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二章·锋芒

十二章·锋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也就是一瞬的事,那个姑娘根本来不及避开,就被卫安击中了手肘,登时疼的连握缰绳的力气都没有了,从马上摔了下去,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陈绵绵却还是沉浸砸兴奋里,想起自己之前害怕得胆战心惊的时候,狠狠的冷笑了一声:“活该!自作自受!”

    她半点儿不同情那个姑娘,就是那个姑娘三番四次的挑事,而且处处下手狠辣不留情面,差点让她丢了性命。

    那种咄咄逼人被逼入了绝境的压抑感觉太难受了,以至于现在那个高挑姑娘受伤了,且伤的还不轻,她第一个反应竟是觉得大仇得报。

    荣昌侯也忍不住跟着喊了一声,有些不可置信-----寿宁郡主刚刚是打人了吗?!

    冯淑媛脸色阴沉,看着那个高挑姑娘被人抬了出去才看向了卫安,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卫安漫不经心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环顾了一圈众人,轻描淡写的道:“打马球嘛,受伤是在所难免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她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若是我做的不对,怎么裁判不吹哨呢?”

    吹了哨子被罚出场,这比赛就不用比了。

    这猫腻大家都知道。

    冯淑媛忍不住就有些气急。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永和公主这么恨卫安,而之前的仙容县主和李桂娘又为什么非得执着的弄死卫安不可了-----这么一个打不倒的敌人在跟前,的确是挺碍眼的。

    她冷冷的笑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永和公主,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就又朝着裁判比了个可以继续的手势。

    等到再开始的时候,永和公主和冯淑媛的攻势就更加激烈了,而卫安的五个队友根本就是拖后腿的,不仅不防守,还专门挡着卫安去抢球。

    陈绵绵忍不住又气急。

    卫安猛地从左侧杀了出去,似乎是要抢冯淑媛的球。

    冯淑媛朝着卫安身侧那个人使了个眼色。

    卫安的那个队友便忽然朝着卫安靠了过来。

    她是想别住卫安的马的。

    卫安却滑不溜丢的像是一条泥鳅,背后如同长了眼睛似地,忽然却又调转了马头换了个方向,她队友用力太过一时收不住手,竟朝着冯淑媛的马狠狠的撞了过去。

    冯淑媛躲闪虽然及时,可是却也被撞的不轻,差点儿从马上跌下来,一时有些惊魂不定的朝着卫安看过去,心里头一次起了害怕的念头-----她有预感,卫安根本就不是没想到或是害怕才避开的,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卫安竟真的精明到了这个地步!

    永和公主面色阴沉在她旁边冷笑了一声:“废物!”

    这么多人打人家一个,竟然还让她避开了一次又一次,也实在是可以说的上是废物没错了。

    马球赛打到这里,场外的人也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哪里是在比赛,分明就是在打寿宁郡主,其他人一起想要寿宁郡主出丑受伤罢了。

    可是寿宁郡主却也是厉害,她的骑术简直是一绝,别人根本不能近她的身,反倒是她自己东躲西闪的,让不少人都受了伤。

    打到后来,根本没人在意到底进球了没有,冯淑媛被卫安这副轻佻又把她们当成猴子耍的态度给激的彻底急了,忍不住便道:“一起上,我就不信她有三头六臂!”

    等到哨声一响,冯淑媛果然跟永和公主朝着卫安两面夹击过来。

    而其他人也都有意无意的围在了她们身边。

    看这架势,也就是在抢球而已。

    可是被围住的永和公主的球棒却分明不是打球,而是朝着卫安的头去的。

    外围已经被另外的人围住了,卫安能躲避的地方有限,永和公主算准了卫安仍旧会使出那一招钻马腹的功夫,面带冷笑的做好了准备,预备着等卫安起来的时候,就狠狠的一棒子砸在她头上。

    她实在是已经受够了,被卫安这副游刃有余的态度气的够戗。

    而且卫安这样的人,死了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冯淑媛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朝着永和公主点了点头。

    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份上,大家都已经多少看出来她们的目的,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也有永和公主在前头顶着,而且还有彭德妃在,并没什么可怕的。

    陈绵绵立即敏锐的察觉到了场中的情况不对,跺脚觉得心脏都快停了:“她们要干什么?!”

    场中的人都挤在一起,将卫安她们全部挡住了,根本看不清楚里头的情形,有好事都已经站了起来挤到前面想看的清楚一些。

    卫安果然是使出了钻马腹的那一招,永和公主冷笑了一声抄起了球棒,可是却惊讶的发现卫安竟并没有沿着另一头重新上马,而是顺势翻身上了冯淑媛的马,在冯淑媛身后坐的稳稳的。

    冯淑媛更是立即就察觉到了,忍不住回头便要用手肘击卫安的脖子。

    卫安侧头避过,看了永和公主一眼,又看看冯淑媛,忽而笑了,等自己的马也跑近前了,看着时机差不多,伸手拔下簪子在冯淑媛那匹马的屁股上一刺,便顺势又上了自己的马。

    冯淑媛的马吃痛,就如同之前陈绵绵的那匹马一样,一时根本控制不住,载着陈绵绵疾驰往前,还撞翻了前头的一个人。

    冯淑媛骑术不错,可是这种情形却从未遇到,一时也忍不住有些慌了。

    卫安冷冷的看着那匹马越跑越快,根本没有上前的意思,拍拍自己身下这匹马的脖子,冷眼听着冯淑媛的惊呼声和哭喊声,面无表情。

    直到没过多久,终于那帮追着冯淑媛的人也齐齐发出抽气声和尖叫声,她才不紧不慢的策马上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显然是摔得不轻,一时根本动弹不了的冯淑媛,把头转向了永和公主,轻声问她:“公主殿下,她伤的好像不轻,连东道主都受伤了,这场比赛,还继续比下去么?”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卫安是在刻意显示她的能力,在嘲笑她们偷鸡不成蚀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