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一·代价

三十一·代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是公主,这么多年金尊玉贵,不管是谁都对她疼爱有加,该让的都要让,该退的都要退。

    她不明白,不过就是一个卫安。

    她要的也不多啊,她也就是想要得到一个沈琛而已。

    沈琛不喜欢她,喜欢卫安,她就是想要除掉卫安而已。

    除掉了卫安,沈琛就会明白,他喜欢谁都是没有用处的,他只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她是公主,理应比这天底下的人都尊贵,不过就是一个卫安的性命,她为什么就不能要?

    若是因为吸食五石散的事......

    永和公主心里的气愤和怨气终于多过了害怕,不管不顾的哭喊起来。

    就算是吸食了五石散,她戒不就可以了吗?

    为什么父皇还要抛下她,要让她去公平年国外那个什么庵堂?

    她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彭德妃淡淡的看着她,回头毫不迟疑的吩咐了彭嬷嬷去请了孔院判跟孙院判。

    “公主要出宫去替圣上祈福,现在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们尽快诊治好,让公主平静下来,别耽搁了出宫的吉时。”彭德妃交代完了,便又看了孔院判跟孙院判一眼:“清修也需要善加保养,两位院判稍后便从太医院择一太医,跟公主一同出宫,以防万一吧。”

    清修?

    都是在宫里浸淫多年的老人了,孔院判跟孙院判心里明镜似地,知道这就是隆庆帝对永和公主的发落了,急忙应是。

    又都齐齐的松了口气。

    隆庆帝让他们从太医院挑人,是让他们自己守口如瓶,不让他们跟着,也是对他们信任的意思。

    可算是摆脱这个烫手山芋了,真是可喜可贺。

    不管永和公主再怎么哭闹挣扎,终究还是被送出宫去了。

    永清公主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动,抿着唇犹豫了许久才去问彭德妃:“皇姐以后还能回来吗?”

    她不喜欢永和公主,也觉得永和公主这次是自作自受,可是她知道这回彭德妃也是想借着永和公主的手对付卫安的。

    虽然永和公主是倒霉了。

    可是卫安却还是好好的。

    跟当初计划里的两败俱伤全然不一样。

    彭德妃眨了眨眼睛,仍旧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绣像,笑着道:“或许罢,你父皇说,要等她想通了错在哪里,才让她回来。也不知她能不能有想通的那一日了。”

    永清公主托着下巴,觉得彭德妃还是没跟自己说清楚,就壮着胆子又问:“那母妃......这回父皇是不是没有生卫家的气?”

    彭德妃笑意微敛,半响才冷笑了一声。

    卫家倒是有法子,这样竟然都能脱身没被牵连。

    跟彭凌薇说的一样,卫家是个深藏不露的庞然大物。

    他们虽不起眼,可是真正是会吃人的。

    她心里对卫家戒备更深,想起妹妹寄来的那封信,便皱了皱眉头。

    瑜侧妃说的是,卫家可是跟彭家倒掉又扯不清的关系。

    既然跟彭家早就结怨了,难道他们不怕到时候五皇子得势自己报复?

    本来就是有仇的,卫家又诡计多端。

    原本就已经搭上了郑王跟镇南王了,要是再让他们搭上了沈琛。

    日后岂不是防不胜防?

    她将手里的东西扔在桌上,目光沉沉的冷笑了一声:“说来说去,还是冯家那个丫头没用!”

    永清公主想了想,便替冯淑媛辩驳了一声:“也不怪她,她已经尽力了。”

    要她挑拨永和公主跟卫安,她的确是已经做到了,而且把挑拨的功力发挥到了十成十,之所以事情不成,一是卫安实在是太出人意表了,二是永和公主自己坏事。

    可是彭德妃可不管那些,她冷冷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没再说话。

    那边等着结果的冯淑媛也一直忐忑不安。

    她原本以为永和公主就算是进了宫,处置卫安的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了,也总该会有结果传来的。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公主,就算是给公主做脸,隆庆帝也该对卫安小惩大诫的。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她等来的不是卫安已经受了处置的消息,而是彭德妃申饬的口谕。

    彭德妃在口谕里说她争强好胜,不知进退,让她闭门思过三月。

    这是当着那天来过的所有宾客扇了她的脸,还是重重的没有丝毫留情的那种。

    中宫空悬,如今彭德妃就差不多是中宫,她的意思就代表着隆庆帝的意思。

    原本她做的好的话,彭德妃该是赏赐东西下来。

    可是如今下来的,竟是申饬的口谕。

    她的及笄礼,原本应是盛大和圆满的,可是如今却成了一个莫大的笑话-----她在自己的及笄礼上受了伤不说,竟还因为及笄礼操办不当言行举止失当而受了申饬!

    这是天底下独一份的特别。

    在她之前,还从来没有过贵女被申饬过。

    她从今以后的体面都没有了。

    大家提起她,都会想起她在及笄礼上做的事,和帝后对她的评价。

    冯淑媛怔了片刻,等到太监走了,仍旧回不过神来。

    直到天色黑下来,她才终于从晕头转向中回过神来,疯了一样的将屋子里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个干净。

    她不过就是为了哄彭德妃和永和公主高兴而已,而且她已经做的很好了。

    可是就因为永和公主自己犯蠢,以至于事情有了偏差,现在这责任就到了她的头上,她们就都认定事情是她的错。

    不能对永和公主怎么样,她们就让她来给永和公主当替罪羊!

    可是永和公主是公主,她纵然有什么错处别人也不敢说。

    可是她却只是一个贵女,往后她的名声就毁了,她这一辈子也就毁了!

    她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

    王嬷嬷面带急切的拍着她的背,轻轻的劝她:“姑娘别伤心......”

    怎么能不伤心?

    冯淑媛在心里诅咒了永和公主好卫安去千遍万遍,连哭也哭不出声音来了,拿枕头蒙住了脸,任是谁劝也不肯见。

    王嬷嬷只好叹气:“这回的事,连公主都有了不是......姑娘还是想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