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五·不好

一百九十五·不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这么一说,彭德妃才放心了,看了远处一眼,轻轻的吁了口气:“这孩子......”

    五皇子的脾气倒是好的,跟四皇子的暴虐全不一样,可是就是脾气太好了,又因为彭德妃一味的拘束他,他跟四皇子比起来,虽然温和许多,可是却同样也内向了许多。

    从前年纪小,大人的约束没什么太大作用,还显现不出来什么。

    等到最近越发的大了些了,懂些事了,能听懂人说话了,性格才渐渐的凸显了出来。

    他虽然脾气不差,可是却实在是内敛的过了头了。

    跟他说话,你跟他说上十句二十句,他愿意回你一句,便已经是了不得了,再想要更多的,那是万万不要想的。

    彭德妃因为这个,这几天已经越发的担忧起来。

    隆庆帝固然爱儿子,可是这世上的事,变故实在是太多了,意外也常常在发生。

    她现在因为方皇后自己作死,而莫名其妙的跟隆庆帝生分离心,要是五皇子再因为性格上的缺陷跟隆庆帝离了心,那以后的事.......

    林淑妃那里要是再生出个皇子来,说不得这太子还会换人做。

    储君是一国根本,按理来说当然不能随意更改。

    可是那也是相对来说。

    要是换成是隆庆帝,他可未必做不出来换储君的事,毕竟这事儿他也不是头一次做了。

    当初的明皇后大皇子,后来的冯贵妃三皇子,再到后来的方皇后四皇子,现在暂时是她跟儿子坐稳了位子,可是会不会有变故,按照从前的经验来说,谁知道呢?

    彭德妃烦躁的皱了皱眉头,问彭嬷嬷:“召见秦大人?”

    她抿了抿唇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急着要召见秦大人?”

    彭嬷嬷微微压低了头,咳嗽了一声才敢回答她:“听说,听说是有急报送来,好像是,好像是浙江也要打仗了。”

    浙江,打仗?

    彭德妃一愣,紧跟着便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浙江怎么会又打起来?”

    彭嬷嬷便把倭患的事情说了。

    彭德妃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

    不是昨天才来了好消息,说是福建大捷吗?

    如果福建大捷,那为什么浙江竟还会遭受大批倭寇挑衅?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彭德妃联想起昨天内阁紧急议事的事,许久才怔怔的坐在了椅子上,有些六神无主。

    她原本还想......

    林淑妃实在是个不小的麻烦,她心机深沉,且擅于隐忍掩藏自己,跟方皇后和冯贵妃都不一样,实在是个难对付的人。

    彭德妃最忌讳的就是她。

    何况她还出身伯府,又有个锦衣卫指挥使的弟弟。

    要是她再生出儿子来.....

    彭德妃想起自己跟瑜侧妃的信,心里又有些乱。

    之前是打算对付林淑妃的,可是现在想来,显然不是时候了。

    内忧外患,本来就已经是非常之时了,要是现在宫里再出了什么岔子,隆庆帝的身子可未必吃得消。

    她打消了主意,忍不住便长叹了一口气。

    好在叹气也不只是她一个人而已,终于见到了沈琛的永和公主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见沈琛坐在对面,便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淡淡的道:“总算是请到了你了,请你来可不容易。”

    石桌上已经铺好了素雅的桌布,上头摆着新鲜的瓜果,永和公主伸手拿了石榴,耐心的剥了籽,堆放在水晶碗里,便朝着沈琛那里推了过去:“若不是你这回进宫来,我是不是还见不到你?”

    沈琛并没有去接,看了她一眼,又平静的挪开目光:“公主,我以为上次我已经同你说清楚了。我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孩子,跟您并没有缘分。”

    是他低估了永和公主的耐心和决心,一开始隆庆帝推永和公主出来当作诱饵作为拉拢他的筹码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永和公主原本是这么一个执着的人。

    他后来发现了永和公主的执着和偏执之后,便已经一直试图远离她,并且已经几次三番的把话说的很清楚明白了。

    甚至最近,他连在隆庆帝那里也直接说过并不喜欢永和公主的话。

    还已经去定北侯府表明过心意。

    他原本以为这些做法已经足够能让永和公主放弃他,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永和公主就冷冷的笑了一声,看着水晶碟子里鲜红的石榴子,答非所问:“你不喜欢吗?我听说你从前很喜欢吃石榴的。”

    沈琛并没有说话。

    永和公主便忽然伸手将水晶碟子摔了个粉碎,站起来看着他冷笑:“我为了你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我一个堂堂公主,为了你自问已经够卑躬屈膝了,你怎么就一点都看不到我的好?!”

    永和公主从前不是这样的人。

    她固然是喜欢沈琛的,也喜欢跟在沈琛后头转悠,可是要说真正喜欢不喜欢的话,她是从来都没有跟沈琛提过的。

    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姑娘。

    这一点沈琛一直都知道。

    现在永和公主忽然说出这样直白的一番话,他就有些愣住了。

    永和公主听不见他的回答,便更加气愤伤心:“在你心里,我就真的这么不好?!我到底哪里不好,哪里配不上你?你要这样践踏我的真心?!”

    她是个很执着的人,既然喜欢了一个人,当然就非得要得到不可。

    否则的话,就会觉得人生其他的事都没有了意义。

    沈琛皱了皱眉头退后了一步,见她情绪激动,就道:“我并没有说你哪里不好,只是有些事情实在不是什么好不好就能解释的清楚的。你很好,只是......是我不好,我并不能娶你。”

    他的父亲母亲是很恩爱的,他自然而然的觉得天底下的夫妻就最好都应当能互相喜欢,这样才能更加和睦的过完这一辈子。

    不管别人怎么样,至少他自己,是想真真正正的做到这一点,想要跟喜欢的人过好这一生的。

    而永和公主不是他想要的人,他不想害了自己,也不想害了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