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四章·奚落

第四章·奚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嗯了一声,见她紧张的厉害,就拉着她在一旁的石墩上坐了,轻声道:“没事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们连福建都不让我去了,我若是真的不来,谁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来?”

    陈绵绵知道她说的有道理,握住她的手情绪有些低落:“我知道你为难,其实这些事根本不关你的事......”

    沈琛是沈琛,卫安是卫安,若是他不喜欢卫安,就算是卫安绑着他,他也不会甘心求娶卫安的。

    就像永和公主,她跟着沈琛这么久了,可是沈琛也并没有多看她一眼。

    感情这种东西,哪里是能勉强得来的?

    何况就算是真的勉强了,到最后日子也是勉强的。

    永和公主是金枝玉叶,大周朝的公主又跟从前的公主不同,哪怕是尚了公主呢,也是有职位可做的,根本不愁嫁,何必非得在一个不爱她的人身上费这么多心思呢?

    她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的执念就是这么强,低声抱怨:“若是真的觉得沈琛好,就找沈琛去,找你做什么?”

    自从成了姑嫂之后,便真的有了几分同仇敌忾的味道了,卫安忍不住笑起来安慰她:“若是人人都能是一个想法,这世上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人这种生物是最奇怪的,就算是亲兄弟之间,有时候也能反目,而就算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有时候也能因为一个眼神就起怜悯之心。

    人心复杂难测又多变,哪里可能人人都是一样的想法。

    陈绵绵还想再说什么,那头正玩耍的姑娘们却都涌上来了,笑着招呼她:“公主们来了,正在淑媛房里呢,我们也一同过去吧!”

    年少的女孩子们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乐意拉帮结派的排挤她,还尤其喜欢笼络她身边人,好孤立她,让她从心底觉得难堪无助。

    此刻这帮姑娘对陈绵绵这么热情,并不是真的同陈绵绵就有多亲近,只不过是做给卫安看罢了。

    陈绵绵一眼看出她们的机心,忍不住就有些难堪,握住了卫安的手不肯放开,面上淡淡的拂开了另一个女孩子的手,坚定的道:“既然公主们来了,我们理应一同过去拜见的。”

    女孩子们没料到她这么不上道,见她仍旧跟卫安挤在一起,互相对视了一眼,笑了笑都散了。

    这些女孩子们玩的把戏,上一世卫安就已经见识过了。

    从前不懂事,觉得这就是天大的侮辱了,等真正经历过挫折,就发现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面色如常的跟着陈绵绵站起来,轻声叮嘱她:“等会儿若是有人为难我,不要为我出头。”

    陈绵绵吃惊的瞪大眼睛,有些为难:“这怎么行?”

    卫玉珑已经死了,卫安如今就是卫玠仅剩的妹妹。卫玠也说过许多次的,他是实实在在的拿卫安当妹妹。

    不说从前她本身就对卫安心存愧疚,就算是为了卫玠,她维护卫安也是理所当然。

    卫安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摇了摇头便笑:“她们这回请我来,为的就是要我难堪找我的麻烦,你就算是出言帮我,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她们把目光放到你身上,没有这个必要。我知道你的心意,这便够了。”

    为难来的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快,及笄礼是在冯淑媛的绣楼举行的,一楼院子里已经搭了台子,院子里外也都守着两位公主殿下的嬷嬷和宫娥们,声势浩大。

    陈绵绵跟卫安进了门,便看见两边都已经放了不少椅子,并不因为放置的多便显得杂乱,反而井井有条,可见荣昌侯对这个姐姐的重视。

    永和公主正跟冯淑媛说着什么,见了卫安,便站在楼上朝她看过来,目光冷淡的笑了笑,才问:“来的这样迟,大家可都等你一个了。”

    明明是前后脚进门的,陈绵绵有些不解,急忙便要开口解释,卫安却伸手捏住了她的手,动作极轻的朝她摇头,而后才垂了头,神情平静的道:“是臣女来迟了。”

    “还不仅是来迟了。”永和公主冷笑了一声:“听说你刚才在花园里还跟主人起了冲突?既然这样孤傲,原本就不该答应来,既然来了,就别装什么皇亲国戚,端着金枝玉叶的派头!人家好好的及笄礼,你却出言不逊,岂不是上门怪主人来了?!”

    永清公主有些诧异于永和公主这么毫不遮掩的厌恶,不由有些错愕。

    她还以为永和公主再怎么也会收敛收敛,谁知道竟一开口就是这么伤人的话。

    永和公主却并没有就此罢休,全场都静下来了,唯有她的声音回响在场内:“这是谁教你的规矩?!你还没归在郑王叔名下之前,不是长宁郡主的女儿吗?怎么竟连半点规矩都不懂?听说长宁郡主并不喜欢你,连嫡母都不喜欢你,可见你本性便坏,秉性便这样坏,怪不得连上门做客的礼数都不会。”

    众人便都吃了一惊。

    后头进来的梅夫人跟平安侯夫人等人更是惊疑不定的呆立当场,看了看永和公主又看了看卫安,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永和公主忽然这么疾言厉色,且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卫安便猛地抬起了头。

    她从来都不喜欢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不管是上一世的安和公主还是这一世的永和公主她们,明明已经是人上人,可是却还是非要处处凸显自己的优越感,处处踩人一脚。

    永和公主见众人都朝卫安看过去,就双手撑在栏杆上,冷淡又嘲讽的笑了一声,目光带着讥讽的问:“谁教你的规矩?见到本公主,连礼也不行,难道你觉得你这个郡主,要比我这个公主还要更高一头吗?!还是你觉得,你的父王郑王,也比我的父皇高一头?”

    这回永和公主的话实在就让底下的人都有些惶恐了,这话不是随便说的,要是有半点差池,又是在这么敏感的时候,真的被人当真了,很可能真的会出人命的。出的可能还不止是一条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