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八·居心

一百八十八·居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及笄了,冯家姑娘最近因为冯家的受宠连带着也风光无限,还没有到十七这一天,前来给冯家送礼的人就已经络绎不绝,接踵而至了。

    因为冯家重新受了圣宠,但凡是会看眼色的,有些能耐的自认为打听得了些内幕的,通通都来了,为着让荣昌侯高兴,争相给冯家这位千金小姐送礼。

    可是冯淑媛自己却开心不起来。

    路边已经摆了许多的珍奇花卉了,有个从西域来的商人因为听说荣昌侯的妹妹及笄,特意搜罗了许多名品花卉来赠送。

    因为有一株五龙团太过珍贵,还特意从冰窖里搬出了一大块冰来,凿成一只箱子似地形状的冰洞,用来盛放保存。

    冯淑媛正跟家中姐妹在后院的秋千上打秋千,她胆子大,向来又最是掐尖要强,用足了戾气,荡得极高极远,衣袂飘飘如同将要乘风归去。

    她胆子大,可是伺候的人却胆子小。

    伺候的嬷嬷和丫头们吓得脸都白了,纷纷劝她下来。

    连她的妹妹们也都被吓得脸色惨白,急忙高声喊她停住。

    冯淑媛却不肯听,闭着眼睛越发用力,四肢舒展如同一只翱翔于空中的飞燕,体态轻盈又优美。

    可惜底下的人都没心思欣赏,抬头看着炫目的太阳,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晕。

    直到此刻,冯淑媛才停住了,缓慢的降低的速度,而后在秋千离地不远的时候从上头一跃而下站稳了脚。

    这一手功夫固然让人拍案叫好,可是更叫人害怕,伺候的王嬷嬷等人连忙迎上来,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

    到底是长久伺候她的老嬷嬷了,王嬷嬷想了想,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轻声抱怨:“姑娘这也太大胆了些,哪有这样打秋千的?!您都差点儿要飘过咱们家院墙去了!这可不是要吓死我们!”

    冯淑媛跟她妹妹们长得都不大像。

    妹妹们都是圆脸杏眼,标准的贵女模样儿。

    她却偏偏长得更像是父亲一些,一双眼睛狭长,眼尾上挑,说是丹凤眼又不全是,侧目看人的时候,不怒自威,无端现出一点刻薄来。

    她此刻看旁边的王嬷嬷的时候,面上却难得的有了一点儿真切的笑意:“哪有那么严重?打秋千我认第二,京中就没人敢认第一了,您放心吧,出不了什么事。”

    说是这么说,王嬷嬷有些无奈:“您啊!凡事只怕万一,要是真的出了点儿什么意外,您这及笄礼还要不要办了?好容易盼到了的。”

    是啊,冯家风雨不断。

    从太祖时的风光无限的荣昌侯到了后来差点儿被一锅端,又到后来选对了隆庆帝有了从龙之功再度辉煌,再到冯贵妃的事,冯家形势一路急转直下。

    再到现在,真是一波三折。

    冯淑媛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冷淡,连目光似乎都透着冷,淡牵了牵嘴角嘲讽的笑了一下,问她:“帖子回了吗?”

    众人都低了头,替她拿帕子擦手的擦手,替她擦汗的擦汗,王嬷嬷便小心的回:“已经送来了,才刚送来的,说是会来。”

    她有些不明白,见冯淑媛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些,便问她:“姑娘做什么要答应去请寿宁郡主?”

    没有外人,该说的话便不用藏着掖着,王嬷嬷低声道:“姑娘何必这样,本来跟寿宁郡主并无什么仇怨的,这会子人家肯定也看出咱们来者不善了......寿宁郡主是个难对付的,您不是也说她是个难得的聪明人吗?再加上她现在有平西侯和林三少撑腰,什么地方到不了?”

    不是亲近的人不会这么掏心掏肺的跟她说这番话,冯淑媛也并不生气,垂了头冷笑:“这有什么办法?一位是尊贵的公主殿下,一位是如今即将入主中宫的德妃娘娘,哪一个我们冯家得罪得起?别说是让我得罪卫安,让我当这把杀人的刀了,哪怕是让我就地去死呢,我难不成能不答应?”

    别傻了,官大一级尚且压死人,何况还大这么多级呢。

    王嬷嬷便忍不住低声叹气摇头。

    “永和公主也真是......只是到时候怕您会被牵扯进去。”王嬷嬷还是忍不住担忧:“平西侯可不是好惹的,还有林三少,到时候哪怕真是寿宁郡主倒霉呢,只怕我们也少不了麻烦的。”

    “那怕什么?”冯淑媛脑子里里把这些账目和关系都算的清楚的很,轻描淡写的说:“我是替谁做事,就算是沈琛林三少不知道,难不成永和公主和德妃娘娘心中没数?我既然替她们除去了心腹大患,她们总得保全我吧?”

    总不至于让她当了刀杀了人,又让她出去替死。

    真要是这么做了,冯家哪里还敢一心一意的帮着彭德妃?

    彭德妃自己心里也清楚的,所以冯淑媛对于这个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也的确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秋千已经不动了,旁边种着的石榴花扑簌簌的随着风往下落,看的人有些心烦,冯淑媛皱了皱眉,便跟王嬷嬷交代:“再给卫家送盆花去吧,就说.....是永和公主亲自赐下的,我转赠了她,希望她喜欢。”

    这是警告也是威胁,让卫安别想着不来,卫安那么聪明,应该会明白的。

    聪明人之间要表达喜欢还是敌意,多的是法子。

    王嬷嬷俯首应了是,又问她:“外头侯爷也请了相熟的知交来呢,那还请不请平西侯?”

    “请啊。”冯淑媛笑的轻飘飘的:“为什么请?姑姑是怎么死的,您忘了吗?他要替他母亲和父亲报仇,所以要姑姑姑父身败名裂又死的凄惨,那我现在要替姑姑姑父报仇,不一样也是名正言顺吗?就让他看一看,他的花心风流,到底是怎么害死他真正心爱的人的,这不是很好吗?”

    他自己任性,先要去招惹永和公主,而后又要把永和公主弃如弊履。

    他以为永和公主毕竟只是个公主,闹不出什么大事来,那是他全然不了解女人这样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