发现,屋子里根本没什么受了重伤的平西侯。

    只有几个穿着打扮奇形怪状的男人,正在擦拭他们手里的刀。

    倭寇。

    这是谭喜第一个想法,然后面色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