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五·圆滑

一百七十五·圆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必了。”平安侯沉沉的应了一声,伸手揉了揉自己隐隐发痛的太阳穴,轻声道:“什么神仙药都救不了。”

    他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原本已经因为丈夫和儿子都平安回来了而松了口气的平安侯夫人的一口气顿时又悬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朝地上啐了一口:“你别吓唬我!现在不是都好了吗?”

    “好了吗?”平安侯反问了一声,又苦笑着坐倒在了椅子上,缓缓的摇了摇头:“我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哪里能好的了啊。”

    他这么一说,平安侯夫人心里更加惴惴不安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晋王安排在京城的细作都已经揪起来了,这回楚景行还.......还死了,临江王哪里肯跟晋王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晋王完了,事情自然也就了了啊。”

    平安侯没说话,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问她:“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跟你说过的,这个主意是谁给皇后娘娘出的?”

    平安侯夫人一时被问住了,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是长安长公主殿下,你说,她跟皇后娘娘越走越近之后,便有了这事儿.......可是现在长安长公主也死了。”

    当事人都已经死光了,还能有什么事?

    平安侯便忍不住又无奈的笑了:“是啊,你也知道是长安长公主给皇后娘娘出的主意,可是圣人并不知道.......长安长公主又跟楚景行是什么关系,你想过没有?”

    想过没有?

    平安侯夫人不必想也知道,长安长公主是楚景行的岳母啊。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而后就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

    是啊,也就是说,这件事原本楚景行本来就是有份参与策划的。

    可现在楚景行和长安长公主虽然都死了,可是面上却是死在了晋王乱党手里,对临江王没有一点儿影响。

    平安侯夫人反应过来,终于明白了丈夫为什么如此担心,看了他一眼就忍不住问:“您的意思是.......”

    “事情还没完。”平安侯单手撑着头,显然已经头痛和担忧到了极点:“这件事......我们担了一个大人情了,我们让卫家帮了忙,卫家也的确帮了我们。可是你想一想,这件事......原本该是这样的吗?”

    平安侯夫人沉默下来。

    她知道了丈夫的意思。

    这件事固然是卫家帮了他们的忙,可是卫家帮的忙,是真的只为了帮忙吗?

    平安侯见她明白了,便轻声道:“恐怕是借着我们的手,顺势除去了一个不听话的反骨之人罢了。”

    平安侯夫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楚景行跟楚景吾的不和众人皆知,楚景行最近在京城闹出的事也的确是太多了一些,多的让人无法不注意到他。

    他要是死了,对于临江王来说,绝对是没有坏处的。

    尤其是在平安侯的推断之下。

    她看着丈夫一阵,才面色发白的问他:“那您的意思是.......这个人情,咱们是承错了?”

    借了卫家的人情,卫家要是真的怀着那种心思亲近临江王那个派系的,那么平安侯府不是也从此摘不清了吗?

    “又有什么办法?”平安侯倒是比平安侯夫人看的清楚,顿了顿便苦笑了一声:“从被皇后娘娘选入眼里开始,咱们就已经没有脱身的资本了。进不进,都是被拖下水的,这回卫家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帮了咱们脱身了,否则......彭德妃要是出了什么事,圣人恐怕能活剐了我们全家。”

    说起这个,平安侯夫人便垂下了眼睛。

    真是进退两难,说来说去,这富贵荣华四个字,实在不是那么好要的。

    她闭了闭眼睛,才叹了口气:“那现在呢,咱们又该如何?”

    知道了卫家的打算,是继续亲近卫家呢,还是从此就跟卫家划清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了?

    她想了想,才轻声道:“卫家老太太的人品,我信得过,您也请放心。咱们好歹也算是间接的帮了她的忙,若是我们想.......”

    多年的夫妻了,平安侯立即就知道了她的意思,摆了摆手,神情凝重的摇头:“不......别那么快下结论。”

    平安侯夫人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他便径直道:“现在时局不明,圣人如今虽然已经说要立太子了,可是谁知道.........”

    平安侯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他想说,临江王若是真的有心,圣人已经年老,而五皇子才多少岁?满打满算,他才满三岁呢,还不到。

    一个已经盘踞一方的强藩藩王,对上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谁更有胜算些?

    他有些头痛的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平安侯夫人也就不敢说话。

    还是世子夫人让身边的婆子进来通禀消息,说是已经备好了礼品,问她们是不是先给定北侯府送帖子。

    平安侯夫人拿眼看了一眼平安侯。

    之前是说好了要上门去拜谢的,可是现在情势又不同了。

    平安侯倒是并没有纠结太久,放了手里的东西转过头来朝着平安侯夫人点了点头:“去便是了,不管怎么说,也得图个心安。至于其他的事,到了那里再说。”

    平安侯夫人答应下来,回头去吩咐世子夫人准备,自己看着平安侯,斟酌着道:“老太太立即便要动身往福建去了,要是有什么决定,您可得及时啊。”

    不然的话,到时候卫老太太一走,卫家可没人能做的了主了,而且到时候沈琛势必也已经不在京城的。

    现在京城里剩下的,也就是个楚景吾了。

    平安侯嗯了一声,目光沉沉的看着旁边的三角瑞兽描金香炉,半响没有再作声,直到外头传下人的禀报,说是东西都已经备好了,他才起身,催促了平安侯夫人一句:“我便不过去了,你替我同卫老太太说一声,让老大家的说话也小心谨慎些,跟这样的人家相处,别的不必多说,只是,多拿些诚意出来,想必总是不会错的。”

    平安侯夫人会意的答应了。

    做人做官都是一样的,还是要圆滑一些,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该尽量给自己留有后退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