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八章·横行

十八章·横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定北侯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花嬷嬷亲自守在二门处,见了她就急忙上前来搀扶,一面低声道:“可算是回来了,才刚有荣昌侯府的人来报信,说是您跟永和公主比试,永和公主摔落了马,老太太虽然还稳得住,可是心里是担心的.......”

    卫安搀着她的手下了马,见她还算是镇定,便问她:“那些人说什么了?”

    花嬷嬷就沉默了一瞬:“总没什么好听的,说是您推了公主落马,是故意来说给老太太听的。”

    玉清在后头跟着,在荣昌侯府不好出声的,在这里便忍不住了:“真是颠倒黑白,竟然还跟到家里来说胡话了,分明就是要来气老太太的!”

    老太太这么老了,再被气出个好歹来,怎么得了?!

    花嬷嬷冷笑了一声:“她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指望着气着老太太,好在三夫人和二夫人将人给打发走了。”

    卫安沉默着没有说话,目光却又更加冷了一点儿。

    等到了合安院,她冷的吓人的脸色才有了一点儿情绪,平复了情绪之后才进了门。

    翡翠和青鱼她们都正在外头,卫阳清从江西寄了信回来,随信又附送了许多礼物,其中就有一只波斯猫,说是福建的魏大彤送给南昌知府的,南昌知府又转赠给了他。

    他觉得老太太或许会喜欢,就送回来了。

    翡翠跟青鱼知道这猫金贵,便亲自抱着,见了卫安都纷纷站起来笑着道好。

    老太太院子里的人向来是稳得住的,不管听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只要没有真的抄家,她们就能保持该有的体面。

    卫安也笑起来,上前摸了摸那只猫,便自己掀了帘子进门。

    三夫人和二夫人正劝卫老太太:“安安这么聪明,肯定不会落进她们的圈套,冯家这根本就是故意让人来气您的,您老放宽心......”

    三夫人才说完,抬眼便见了卫安,便立即停住了话头笑起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安安这就来了......”

    二夫人也急忙朝着卫安招手:“快过来!受伤了没有?她们说的惊险至极,老太太担心的厉害呢......”

    卫安就站在原地等二夫人和三夫人把自己全身都打量了一遍,等她们放心了才说:“没受伤,我精明着呢,我的骑术可是跟林三少和沈琛学的......”

    沈琛跟林三少这两个人哪一个的骑术放到外面去都是一等一的,卫安学的时候尽心尽力,他们教的也尽心尽力。

    何况卫安在上一世就已经有些基础,她学东西向来也舍得下苦功,从来不偷懒,学了这么几年,早已经学的很有些成就了。

    加上女孩子原本就身子轻的优势,有些沈琛和林三少做来都有些难的动作,她仗着优势下苦功学,也都学成了。

    因此她是真的没受伤,应付冯淑媛那帮人也真的游刃有余-----冯淑媛那帮人虽然心肠狠,可是说到底就是道行和年纪都不够,能使的招数也有限,跟她不同,她是真真正正的下得了狠手,也知道打哪里最痛。

    先就把那个出头的阿玉的手几乎给废了,让那些想帮着冯淑媛和永和公主的人也不敢太过用力沾惹她,说是一群人,其实她真正要对付的,只有两个人罢了。

    永和公主和冯淑媛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三夫人就忍不住笑起来:“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夸赞你自己的骑术好.....”

    卫老太太伸手把卫安拉在跟前,仔细的把她又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见她的确没什么伤,才板着脸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卫安就挑了重点说了,把永和公主和冯淑媛一开始的为难和之后马球赛的事都说了,末了才道:“永和公主根本就没给我余地,也没给我任何理由,上来就是冲着废了我或是杀了我这个目的来的,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闭门不出都解决不了问题。

    二夫人便蹙眉:“无妄之灾。”

    的确算得上是无妄之灾了,根本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横祸,三夫人忍不住就道:“要比就好好比,这样子算什么?”

    卫老太太倒是不在意这些,她见过奇葩多了去了。

    在她看来,隆庆帝跟方皇后都不是什么有度量的人,能教出永和公主这样的孩子,也并不奇怪。

    现在重要的是别的,她问卫安:“永和公主说,是你推她下马的?”

    卫安嗯了一声:“虽然许多人都看到了前因后果,知道她是自己摔下马来的,可是永和公主坚称是我推了她,她才从马上摔下来的,后来孙院判跟孔院判都来了,看样子永和公主伤的不轻。”

    二夫人和三夫人就都有些担忧的对视了一眼:“那怎么办?就由着她信口雌黄吗?以下犯上这个罪名可不是说着玩的,若是一个不注意,可能连性命都没了......”

    卫老太太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宫里来人了吗?没有审问你们,就直接让你们各自回来了?”

    公主殿下受伤,却不追究责任吗?

    卫安就有些疑惑:“我觉得奇怪的也是这一点,依我看公主并没有受多严重的伤,她是从马上滚落下来了,可是伤的并不重......按理来说,以她之前的做法来说,应该要找我的麻烦才是,可是我到呢个到最后,也没有等到人来找我,反而听说宫里来了仪仗要接公主回宫,荣昌侯府将其他的贵女都送走了,我跟绵绵也就都回来了。”

    卫老太太便沉吟了片刻:“这倒是怪了......”她看起来倒是并不担心永和公主告状的事,只是有些奇怪:“会放你回来,这的确不像是永和公主的做派,按照你刚才说的她做过的那些事,她应该一鼓作气就在侯府把你给处置了,才像是她会做的事。”

    不过说这些也并没有什么意思,卫老太太见卫安还是穿着之前的骑装,便道:“你先去换了衣裳吧,让汪嬷嬷给你看看,有没有哪里伤着了,不许藏着掖着,女孩子家处处都是娇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