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十章·忌惮

第十章·忌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荣昌侯也忍不住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急忙转头去问身边的人:“那个是谁啊?!”

    他是练武的,知道要从马腹底下钻过去需要极强的臂力,也非得有极强的功底才行,忍不住便起了赞叹之心。

    旁边的人便可咳嗽了一声:“是寿宁郡主。”

    荣昌侯虽然不认识卫安,可是寿宁郡主这个名号也是听过的,哦了一声:“是她啊。”

    正说着,陈绵绵已经反应过来了,趁着场中大家都愣住了,飞快的挥动球棒,将球抛入了对方的网中,总算是扳回了一局。

    等到终于有喘息的机会了,她才策马飞快的到了卫安旁边,冷笑着看着之前朝卫安卫安下手的那个人,面露讥讽的道:“要是不说是马球比赛,我看你那架势,倒要以为是在黑赌坊赌生死了。”

    那个姑娘立在当场有些难堪。

    赛场上抢球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她刚才的动作大家都看见了,都知道她根本不是为了抢球,而就是为了废掉卫安的手去的。

    要是成了还没什么好说,到时候卫安一出事大家一乱,她趁机一哭说是不小心的也就过去了。

    可是问题是事情并没成功,卫安还躲得那么漂亮,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由此就更对比出了她的卑劣。

    还是冯淑媛笑了一声:“马球比赛嘛,跌倒受伤都是在所难免的,小熙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们不也得了分了吗?凭本事说话便是了,重新开始吧。”

    陈绵绵气不过:“重新开始?我们这边两个人,你们那边十个人,这比赛怎么打?”

    场中的话外头听不见,可是也知道里头起了争执,不由就都有些奇怪。

    冯淑媛迎着她的目光,不闪不避的笑起来了:“绵绵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们大家不都是一样的吗?何来什么以二敌十这样的说法?你这么说,难道是怕输不成?”

    卫安露了那么一手,冯淑媛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对来,可是心里却也是有些着急了的,之前永和公主就说卫安的话只能信个五分,她说不大精通,可能只是托词而已。

    可是她并没有听进去,在她看来,哪怕再厉害,独木不成林,难道还能一个人打成球不成?

    现在看来,卫安还真有些邪门,她朝着卫安那边的队员使了个眼色。

    球赛很快便又开始了。

    冯淑媛带着球过了半场,直接越过了中场朝卫安这边的球门过来。

    她的攻势虽然凌厉,可是要拦也不是没有法子的,卫安这边的人却都拦不住,让冯淑媛和永和公主一路突进到了门下,陈绵绵气的厉害,却还是拨转马头飞快的要过来拦截。

    还没等到她跑多远,冯淑媛那边的之前想要挥球棒砸卫安的那个人便飞快的拦住了她,两个人登时撞在了一起。

    陈绵绵拉了缰绳。

    可是那个人却没拉,不仅没拉,似乎还在马屁股上再抽了一鞭子,她的马登时直直的撞上了陈绵绵的。

    陈绵绵的马儿吃痛,顿时直起了身子仰头嘶鸣。

    陈绵绵被颠地差点儿就掉下来,急忙拽住了缰绳,抱着马脖子试图安抚那匹马的情绪。

    可是这马不是她自己的,根本就控制不住,四肢落地之后便飞速的疾驰起来。

    马受惊了就如同脱了缰的野马,场中的人纷纷看出了不对,急忙策马避让。

    陈绵绵抱着马脖子连想要保持稳定都极为艰难,根本没法儿制住马,不由吓得尖叫起来。

    卫安已经看见,此时也顾不得再去拦永和公主和冯淑媛的球,调转了马头就往陈绵绵的方向狂奔而去。

    演武场虽然极大,可是马儿跑起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眼看着就要撞上不远处的栅栏了,栅栏尖利,加上是铁做成的,要是撞上去,不说马会怎么样,上头的陈绵绵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卫安有些着急,弓着腰尽量贴近了陈绵绵的马,试图去拉那匹马的缰绳。

    可是她够了一次就知道这招并没有用处,马跑动的速度太快了,她根本没法儿控制住这匹马,想了想,她朝陈绵绵伸出手,急忙道:“绵绵,把手给我!”

    陈绵绵已经吓得哭了出来,她虽然喜欢打马球,可是从来也是女孩子之间玩耍玩耍罢了,根本没有经历过这么激烈的比赛,尤其是还碰上马儿失控,见卫安伸手,她也不敢听卫安的话,只是摇头:“不行的......”

    卫安就伏低了身子,还是尽量的贴着那匹马跑,冷静的伸着手,低声道:“没事的,我的马术很好,你放心,你把手给我....很快就没事了......”

    陈绵绵还是不敢,可是卫安陪着她跑了几圈之后,还是犹豫着伸出了手。

    卫安就猛地拽住了她的手抱住她倒在了地上一滚,躲过了马蹄,而后才急忙问她:“受伤了没有?”

    陈绵绵还是想哭,可是对着卫安却急忙摇头:“没有,你护住了我,你自己受伤了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受伤?

    滚落在地上的时候,卫安是抱住了陈绵绵的,因此背部磕到可不少石头。

    可是她摇了摇头,温和的笑了笑:“没有,我练过的,从小都习惯了。”

    她说着就站起来,不远处永和公主和冯淑媛已经顺利进了球,正在互相庆贺。

    而场外的观众俨然已经觉察出不对,一时哗然。

    梅夫人气愤至极:“这哪里是在打马球,分明就是在杀人!这样由着她们......”她被平安侯夫人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却还是忍不住愤怒:“是要出人命的!”

    她不是瞎子,何况就算是瞎子也看出来了。

    永和公主跟冯淑媛这分明就是想要卫安死,借着打马球的机会要卫安的命罢了。

    最恶劣的是,她们半丝同情心也没有,连陈绵绵也要利用。

    她们是疯了吗?陈绵绵可是陈阁老的女儿!陈阁老还分管都察院,要是他的女儿出了什么事,他会善罢甘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