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九章·要命

第九章·要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荣昌侯府有个巨大的演武场,这演武场还是当初初代的荣昌侯兴建的,规模甚大,听说当年连隆庆帝他们也时常来这里玩耍。

    男人们尚且能用来打马球,女孩子们想要在这里打马球赛,自然更没有什么问题。

    冯淑媛还别出心裁的将演武场周围亭子都清理出来了,专门为了让来客观看。

    十二匹马也都很快就准备好送了上来供她们挑选,永和公主是不用外头的马的,她自己有的是好马,早已经让人去牵来了,毛色极黑,又极高大健硕,一看便知道是极品。

    永清公主看的清楚,忍不住低声道:“她竟连父皇赏赐的汗血宝马都牵出来了!”

    打马球赛而已,哪怕是真存了要借着马球赛把卫安打残打伤的想法呢,也不必把汗血宝马都牵出来吧?

    这马异常高大,拼撞起来力度是很大的。

    当初连三皇子都驾驭不住,曾经被从马上颠下来受伤过。

    永和公主真是疯了,不顾别人的死活,也不顾自己的死活了。

    她咳嗽了一声,想起彭德妃的叮嘱,自己也不愿意惹事,便不再多说。

    永和公主已经换了骑装出来,径直走到她那头汗血宝马之前,摸了摸它的头便朝冯淑媛点了点头。

    冯淑媛便开始安排大家挑选马匹。

    马儿也很快挑好了,各人差遣人回家去取的骑装也都到了,冯淑媛便安排她们去后头换衣裳。

    等到换了衣服进场,平安侯夫人她们也都到了,在下人的指引下上了亭子,平安侯夫人就有些担忧的对梅夫人道:“我总觉得今天恐怕要有事发生......”

    梅夫人看的更加透彻:“恐怕原本就是给寿宁郡主设的鸿门宴......好端端的,公主那样为难郡主,又要打什么马球,还亲自上阵比赛......”

    彭德妃好像还未卜先知似地,连彩头都准备好了。

    实在不能不让人多想。

    梅夫人低声问:“我看情形不大对,要不通知一声定北侯府罢?”

    她跟定北侯府的关系不错,对卫安也很有好感,何况之前小孙女儿也是靠着卫安才能脱离险境的。

    看卫安现在羊入虎口,她实在是有些担心。

    平安侯夫人面色沉沉的摇了摇头:“骑装都是她们自己差人回府里去拿的,难道卫老太太半点不知吗?她恐怕也是知道这场马球赛没那么简单的,只是箭在弦上,现在就算是去人通知了定北侯府又能如何?走一步看一步罢。”

    梅夫人也只好不做声了。

    等到旁边的锣声一响,梅夫人才跟平安侯夫人对视了一眼,知道比赛已经开始了,急忙去看。

    卫安那队人的衣服好认,加上卫安实在是太显眼了,不必怎么费力就能一眼看得见她,平安侯夫人便清晰的看见有一匹马擦着卫安的马过去抢了球就往回跑。

    马球赛她们常看,可是从比赛一开始就激烈至此的,还真是头一次碰上,平安侯夫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梅夫人更是震惊:“她们比赛也没带什么护具,这样横冲直撞的,要是从马上摔下来,可不是玩的!怎么能这么玩!”

    可是场上的人也听不见。

    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锣鼓声和喝彩声就又响起来了,原来是永和公主那边进了一球了。

    荣昌侯也领着朋友来给姐姐助威,原本他就是偏向姐姐的,加上公主也跟姐姐是一队,如今见了姐姐进球了,自然是欢呼的厉害。

    起哄声和喝彩声一时不断。

    陈绵绵却在场中气的几乎发抖-----冯淑媛给选的这些队友倒还不如没有!一不防守二不进攻,见了人来竟然还故意将卫安暴露出去。

    这哪里是比赛?!

    分明就是故意整人的!

    她气的厉害,可是旁的人却视若无睹,等球一抛出来,便又都各自散了,陈绵绵好容易抢了球,挥动球棒甩到了卫安的方向,正想松口气,就见一只球棒猛地朝着卫安伸出的手砸了过去。

    场中的人都惊住了,场外的人也都惊呼不断。

    尤其是梅夫人忍不住便惊呼道:“这是什么打法?这哪里是在打球,分明就是在故意打人的手!”

    卫安的手已经伸出去了,根本来不及收势,那个人忽然横空抄起球棒打过去,刚好就要砸在卫安的手肘上。

    这么一棒下去,卫安就算是不残恐怕也废了。

    这才是她们之所以让卫安来的真实目的,她们根本没想着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只是想要一个借口罢了。

    打马球,受伤和摔倒都是常事,不受伤的那哪里叫做马球比赛?

    永和公主是尊贵的公主殿下,她只要一个看得过去的借口就行了。

    这样一来,哪怕是卫安真的出了事,也怪不到她身上。

    所以她才要让冯淑媛下帖子,威逼利诱也要把卫安找来。

    忍着气也要让卫安留下来参加这场马球比赛。

    她一开始要的就是卫安非死即伤的这个结果罢了。

    场外的人惊呼声此起彼伏,离得近一些的陈绵绵更是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惊恐的喊了一声卫安的名字。

    卫安不用向后看也能感觉到球棒破空而来的声音,知道自己要收势是来不及了,来不及思索,下意识的便拽着马的缰绳飞快的往一侧一滑,又从马腹底下从另一头钻了上去,而后飞身继续上马,挥开球棒猛地抄起球往陈绵绵的方向一抛。

    所有人都看着她,所有人都以为她这回是肯定要摔下马甚至要废掉了,谁都没有料到她竟然有这样的马术,竟然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梅夫人最为激动,忍不住大声赞了一声好,情绪激动:“她斗香的技艺如此出神入化,没料到连马术也如此高超!要练成这样的功夫,没有些年数是不能做到的,也不知道她是练了多久,才有今日的技艺,这么小的年纪......实在难得......”

    倒是平安侯夫人镇定许多。

    明家的马上功夫向来是出了名的好的,卫安会也并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