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六·戏耍

一百八十六·戏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这厮,这是一个朝廷一品的封疆大吏,八位封疆大吏之一,哪里是随意便能动弹的。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把一个这么简单的纨绔子弟放到刘必平那里,隆庆帝好似看见了羊入虎口。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再思考这些了,他朝沈琛看了一眼,半响才道:“若是你这回能立功,朕便把寿宁赐婚给你!”

    沈琛果然如同得了糖的小孩子,一霎时眼里蹦出无穷的惊喜来,随即又扭捏的垂下了头,有些别扭的嗨了一声:“谁跟您说我喜欢她了.......”

    若是不喜欢,还在林三少求亲之后天天跟到定北侯府去?

    隆庆帝眼里含着一丝少见的笑意,在他头上拍了一拍赶他走:“既然如此,那你可不要后悔!”

    沈琛便又有些急了,扭扭捏捏的咳嗽了一声:“不过,勉为其难的,要她当媳妇儿也不是不可能......”

    隆庆帝被他逗得连心情都好了许多,等到了后宫见了白胖的儿子,便更是连皱纹都舒展了开来,抱着五皇子笑着掂量了掂量,便道:“壮了!”

    虽说宠爱五皇子,可是自从地动的事情发生之后,其实隆庆帝已经极少踏足后宫。

    就算是来,德妃宫里也不过是象征性的沾一沾,他多去的是淑妃宫里。

    不管怎么说,方皇后最后的破釜沉舟的确是让他心里对彭德妃有了一丝芥蒂。

    方皇后临死之前的那些话总归不是没有影响。

    她说的是。

    他要是不偏宠彭德妃母子,她的儿子就不会死,她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她还说......

    隆庆帝的目光渐渐肃然了,看着五皇子半响,又拿目光去看彭德妃。

    彭德妃被他看的头皮有些发麻,转过了头讪讪的笑:“圣上这样看着臣妾做什么?是不是臣妾有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方皇后说,其实谁都没有不对的地方,最不对的就是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喜欢一个人,更不知道如何真正的尊敬一个中宫。

    明皇后分明忠心耿耿,可是他却偏因为那些谄臣的怂恿疏远了明皇后,疏远了明家,最后导致明皇后郁郁而终,导致嫡出的大皇子死了。

    而冯家......

    乃至之后的方皇后,全都是由他的猜疑心而起。

    他收回目光,面上的神情便一点一点的冷淡下来,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要走:“没有什么,朕还要去看看淑妃,今晚便不留宿了,你们自己歇下罢。”

    彭德妃目光里现出一丝惊讶,抿了抿唇有些不解,却又很快又微笑起来:“是......”顿了顿,亲自从安公公手里接了披风替他系上,慢条斯理的道:“还有一件事,十七日那天是冯家姑娘的及笄礼,永清跟永和都说想要出宫去观礼,臣妾问问您的意思,是不是准?”

    永和公主。

    隆庆帝迟疑了一瞬,才点了点头:“她既想去,便让她们去罢。”

    他的儿女们已经所剩不多了。

    个个都该是金贵的。

    方皇后不想永和公主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那便不能成全永和公主嫁给沈琛的心愿了,既然如此,除了日后再给她找一个可心意的驸马,还有让她能开开心心的,也是好的。

    彭德妃便微笑着应了是。

    等到他走了,才有些焦躁的拂落了桌面上的杯盏。

    彭嬷嬷急忙让人收拾了,便轻声道:“娘娘!您可万万不能在这个关头沉不住气啊......咱们五皇子如今眼看着就要举行大典了,您可千万别因为这些小事惹怒了圣上。”

    彭德妃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她只是气不过:“不知道是怎么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本宫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竟也不安慰安慰我,是那个死鬼心狠手辣,自己的儿子死了,就妄图把罪名栽赃给我身上,不成功以后竟然还丧心病狂的勾结了晋王那边的乱党,想要逼宫!这么大的罪名,这么过分的事,他不去怪那个死人,竟然还迁怒在我身上?!我凭什么要受这样的窝囊气!”

    她实在是气急了,一旦气急了,就连尊称都忘记自称了。

    彭嬷嬷轻手轻脚的去给她端了一盅人参养颜汤上来,一面便忍不住摇头:“娘娘可不能这么想,这个时节,您要的都已经有了,再跟死人置气的话,岂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皇后娘娘到底是圣人的结发夫妻,他们俩走到这一步,圣人必定是心里难受的,冷落您几天也实属正常,您可别在这个时候犯糊涂呀!”

    彭德妃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额角,还是忍不住满腹心酸和抱怨:“说来说去,还不就是因为那倒霉的母子俩!”

    不过要是方皇后母子不倒霉,她也未必有今天的荣耀了,她儿子也未必能这么顺利的就登上大位。

    她叹了一声气,又放了手里的瓷盅,一点儿也喝不下去,回头问彭嬷嬷:“冯家那个丫头的事,怎么样了?”

    彭嬷嬷见她肯过问别的事,巴不得她能转移注意力,便连忙回话:“已经传回消息来了,说是已经去递了帖子,该说的也都说了,卫家应当是会给这个脸面的。”

    彭德妃便嗤笑了一声,满脸的不屑:“她若是不给,还有命活着吗?”

    他们也该想想现在的形势,太子已经定了,是她彭德妃的儿子,而现在要靠着平叛的临江王,又是她的妹夫。

    她虽然还未封后,可已经是实际上这后宫的主人了。

    得罪了她,还不就等于是一个死字?

    彭嬷嬷见她高兴,犹豫了片刻才道:“只是娘娘,您真的要为了姑娘她一句话就跟寿宁郡主过不去吗?......当初的事.......”

    当初的事,指的就是彭家的事。

    姑娘,指的却是彭凌薇。

    自从翻了身之后,冯家就通过收留和接济彭家人,讨得了彭德妃的欢心,彭凌薇自然也在其中。

    她自觉现在彭家已经今非昔比了,荣耀加身,不必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便想起了旧日的恩怨来。

    彭家是怎么倒下去的,她到现在都仍旧不能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