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四·胜利

一百七十四·胜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场战争最终还是以隆庆帝的大获全胜告终。

    虽然这中途出了许多的意外,死伤的人也算不清楚,可是隆庆帝终归是赢了。不仅赢了晋王,也赢了民心。

    甚至还赢了临江王的支持------临江王世子楚景行,是被晋王乱党的乱箭射死的。

    纵然楚景行再怎么顽劣不堪,再怎么不好,可他终究是临江王的嫡长子,嫡长子所代表的东西是不同的。

    因此当知道楚景行死的那一刻起,隆庆帝便立即下令礼部和光禄寺操持楚景行的葬礼,还特意将他以郡王规格下葬。

    京城在办丧事的却不止这一家。

    皇陵地动,京城宫变,两地死伤了不少的人。

    站错了位置的固然不敢声张,偷偷摸摸的便把人给埋了,可是诸如位高权重的阁老乔大年和大学士汤和等人,他们的葬礼是半点不能马虎的。

    尤其是,汤和还是在内阁办公时,义正言辞的斥责了御林军指挥使等人是乱党之后,义无反顾的撞了柱子。

    隆庆帝让内阁整理出了一份名单,该安抚的通通都厚赏了,还亲自写了挽联赐给汤和家跟乔大年家。

    这么紧锣密鼓的忙了好一阵,隆庆帝却片刻放松的时间也没有,又紧跟着开始忙起了擢人入内阁补缺的事。

    慎之又慎之后,在首辅的推举之下,他又重新加了三个人入阁。

    钱士云原本就是次辅了,这回又跟着隆庆帝去了皇陵,有功,因此位子不变。

    剩余的,隆庆帝擢升了都察院右都御史陈御史和礼部尚书秦东入阁,剩下的一个给了徐安英。

    等到这些事都做完了,他才宣布议储。

    其实也没什么可议的了,现在隆庆帝就只剩了一个儿子,还能怎么议?

    朝中纷纷有人带头上书请立五皇子为太子。

    七月初九,隆庆帝下令立彭德妃所出五皇子为太子,着令钦天监选好日子,择日举行册立大典。

    消息传出来,不知道多少人家偷偷的去给祖宗上香。

    虽然隆庆帝只剩下一个儿子了,可是谁知道林淑妃会不会又生出一个儿子来,要是再生出一个儿子来。

    那隆庆帝会不会跟从前对五皇子那样偏心小的,这谁知道呢?

    现在好容易正了名分,那林淑妃的孩子就算是生出来了,到时候名分已定,也折腾不出什么来了。

    何况大家也的确是被折腾罢了。

    庆和伯夫人在这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里找到了林三少,噗通一声就跪在了他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他救一救林大爷。

    林大爷之前陷在宫里,后来隆庆帝回来之后便已经把这些人该处置的都处置了,剩下的就都扔进诏狱和刑部大牢,等着处置。

    庆和伯夫人实在是没法子可想了,也怕到时候儿子会走上跟二儿子一样的老路,被林三少给一刀杀死,担惊受怕了整整十几天,又知道林三少经过这件事地位更加稳当,林淑妃又没有受到影响,以后只会更加蒸蒸日上,想了又想之后,终于来跟林三少服软求饶。

    林三少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低声问:“我记得我临走时还劝过大哥,要谨言慎行。可他并没有听。”

    庆和伯夫人就哭的厉害:“是我的错,是我,是我怂恿他去争出个前程来.......你要怪就怪我.......”

    林三少淡淡的立着,叹一口气:“来不及了。”

    他看着庆和伯夫人,并不发怒却也绝不松口:“他助纣为虐,宫里德妃娘娘指明了说他当初是闹的最狠的那一批,还差点儿放火烧死了她跟五皇子。他的案子是圣人亲自定的,定了凌迟,能够不牵连家族,已经是万幸了。”

    庆和伯夫人一双手已经脱力,放开了林三少的衣角摔落在地上,捂着脸哭了一阵又挣扎着爬起来揪着林三少的衣裳不放:“都是你!你这个败家的根本......若不是你.......”

    庆和伯夫人是个凡事都只会怪别人,不会反省的人。

    林三少见她旧态复萌,也并不发怒,只是冷冷的看了她身边的林嬷嬷一眼。

    林嬷嬷吓了一跳,先前二少爷死了好歹还有大少爷,现在连大少爷都完了,这家里的基业迟早还不是三少爷的?

    她再蠢也知道大势已去四个字的意思,急忙蹲下来去扶庆和伯夫人起来,一面扶一面还忍不住低声劝:“夫人还是收敛些罢......”

    今时不同往日了。

    毕竟连林大奶奶都已经由家人支持跟林家提起了和离。

    应家的态度极为强硬,他们根本不再顾忌庆和伯夫人也同样是应家人了,死活要给林大奶奶办和离。

    和离书都是现成写好了的。

    庆和伯夫人被气的病倒了。

    这回是真的病,很快就昏昏沉沉的倒在床上起不来了,消息传到庆和伯那里,他也并不多管,只是让早已经寡居的林二奶奶出来理事,照顾婆母。

    相比较起林家的乱成一团,其他地方却都热闹的很。

    尤其是这回立了大功的平安侯府跟镇南王府,基本上可以说是门庭若市,客似云来。

    有罪的差不多都已经判了,京城做丧事的一家接着一家,连同从前跟那些人家有关系的,通通都成了惊弓之鸟,宫里的门道进不去,就只好来平安侯府跟镇南王府碰一碰运气。

    平安侯府跟镇南王府却一同闭门谢客了。

    镇南王没功夫理会这些来探听消息的,他如今已经成了京营的实际负责人,还有许多事要做。

    平安侯就更加不想沾染上这些破事儿。

    外头的人看不到,他却知道,宫里的血恐怕都已经能填满那些井了。

    方皇后的背叛让隆庆帝尤为的暴躁,常常是一句话的事,或许就能让他大怒,从而让别人丢了性命。

    为了这个,就算他立了大功,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想到宫里的那些尸首,他便叹了口气,沉沉的转过头看了平安侯夫人一眼。

    平安侯夫人转过头来,见他脸色不好看,便有些担心的问:“是不是这阵子在宫里忙坏了?要不要找个太医来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