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八·放逐

二十八·放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放缓了神色,靠在椅背上吐出一口气,由着彭德妃替自己轻揉慢捻的按捏起肩颈来,许久才道:“是朕宠坏了她,宠的她不知天高地厚了。”

    彭德妃试探着道:“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孩子们大了,总是有自己的心思,何况要说源头,那也在平西侯和寿宁郡主身上.......”

    她是在试探隆庆帝经过这件事会不会因为女儿出事而迁怒于沈琛跟卫安。

    隆庆帝就道:“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沈琛一直都跟朕说过,不会娶她,他什么都不避讳朕。至于迁怒卫安,就更没必要了,卫安能决定什么?”

    在他眼里,卫安再聪明桀骜,那也是个女孩子。

    他捏在手心里,若是一不注意,她就死了,生死都在她的掌握里,自然前程也都在他的掌握里。

    她的命运根本不由她自己自主。

    要是沈琛说要她,那他就把卫安赏赐给沈琛。

    若是沈琛当初看上的不是她,那他就应该会顺着林三少的意思把她给林三少。

    她最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人生和方向了。

    所以他才更加愤怒。

    因为让沈琛娶卫安是他的决定。

    永和公主这么无理取闹,逮着卫安就不放手,恨不得把人家往死里整,这其实是在跟他叫板-----卫安能决定什么?

    她这么闹法,让隆庆帝又对卫安起了点儿不好意思的心。

    毕竟人家两个爹都在替他拼命,他又要把卫安卖个好价钱,可是现在他女儿却还要因为他要卖了卫安而迁怒卫安。

    真是不可理喻又愚蠢至极。

    彭德妃立即就明白了,隆庆帝如今并没有怪责卫家,甚至半点儿迁怒卫家的意思都没有,在他心里,现在卫家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受害者。

    现在再说不利于卫家的话,在隆庆帝眼里就是在搬弄是非,是不想他好的,彭德妃咽了一口口水,见隆庆帝做了决定,便应承下来:“您说的是,这回寿宁的确是受了不小的委屈了。”

    她看出隆庆帝的意思,便不得不违心顺着隆庆帝的意思说起卫安的好来:“不过这回她也的确是难做,听说永和极不给她脸面,在许多人面前也让她下不来台。”

    她知道这些隆庆帝都已经派了太监跟锦衣卫查出来了,因此也就无所谓要不要替冯淑媛遮掩-----隆庆帝都知道了。

    且他既然不能拿自己的女儿开刀,就总得有一个人来承受他的怒火,来替永和公主分担罪责。

    而除了冯淑媛以外,还有别的合适的人选吗?

    隆庆帝便冷笑了一声:“她不长进,那帮趋炎附势的也跟着狗仗人势!”

    这就是给事情定了性了,彭德妃抿了抿唇,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很快却又抑制住了这种想法,轻声叹气:“说到底,她们也都难做,都是看着永和的脸色行事的。”

    这却是实情了。

    隆庆帝沉默了一瞬,才道:“旁人也就算了,那几个挑事的,实在是可恶,有这样的人纵着,朕的儿女们,不坏也变坏了。看着是顺从,其实却是在纵容她们变坏,其心可诛!”

    用了其心可诛这样重的词,可见是真的对这件事厌恶至极了。

    彭德妃心里彻底有了数,不再求情,转而跟隆庆帝道:“倒也不是这么说,永清这回也在,她也尽力劝了永和的,只是永和不听她的罢了.....”

    想起永清公主的确是被教养的不错,温和知礼,并没有什么跋扈的事迹,隆庆帝心里稍感安慰,问起了永清公主:“永和吸食了五石散神志不清,有没有给永清难堪?”

    彭德妃就有些为难的迟疑了。

    这样的表情本身就说明了问题,隆庆帝哂笑了一声,道:“就这么定了吧,今天就让永和去普慈庵思过,等她什么时候把五石散彻底戒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彭德妃急忙应了:“臣妾会去安排。”

    隆庆帝便又过问了太子最近的起居。

    说起太子来,彭德妃便又更加放松了:“他呀,总是闹腾着要去学骑射,可是他如今还小呢,臣妾跟他说,等他再大些,再学这些。”

    隆庆帝难得的笑了,他最近着实很忙,浙江的事困扰了他这一阵子了,蒋子宁和钱士云他们最近吃住都在内阁,他自己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确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看见太子了。

    他笑完了便叮嘱:“好好照看他,也不要太纵着他。最近师傅跟朕说,他很上进,是个好学生。”

    蒋子宁是太子太傅,秦东就是太子少傅,这两个人都是会给太子讲课的。

    所幸他们对太子的评价都很高,说他是个可造之才。

    隆庆帝想起儿子争气,心情就又好了一些。

    彭德妃听见隆庆帝夸赞儿子,心情也跟着变好:“他也尊敬师傅们,听说首辅即将过七十寿辰了,正不知送什么礼物。”

    隆庆帝便笑了:“朕把这茬儿忘了,你们便看着赏他些什么罢。”

    他自己对于这等老臣,也是要有表示的。

    彭德妃笑着答应了,气氛一时终于变得好了些。

    见时间实在不早了,彭德妃估摸着隆庆帝这回大约是要在这里留宿了,心情大好,吩咐厨房可以将宵夜送上来了。

    隆庆帝却摇了摇头:“不必了,朕往淑妃那里去一趟,你自己早些歇下吧。”

    彭德妃之前才变好了些的心情瞬间又落到了谷底,有些不可置信,隆庆帝竟又不肯留宿。

    他最近虽然没抬举新人,可是对她却冷淡了不少,简直当她是陌路人,基本上除了看儿子,已经不来她这里了,如今好容易来一趟,气氛也正好,可是他居然也不留下来,而是要去大着肚子根本没办法服侍他的淑妃那里!这是把她当作什么?又把她的脸面放在哪里?

    她难堪又尴尬,隆庆帝却并没有想那么多。

    彭德妃那里他总是待不惯了,不知道是为什么反倒是对着淑妃,他总能觉得安心,淑妃说话也能说到他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