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九·和离

一百六十九·和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百合抿了抿唇便有些茫然:“可是大少爷如今也不在凤凰台啊!”

    红鹰便吃了一惊,看着她有些震惊的摇头:“怎么会呢?大少爷一直都在凤凰台啊,现在这个时候,难不成他还敢跑出去玩?”

    就算是他想去玩,可是也没人敢出去设局了,谁不知道京城如今出了事。

    百合便垂了头,声音压得低低的,轻声道:“只知道早上他跟着驸马出去了,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两人说完便相对沉默,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好齐齐的闭了闭眼睛,就腿坐在一旁发呆。

    就在前一阵子,楚景行还没有遭到胡长史等人带来临江王的命令,说褫夺世子位子的时候,她们还觉得身在天堂。

    她们是仙容县主的陪嫁丫头,迟早也是要伺候了楚景行的。

    楚景行是王府世子,长得又俊俏,又没有其他纨绔子弟那样吃喝嫖赌的丑事儿,是个决定好的人选。

    跟着他可不比出去配那些小子们的好?

    而后虽然出了褫夺世子的事儿,大家都有些慌张,可是一是楚景行毕竟还是临江王的骨肉,二是长安长公主总会在其中出力的缘故,她们还是没觉得这事儿有什么重要的。

    只是想着王爷怕是气的狠了,等他回转过来,自然便不会真的把楚景行怎么样。

    直到这回出了这样的事,她们才隐约的明白,楚景行怕是完了。

    她们只不过是做丫头的,当然不知道什么大事秘密。

    可是这几天仙容县主病的晕乎乎的,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些时候便会摔了东西骂人,她们隐隐约约的也听出一些门道来。

    知道这回是楚景行跟长安长公主设局,跳动了皇后娘娘想要发动宫变,趁着圣人并不在宫里的时候杀了彭德妃和五皇子,而后在皇陵布置炸药,将隆庆帝等人都炸死在里面。、

    若是不能炸死,那隆庆帝出来以后也自然是活不了多久了-----要知道,他最重视的现在无非就是子嗣,这一次宫变成功的话,意味着五皇子和林淑妃肚子里还没出世的孩子就都死了。

    隆庆帝还有什么指望?

    仙容县主反反复复的把这些话拿来跟袁驸马说,她们作为服侍在侧的贴身丫头,听的多了,自然也就差不多明白了。

    原来自家长公主殿下野心这么大,竟然还想推楚景行上位,目的便在从龙之功。

    可是就跟驸马说的那样。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这么容易便能毁了一个皇帝的话,那朝廷早就大乱了。

    隆庆帝如今虽然昏庸,可是总还占着正统的名分,他只要没犯什么天大的过错,就没有人愿意帝位有什么变故。

    毕竟他身后站着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一大堆人的利益。

    不过这些红鹰和百合也都是听驸马跟县主讲道理的时候说的,她们自己其实也半点不懂的。

    可是有一点却是明白的。

    那就是长公主殿下的计划多半恐怕是要失败了。

    毕竟相比较起前几天御林军的威风八面来说,从今天早上开始,御林军都好像已经销声匿迹了。

    长公主殿下的计划失败的话又会怎么样呢?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看见了对面人的惊恐。

    而远在伯府的庆和伯夫人更是已经连哭都不会哭了,从昨晚开始林大爷就失去了消息,她早上去找了金吾卫指挥使平安侯的夫人,就是实在求告无门了,所以才上门求平安侯夫人能求着平安侯轻放林大爷一马。

    哪怕是替他遮掩遮掩,把他放回家里来呢?

    她再也不争荣夸耀了,也再也不把儿子推出去博富贵了。

    林大奶奶沉默的上来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婆婆,我想回家去。”

    庆和伯夫人就立即跳了起来,看了她一眼,皱眉问:“回家?!”

    林大奶奶跟庆和伯夫人是姑侄的关系,两人都是姓应的,一听她说要回家就冷笑:“怎么?现在便怕了?”

    林大奶奶的确是怕了。

    她看了庆和伯夫人一眼,闭了闭眼睛轻声道:“娘,您醒醒吧!”

    庆和伯夫人就拔高了嗓门骂了一声,而后便毫不留情的伸手戳到了林大奶奶的面门上:“那是你的丈夫!现在他已经陷在里头了,你身为做人妻子的,竟不想着救就算了,还要回家?此时此刻回家,你是想做什么?!”

    林大奶奶被戳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终于忍无可忍哭了起来,滚在旁边林妈妈的怀里埋着头哭,哭了一会儿才道:“我说这个富贵热闹不能凑不能凑,可是您非是不听!这是谁招来的大祸呢?难道是我让他混进御林军里头,去纵火烧的德妃娘娘跟五皇子么?!难道是我让他有机会便连林淑妃一起烧死么?!”

    庆和伯夫人额头青筋暴胀,听了她这话几乎没有呕出一口血来,急忙站起来呵斥:“你疯了!什么话都往外说,你这命还要不要?!”

    性命??

    这性命还能留多久呢?

    林大奶奶哭起来,爬起来不断给庆和伯夫人磕头:“娘!我好容易才得了个哥儿,您放我走罢!若是和离了,说不定还不至于被牵连......”

    她已经怕了。

    庆和伯夫人只要是想跟林三少斗,从来就没有赢过的。

    偏她一直就是放不下那口气,要争出个你死我活。

    从前还只是小打小闹,可是现在都已经牵涉进谋反的事里头了,隆庆帝如今看彭德妃跟五皇子如同眼珠子一样,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些趋炎附势,转了风向的佞臣贼子?

    别说还有林淑妃跟林三少,就算是没有她们在中间落井下石,这个罪名也已经足够压死整个庆和伯府了。

    可是她却不想就这么死。

    她的孩子还都这么小,她从来也没想过要做这等谋逆大事,都是庆和伯夫人跟林大爷自己贪心不足,她劝是劝过了,闹也闹过了,可这两人谁也没有把她当回事,现在事到临头了,却想要她跟着一起死,这天底下的事岂不是太不公平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