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二百章·毁掉

第二百章·毁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不到?

    有些人得不到便会选择退而求其次,选择旁的可以伸手就能拿到的。

    有些人却不是这样,宁愿把得不到的东西毁了,也绝不让它落到旁人手里。

    林三少老实的分析了之后,觉得永和公主是后一种。

    与此同时,他几乎是瞬间福至心灵,便想通了沈琛的话,反问他:“你的意思是,这回卫安推迟去福建的事,是跟永和公主有关?”

    沈琛没有直接回答:“否则的话,无缘无故的,冯家干什么给卫家莫名其妙的送了一封帖子?卫安也不是谁的帖子都会接的。”

    林三少便皱了眉头:“可是之前我们去问的时候,卫老太太并没有说实话。”

    卫老太太只是说觉得在这个关口没必要多事,既然人家下了帖子,那便去一趟,反正也误不了什么事。

    根本绝口不提永和公主在背后使力的事情。

    虽然他并不需要卫老太太说就已经猜到了原因,并且已经跟他姐姐林淑妃提起过了,可是现在听见沈琛知道而他自己不知道,心里还是有些波澜的。

    卫家宁愿什么都告诉沈琛,对他却总是要遮掩着瞒着,这让他心里并不舒服。

    沈琛有些茫然的看了他一眼,问他:“你去问过这件事了?”

    林三少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他:“你没有去问过这件事?”

    沈琛自然而然的点了头:“没有啊,最近我一直在忙着处理福建的事,还有应付永和的纠缠,只是差了汉帛去问过,汉帛回来说卫安并没有说什么......”

    林三少心里就好受些了,既然卫安跟他也并没有说实话,可见是并不想他们两个知道的,觉得她自己应付的来。

    他哦了一句,似笑非笑的道:“她倒是很硬的底气,莫非是觉得自己连仙容县主跟李桂娘她们都斗得过,觉得永和公主和冯淑媛她们也不过就是小玩意儿,闹不出大事,所以并不放在心上?”

    林三少甚少表达出自己的情绪的,更不必提这么清楚的带着情绪的话了。

    通常来说,他曾经有过这样情绪的,除了沈琛和林淑妃,也就是一个卫安了。

    沈琛沉沉的敲了敲桌子提醒他:“你说冯淑媛她们到底想做什么?”

    如果冯淑媛她们只是小打小闹,他们实在是不宜插手过多的,因为这样就会把事情越闹越大。

    可是如果冯淑媛她们真的做的太过分,他们如果放任不管的话,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就又后悔莫及了。

    林三少不明白,他摇了摇头实话实说:“我又不是那些女孩子,怎么知道女人的心思?女人心海底针,你这个风流纨绔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沈琛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开口。

    还是沈琛先想说话,却又被外头响起的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门一响,外头雪松的声音也就跟着传了进来,急匆匆的告诉他:“侯爷,小王爷来了!”

    楚景行死了,临江王也上了表请求重新立世子,楚景吾便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世子了,旁人如今都喊他一声小王爷。

    听说是楚景吾来了,林三少也看了沈琛一眼。

    沈琛便知道是出了什么急事,顾不得再说什么,让雪松直接把人领上来。

    楚景吾来的倒快,一上来连跟林三少打招呼都顾不上,径直便拉着沈琛,好一阵喘息才平复了情绪,说:“出事了!接常州急报,倭寇在常州登陆,杀了常州一个措手不及,我军将士损失惨重!”

    林三少跟沈琛对视了一眼,瞬间都立了起来:“不是说倭寇屯兵在浙江沿岸吗?怎么又去了常州?”

    楚景吾就叹了口气:“哪里只是浙江这么简单,他们分明就是声东击西,屯兵在浙江不过是迷惑我们罢了,松江府华亭县等地和淮阳等地都有大批倭寇入侵,倭寇分明是看准了我朝战事不断无暇顾及,因此肆意侵略的。”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恐怕是耽搁不得了。

    林三少立即意会过来:“你怎么知道的消息?”

    “是秦师傅告诉我的。”楚景吾急匆匆的看了沈琛一眼:“礼部已经紧急制定钦差仪仗了,耽误不得,二哥,你可能立即便要出发了。”

    说什么就来什么,他的话音刚落,外头雪松就又来敲门了,看了沈琛一眼就说:“侯爷,家里来人说,宫里的王公公来了,说是有急事宣召您入宫。”

    事情紧急,沈琛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只是看了林三少一眼:“恐怕明早便要动身了,看来我来不及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都要托付给你了。”

    林三少嗯了一声,言简意赅:“你放心,我会处理。”

    沈琛也没什么好不相信的,林三少对卫安是真心实意的,自然不可能会在卫安的事情上掉以轻心。

    他嗯了一声,起身握住了林三少的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便径直越过了他跟着楚景吾一道出了门。

    楚景吾还在追着他跟他说要一起去福建的事:“都说好了,我会跟着你一起去的,现在怎么又出尔反尔?二哥,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沈琛不为所动,干脆利落的上了马,冷声道:“没什么好商量的,千金之子不坐垂堂,这个道理难道还要我来教你吗?你如今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跟着我去犯险?就照着之前商量过的做,等到我一离京,等到江西来了信,你就求着平安侯府帮忙,逃离京城回到父王母妃那里,若是顺利,我们兄弟自然有再见的时候!”

    这话说的楚景吾更加难受,他忍不住骑得更快了些,跟沈琛并骑而行,焦急的喊了一声:“二哥!我怎么能看着你一个人去冒险?!到时候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又怎么跟父王交代,父王又怎么跟地下的姑父和姑母交代!”

    他终于追上了沈琛,焦急的希望自己能阻止他二哥这么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