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七·事多

一百九十七·事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凤凰台里闹腾的厉害,沈琛已经许久没过来了,几乎都忘记了这里头还住着一个关键人物,等到进了芳菲苑还能听见凄厉的哭叫声,才冷了脸,看了旁边的汉帛一眼,问:“怎么回事?”

    汉帛就缩了缩脖子,有些夸张的哼了一声:“还能怎么回事?就是那位仙容县主,咱们从前的世子妃呗!”

    他是经常在凤凰台拿消息的,来的多了,也被仙容县主的脾气折腾的够戗,一听沈琛问就忍不住抱怨:“总是哭总是闹,就没个能停的时候。袁驸马前一阵子不就已经亲自去圣上那里上表了吗?说是自己带着女儿走到一半去治病的路上听说长公主出了事,因此立即回来了。他们现在出现倒是理所应当的。可仙容县主却扬言说要去圣上哪里告御状,状告咱们合谋杀了......杀了世子......”

    汉帛提起仙容县主就是满腹的抱怨。

    他对楚景行跟仙容县主的怨恨说起来都是一样多的,这两个人哪一个都不把别人的命当命。他朝着仙容县主的院子望了一眼,冷笑道:“不只如此,好笑的还在后头,听说她还写了信用重金买了袁大少爷给她送封信出去,托了镖局送去江西了。江西的路如今可不好走,谁不知道那里是在打仗?可是听说她一出手就是四千两,已经有镖局接了这笔生意了。”

    汉帛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又很是自责:“是属下们的不是,原本我们是一直派人看着她的,可是袁大少爷却是自由的,我们也不好处处过问。等到我们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把信都送出去了,还给了袁大少爷一千两的跑路费......”

    沈琛倒是平静的很,连眉毛也并没有抬一抬,便沉声问:“那封信追回来了吗?”

    这回是刚进来的雪松摇头了:“没有,她去找的那家镖局是京城的老字号了,生意遍布两京十三省,动作快的很,不等我们找去,他们就已经把信送走了......”

    沈琛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见汉帛和雪松两个人都垂头丧气,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便挑了挑眉:“送出去便送出去了,她写信去江西无非就是给父王和母妃,我稍后自会写信去跟父王解释的。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别放在心上,”

    汉帛却更觉得内疚了。

    怎么会没事呢?

    临江王还好,可是自从楚景行死后,临江王妃就确确实实的把沈琛当作了仇人,竟然还趁着信使上京通报江西战况的时候,趁机想要信使告发沈琛,说沈琛跟晋王是同党。

    这事儿并没有闹大,立即就被临江王发现了并且处置妥当了。

    可是临江王妃对沈琛的仇恨之深,汉帛跟雪松他们这些身边伺候的人却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临江王妃本来就对沈琛已经厌恶至极,怎么经得起仙容县主的挑拨?

    她再多写几封信过去,恐怕临江王妃更过分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汉帛忍不住便有些委屈:“我们在京城拼死拼活的,难道不是为了王府?世子他一意孤行,我们也是实在无路可走了,才想到这一步,也是被世子逼出来的......何况三爷也是同意的,现在出了事,王妃却只来怨恨您......”

    他替沈琛觉得委屈。

    沈琛却咳嗽了一声,板着脸冷冷的道:“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0

    他看着仍旧不服气的汉帛,低声道:“三爷心里也不好受,何况这件事,原本就是我主导的。王妃心里不好过是必然的,你们多忍让一些就是了。”

    汉帛还想再说这件事不是忍让忍让那么简单就能过去的,却被身后的雪松拉了一把,只好欲言又止的闭了嘴。

    雪松等汉帛冷静了,才跟沈琛提起来:“侯爷,王妃那里的事的确是该跟王爷提起了,这不单单是为了您,也是为了王府着想。她这么不顾后果,要是到时候真的牵累了王府,便后悔也晚了。还有仙容县主......她到底该如何处置才妥当,这也是个问题......”

    留着她在京城,变数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杀了她,对袁驸马又无法交代,袁驸马可是为了仙容县主跟袁大少爷,才答应帮忙并且最后湖了大力的。

    沈琛想了想,便道:“驸马呢?”

    说曹操曹操到,他的话音刚落,青枫便在外头敲了门禀报说是袁驸马来了,并且想要见沈琛一面。

    林三少还没来,沈琛看了一眼西洋钟,便道:“请驸马进来。”

    雪松跟汉帛便退下去了。

    出了门汉帛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愤怒:“一天到晚的折腾,也不知道在折腾什么,她以为谁都对不住她,却也不想想她走到这一步到底是怎么造成的,还不是他们自己夫妻作孽太多?”

    越说越不像话了,雪松伸手重重拍了他一下:“住声!这些话也是你能说的?被人听见,不管怎么说你都有不是,也容易给侯爷招来麻烦,不管怎么说,侯爷自己心里总归是有数的,我们不要想那么多了,等侯爷跟驸马商量过后,再听命行事就是了,其他的不要多事。”

    汉帛是听雪松话的,见他这么认真,便哦了一声,却还是忍不住嘀咕:“话是这么说,可是侯爷也不是三头六臂,他也是人,现在又要忙着应付宫里,还得防备自家人吗?王妃简直走火入魔了,一点道理都不讲的......我也是替侯爷担心......”

    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临江王妃的确是为了楚景行什么都做的出来。

    楚景吾虽然也有份参与设计楚景行,可是子啊她眼里,楚景吾终归也是她的亲生儿子,错事都是沈琛一个人做的,是沈琛勾引坏了楚景吾,是沈琛挑拨的他们兄弟失和。

    她要对付的,只会是沈琛而已。

    到时候沈琛简直防不胜防。

    雪松面色也不大好看,只好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她终究是王妃,也是三爷的亲生母亲,何况对侯爷还有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