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一章·反击

十一章·反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们竟然已经嚣张跋扈到了这个地步,连这些都不忌讳了?!

    连永清公主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说是比赛,根本就不是比赛。

    卫安那边除了一个陈绵绵,其他的四个人就好像死人一样,防守的时候都散到一边,抢球的时候更是恨不得能把球送到对方手里,做的实在是太明显了。

    永和公主是疯了吗?怎么非得做的这么明显?

    荣昌侯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吩咐旁边的人去找大夫:“快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他一面说,一面又忍不住指了卫安道:“寿宁郡主的骑术实在是厉害,恐怕不输当年的平安侯了!”

    最近隆庆帝让他去京营领差事,他是见识过平安侯的骑术的,极为服气,现在却又被卫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说他知道自己说的夸张了一些,可是问题是,卫安毕竟是女孩子啊!她不过是个女孩子,可是骑术竟然能练得这样精湛!

    可是骑术精湛的卫安本人却根本没心思去管场外的人如今是如何夸赞她的骑术的,她冷冷的扶着陈绵绵立了起来。

    场中并没人下马。

    好像陈绵绵的生死竟也跟着卫安一起就成了无关紧要的事。

    冯淑媛好一会儿才从人群里出来,策马到了她们跟前,蹙着眉头有些担心的样子问她们:“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一句话就轻飘飘的把责任全部归咎在了卫安跟陈绵绵自己不小心上头。

    陈绵绵气的忍不住就又要哭。

    卫安伸手拉住了她,眼神平静的看向冯淑媛,冷静的道:“有事,绵绵摔伤了,不能再上阵,你们还要继续比的话,给我换一个人来。”

    冯淑媛就有些愣住了,忍不住看向了卫安。

    卫安的眼神平静无波,像是深不见底的井水,半点波澜也不起,可是却自有一股深邃和神秘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恐惧。

    她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看了陈绵绵一眼,皱眉问她:“你要换人?”

    她觉得卫安恐怕是疯了。

    有陈绵绵在帮衬着,卫安还首尾不能相顾,没了陈绵绵,她知不知道她面临的会是什么危险?

    可是这不是她该考虑的。

    卫安已经有些不大耐烦了,冷着脸又催促了一遍:“快一点,若是你们还要继续比,便给我换人,若是不比了,我就跟绵绵回去了。”

    自然是要比的,目的还没达到,怎么能不比?

    冯淑媛没有迟疑的答应了:“之前挑了替补出来的,你自己去选人。”

    卫安嗯了一声,跟着陈绵绵暂时退了场。

    陈绵绵之前一直是被卫安紧紧的拽着才没有出声,现在一离开那些人的视线就忍不住了,拉着卫安极为不赞同:“你没看出来吗?那帮人根本不是为了打马球,她们就是为了打你!你怎么还要上去?!”

    卫安就有些愧疚的替她理了理头发,轻声道:“你说的是,她们根本不是为了打马球,而是为了打我,你是被我连累的。”

    陈绵绵就有些焦急:“我不是这个意思......”

    卫安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我明白,只是就算是没有马球赛,也会是别的比赛,或许是马赛或许是蹴鞠,你说是不是?”

    陈绵绵就立即明白了,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声:“疯子!”

    不过就是为了一个沈琛而已,竟然就要人的性命吗?!

    天底下的人这么多,要是沈琛喜欢一个永和公主就要杀一个,杀的过来吗?!

    卫安按住了她的手,低声道:“你不要再上场了,府里有大夫等着,想必是给我准备的,你先去瞧瞧,看有没有伤处,若是没有,再回家去。”

    陈绵绵不放心:“她们那么多人,你就算是有三头六臂,又怎么能赢?”

    卫安冷静的简直不像是常人,嗯了一声就顺着她的话说:“那我就不赢。”

    不赢?

    陈绵绵不明白,如果不赢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回去继续比赛?还比什么?

    卫安却已经重新整理了衣服出去了。

    陈绵绵急的厉害,根本不肯听随后卫安通知了人领过来的丫头和嬷嬷的话,见八角亭里坐着平安侯夫人和梅夫人,就疾步上了楼观看场中的形势。

    平安侯夫人和梅夫人见了她都急忙招手让她到了身边,问她有没有受伤。

    陈绵绵就如实的摇头:“没有的,郡主护住了我的头脸和身子,我就是手被擦伤了一点儿,没有受伤。”

    梅夫人就有些感叹:“郡主真是不容易。”

    在那样的境地,毫不犹豫的去救陈绵绵,且还宁愿自己受伤护着她,实在可以算得上心性坚韧了。

    开赛的锣鼓声又响了,在没有人辅助的情况下,卫安却靠着自己精湛的骑术斜斜的蹿了出去抢到了球,并且似乎要带着球突进。

    正在这时候,对面骑术也极为不错,先是想断了卫安的手,后来又是害的陈绵绵惊马的那个高挑姑娘就猛地从对面蹿了出来,要来抢球。

    卫安急忙闪避。

    高挑姑娘手里的球棒却忽然变了方向,朝卫安躲避的地方挥了过去。

    陈绵绵忍不住就义愤填膺:“真是无耻至极!”

    梅夫人跟平安侯夫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等到卫安转了方向,高挑姑娘还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朝卫安挥起了球棒的时候,陈绵绵更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这么多人在那里捣乱,何况那个高挑个子的姑娘力气又大......

    连梅夫人也转过头不敢再看,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在事后替卫安说句公道话。

    正在这时候,平安侯夫人忽然惊叫了一声。

    陈绵绵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卫安竟又钻到了马腹底下躲过了高挑姑娘的球棒,不由就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好。

    也就是这一声好刚喊了出来,卫安就已经从另一边再次翻身上马了,且球棒从还来不及收手的那个姑娘手中猛地挥了过去。

    场中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球棒准确无误的砸到了那个高挑姑娘的手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