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五章·厉害

第五章·厉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平安侯夫人有些看不下去了,朝着永和公主和永清公主行了礼,强笑道:“殿下这玩笑开的我们心都有些慌了,时辰差不多了,是不是该准备行礼了?”

    怀仁伯夫人后头进来的,也被惊吓的厉害,闻言急忙扯了旁边的梅夫人一把,跟着附和。

    陈绵绵气的脸色都有些发白,拽着卫安的手也颤的厉害,觉得永和公主简直欺人太甚。

    她得不到心上人的喜欢因此生气可以理解,迁怒于卫安也不是不能,可是这样的姿态就有些太过难看了。

    说到底,在这段关系里,有决定权的是沈琛。

    永和公主要是能去找沈琛的麻烦,因为他不喜欢她就对他如何如何,那她还不会觉得这样生气,可是永和公主欺负不了沈琛,或是舍不得对沈琛为难,就来找卫安泄气,就实在是非常小人且不可理喻了。

    她替卫安觉得委屈,永和公主却忽然笑了,目光不善的对着平安侯夫人看了一眼,仍旧执着的盯着卫安:“怎么,不仅礼数没学好,连话也不会说了吗?虽然少了父母教养,可听说你也是被你祖母和外祖母养大的,怎么,两位老人太老了,连这些规矩都不懂了?还是你觉得你给本公主行礼是跌了你的身份?”

    郡主给公主行礼有什么跌身份的,这原本就是理所应当的。

    可是之前永和公主对卫安说了那么一大堆的难听话,这些羞辱人的话里头,还隐藏着对她父王的指责,对她祖母和外祖母的不屑,她要是真的给永和公主行礼了,那卫家的脸面从此以后也就不要了。

    可要是不给永和公主行礼,就要被栽上不敬上的罪名。

    真是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

    永和公主分明就是故意找茬儿的。

    虽然之前已经被卫安叮嘱过不必替她开口说话,可是到了此刻陈绵绵也忍不住出声替卫安辩驳:“殿下,寿宁郡主并不是这个意思.......”

    永和公主立即哦了一声,看也没有看陈绵绵一眼,继续追问:“这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

    平安侯夫人皱起了眉头:“殿下,时辰快到了,不如先行大礼吧,误了时辰不吉利的.....”

    永和公主便冷笑:“是谁误了时辰?!寿宁不肯给本宫行礼,目无尊上,对父皇不敬,又出言顶撞主人,若是这及笄礼有什么延误,也是她误了时辰!”

    她说完,便逼视着卫安嘲弄的问:“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

    卫安难道能说不是吗?

    在永和公主这番指责下,不是也变成是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永和公主,没有说话。

    永和公主便愈发的气怒:“本公主问话,她竟也敢不答,这岂止是不把我和父皇放在眼里?分明就是仗着郑王功高因此目中无人了!来人,去掌她的嘴!”

    到了这个时候,之前那些闹腾的厉害的贵女们也都纷纷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了,永和公主这分明不是小打小闹,而是奔着要以言论杀人来的,让她们帮着数落人孤立人自然是可以做的,反正还能博得公主欢心,可是要她们帮着杀人,这就有些太过了。

    她们跟卫安也没有刻骨的仇恨,实在没有必要这样赶尽杀绝。

    不过片刻,卫安就抬起头来了:“殿下刚刚说什么?”

    她问了一声,又看了永和公主一眼,拔高了声音:“殿下刚刚是不是说我没有及时给殿下行礼?因此是家教缺失,是仗着我父王功高因此目无尊上?”

    永和公主就冷笑了一声反问:“难道你不是?”

    卫安面色如常,目光有些冷:“当然不是!”

    她冷静的否认,毫不退缩的对上了永和公主的眼睛,一字一顿,用所有人都能听得见的音量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我跟前头这些姑娘们是一同进来的,只不过是前后脚罢了,我进来的时候,她们才刚刚站起来,可殿下却因为这个而出言讽刺,还借着我并没有来得及行礼的事硬要说我不想行礼,这是什么道理?”

    永和公主刚才的几句话每一句都恶意满满,卫安也就抿了抿唇冷笑:“至于说我祖母和我外祖母教的不好,那便更可笑了。大家都知道,我祖母和外祖母皆是名门望族出身,不知道公主殿下是觉得齐家的家教不好,还是觉得明家的家教不好?而说起什么仗着功高的话,我就更不敢认了,我父王从来都是忠君之事,并不敢居寸功,他是如此想,我自然也是如此想,怎么敢因为有些微的功绩就目中无人?公主如此说话,难道是觉得我父王有什么不当的举动?”

    相比起永和公主的尖锐和嘲讽,卫安说的话已经算得上是极为温和了,也没有一个难听字。

    只是话里蕴藏的寒意却也半点不比永和公主的少。

    永和公主讥讽她家教不好,她就故意拿老王妃和卫老太太的出身说事,永和公主若是再说她的规矩,那就是在讽刺明家和齐家,可是现在这关头,大家都知道明家是冤枉的,永和公主再跟明家过不去,脸面上就太难看了。

    永和公主的杀招是说她仗着郑王目中无人,她就直言不讳的说郑王根本就没什么功劳,不动声色的拍了隆庆帝的马屁还自陈了心意,又说永和公主故意这么说的。

    其实也是个难缠的人了。

    平安侯夫人心里就有些后悔答应了来当这什么司仪。

    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会碰上永和公主跟卫安这两个都难缠的人闹意气。

    偏偏这两个人还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的都牙尖嘴利的,说的话还处处都是陷阱,让旁边连帮腔的人都没有。

    她有些头痛的看了一眼身后跟来的荣昌侯夫人,示意她该站出来说两句话了。

    荣昌侯夫人却往后退了一步。

    她年纪还太小,又没有经过事,嫁过来以后中馈也都不是她在主持,不会应付突发状况,遇上这两尊大佛打架,她根本就不想也不敢插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