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章·成瘾

二十章·成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院判不敢说,看了看孔院判,有些迟疑。

    隆庆帝便皱了眉头:“怎么,公主伤了哪里,你们竟都诊治不出来?!你们是做什么吃的?!”

    隆庆帝发怒了,孙院判咬了咬牙,正要说话,里头伺候永和公主的嬷嬷就出来了,急忙道:“圣上,殿下情形不大好.......”

    隆庆帝就顾不上他们了,急忙进了内殿。

    永和公主正抱着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用力之大,三四个宫娥一同竟然都控制不住她,她不断的在床上翻来覆去,脖子的青筋都一根根的鼓了起来。

    彭德妃一进来就吓了一跳,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永和公主成了这副模样,这哪里只是受了伤,这分明恐怕是......

    她都看出了不对,隆庆帝更是觉得不对劲了,正要吩咐孙院判跟孔院判来看,永和公主便看见了他,忽然安静了下来。

    她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父皇,就瘪着嘴如同一个小孩子那样不再闹了,急切的要跟隆庆帝说话。

    隆庆帝便也凑近她看了她一眼:“永和,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你跟父皇说,父皇让御医来给你诊治......”

    永和公主就哭起来:“是卫安推了我,卫安推了我下马,我被马踩了......浑身都痛,到处都痛.......”

    她看着隆庆帝,仿佛知道隆庆帝心里的忌讳,也不顾彭德妃在场,哭的厉害却还能保持口齿清晰:“父皇,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去为难她,逼她,可是父皇......她也不是善茬儿,我根本没有占到便宜,她故意的.......”

    彭德妃到了此时就不能不说话了,咳嗽了一声便道:“卫安竟真的做的如此过分,实在是太不知分寸了,哪怕公主孤傲了些,可是终归是君臣有别,她怎么能以下犯上,把公主伤成这样?!”

    这些话接的还算是合情合理。

    永和公主便哭的更厉害了:“父皇,不止是我,还有冯淑媛,还有阿玉她们,都被卫安给伤的不轻,她分明就是故意打您的脸......”

    她边说,额头上的汗就冒得更加厉害,连手背上的青筋也都凸了出来。

    这看着便不对了。

    彭德妃也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隆庆帝,低声道:“圣上,还是请太医进来瞧瞧吧.....”

    隆庆帝点头,立即让孙院判跟孔院判进来。

    两个人却似乎早有预料,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尤其是孔院判,早就从药箱里取出了金针,扎在了永和公主后颈,等永和公主睡过去了,才敢跪在地上请罪。

    隆庆帝眯了眯眼,看出了不对,轻描淡写的问:“好端端的请什么罪?”

    孙院判早跟着孔院判一同跪下来了,见孔院判迟疑着没有说,便看了孔院判一眼,替他回答:“回圣上,殿下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坠马.......”

    孔院判叹了一声气,并没有等孙院判继续说,就道:“圣上,殿下是服用了五石散,因此才情绪亢奋,如今已经成瘾,一脱离五石散便容易体虚发汗......”

    五石散?!

    隆庆帝立即大发雷霆:“你说什么?!”

    连彭德妃也不禁脱口而出质问:“你说什么?!公主是服用了五石散成瘾了?!”

    可是她从来也没听说过永和公主会服用这些东西啊。

    五石散在前朝的时候开始在贵族中风靡,一时之间人人都以吸食五石散为潮流,可是等到陆续有人因为五石散而死之后,先帝便禁了这东西,尤其是严禁皇族中人吸食,先太子就是因为吸食五石散过多而导致昏昏沉沉冲撞了先帝的宠妃,而被先帝废了的。

    可见这东西的毒性之强。

    这可是禁药啊,永和公主是从哪里得到的?!

    隆庆帝已经迅速从震惊和愤怒中冷静下来了,孙院判跟孔院判都是老太医了,医术向来是信得过的,他们除非不要命了,才会乱说。

    他冷静的挥手止住了孙院判跟孔院判想要说话的举动,转过头看着已经呆若木鸡的那个嬷嬷,冷声问:“怎么回事?”

    那个嬷嬷吓得腿都软了,几乎是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隆庆帝没有理会她,让孙院判跟孔院判给永和公主开药,并没有再看永和公主一眼,就转身出了内殿,吩咐安公公:“将公主身边的人通通带去慎刑司审问。”

    安公公应了一声是,出来便朝着王冲使了个眼色,让王冲去拿人。

    王冲恰好管的就是慎刑司,听说是拿永和公主身边的人,还吓了一跳,问清楚缘由之后就忍不住啧了一声:“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帮人竟敢纵着公主吃这种东西!”

    安公公便皱了皱眉:“你知道便行了,还要说出来?”

    王冲打了下自己的嘴巴,陪着笑应是:“干爹说的是,我这是震惊过头了,实在没料到殿下竟然染上了这东西......”

    安公公瞪了他一眼:“你少装!这宫里的东西怎么流进来的你心里有数,到底有没有人搀和进来,问清楚了收拾干净尾巴吧你!事情牵扯上了公主,要是真查出来跟你们有关,你有几个头都不够砍的!”

    王冲不敢再嬉皮笑脸了,被安公公说的须发皆竖,摸了摸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便大声的应了一声,转身就回去严查自己手底下的人了。

    太监们出宫时帮宫女带些东西出去,再带些东西进来,这都已经成了很常见的事了,可是常见也是犯了规矩的,平时不查还好,一旦查出来,那就是大罪。

    何况这回还牵扯上了永和公主。

    幸好他也没提心吊胆太久,一审了永和公主身边的那些宫人就审出来了,知道永和公主并不是让小太监们出宫去买的,而是自己让人去配的,并且已经服食有小半年的时间了。

    那小半年里,永和公主时常出宫去缠着沈琛,谁都没料到,她竟然还染上了服食五石散的习惯,而且已经成瘾了,这东西一染上就很难戒掉的,那些宫人们后来知道了也根本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