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六·思量

四十六·思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从易二那里得到了那些人的特征之后就没有停留,派人将易二放了,便重新上船加紧赶路。

    听了始末的卫老太太很是担心:“那个易二,你放了他,是个隐患。”

    她看着满桌子的菜,却并没有胃口吃得下去,忧心忡忡的看着卫安皱起了眉头:“安安,你这回百密一疏,你想一想,你的人怎么看的住易二呢?他肯定会回去报信的。”

    卫安就笑了笑,替卫老太太夹了一块花菇鸭掌,难得的有些俏皮的歪着头冲着卫老太太笑了:“祖母误会了,我根本就没有派人押送易二去临江王那里,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押着他去,也说明不来什么问题,易二是被他们控制的,他就算是死,也不敢说出幕后指使。我也知道幕后的人肯定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会来找他,我不过是给自己留一点时间。”

    卫老太太敏锐,卫安稍微一提醒,她就知道了卫安的意思:“杀了易二的话,瑜侧妃那边肯定不肯善罢甘休,反正你已经知道了,他们肯定会把事情闹大,让官府介入,这就跟对付沈琛的招数是一样的,看准了你不敢声张,而且你现在还要忙着去救沈琛,现在要是杀了他们,会徒增很多麻烦。”

    盛夏已经过去了,透过船舱看出去,处处都看得见岸边已经染上了金黄的树叶,卫安收回目光嗯了一声:“是啊,现在不是跟他们斗的时候,放了易二,大家都心照不宣。”

    卫老太太就笑了笑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不止吧?你肯定还想到了别的东西,否则以你的性格,不会放的那么轻易。”

    卫安对着卫老太太向来是有一说一的,也就承认了:“我心里清楚,瑜侧妃应该没能把沈琛怎么样,易二没有说谎,要是真的杀了沈琛,瑜侧妃就不必派他来跟着我了。显然沈琛没落在他们手里,沈琛是有别的麻烦。”

    卫老太太也沉下了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要是不是瑜侧妃的人,那恐怕就真的是刘必平的人所为,刘必平此人能量大的很,东昌虽然距离福建千里之遥,可是也要当心。”

    哪里是当心那么简单。

    卫安正要说话,玉清便急忙进来轻声道:“姑娘,汉帛回来了!”

    汉帛之前是去取楚景吾从京城寄来的信了。

    她们现在在船上,很多消息都收的不及时,楚景吾在京城,消息会更灵通些,沈琛失踪是大事,他是钦差,他失踪了,朝廷也是急的。

    卫安立即让汉帛进来。

    汉帛半刻耽误都没有,行了礼就把信拿出来递给了卫安,还不忘提醒她:“一些是世子的,还有一些世子说是三少给你的。”

    卫安没有耽误,拆了信就看起来。

    楚景吾在信里说朝廷已经督促东昌府知府加紧查清钦差失踪的事,沈琛是在高唐州夏津县的驿站失踪的。

    夏津县知县已经只差挖地三尺了,可是最终也没找到沈琛,反而是当地百姓,在一处湖泊旁边发现了许多无名尸体。

    楚景吾在信上还注明说,夏津县和朝城县都有百姓反映说是有一批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的不明身份的人出现过。

    他们也都说,这些人叽里呱啦的话说的呃听不懂也就算了,打扮的也奇奇怪怪,不像是海寇,反而像是倭人。

    山东境内也是有少量倭寇骚扰的,百姓们虽然不如福建和浙江沿海那样对倭寇谈之色变,可是却也是很敏感的。

    朝廷疑心是倭寇把沈琛劫走了。

    卫老太太看了信便看着卫安:“你自己觉得呢?”

    “也不是没有可能。”卫安觉得头痛,瑜侧妃肯定是有份参与想要沈琛的命的,可是她的确没有成功,想要沈琛性命的人恐怕不止是一拨势力。

    “刘必平是闽南总督,那些海贼跟他有私下交易,他要是不想朝廷抓到他的把柄,派倭寇来刺杀沈琛,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卫老太太也觉得是这样,可这样一来,事情就更麻烦了。

    这就意味着,刘必平已经开始动手了,而他拥有的实力,让你不知道他会从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法杀了你、

    这太可怕了。

    卫老太太忍不住皱眉。

    卫安想起的却是别的事,她看了卫老太太一眼,忽然道:”祖母,我想我们的计划要改一改了。

    卫老太太没反应过来卫安到底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为什么忽然说起要改变计划的事。

    卫安却心情沉重。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知道沈琛的行踪,可是这一点显然太难,有刘必平的人在追杀沈琛,沈琛就不敢露面。

    因为他一露面就逃不出个死字。

    那么现在,除了朝廷之外,只有她最能吸引刘必平的目光了。

    她是一定要去东昌府的。

    她出现,会让刘必平的人的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他们也在找沈琛,也肯定会想当然的觉得,作为跟沈琛很默契的她会有可能知道沈琛的行踪。

    这样一来,反而能给沈琛喘息的时机。

    卫老太太见孙女儿这副模样就很敏感的察觉出她想做什么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有些想要叹气:“你呀你,实在是......叫我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该说你胆子太大了,还是该说你无所畏惧?”

    怎么会无所畏惧?是人就有弱点,是人就有害怕的东西,她也不例外的,只是,以前的经历让她非常明白,有些东西,你越是害怕越是无济于事,不管什么事,不管前面的路究竟有多难走有多糟糕,可是你只要走了,总是不会一直困在原地,而只要不困在原地,就足够了。

    哪怕是死,也要走到最后一步,实在无路可走了再死,不是吗?

    她笑了笑,也看着卫老太太,很快的就挨到卫老太太身边,将头靠在她肩上,轻声道:“我们会没事的,总要试一试。”

    卫老太太很快就笑了,摸了摸卫安的头:“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