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七·地动

一百六十七·地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钦天监给四皇子算好的日子果然是好的,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长安长公主早起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便转头去看自己的丈夫,面色如常的叮嘱他:“阿晟的身子已经不能再拖了,孔供奉说她这回小产,对身体的伤害极大,若是不去找晋地的那位千金科的圣手医治,或许往后都不能有孩子了。你上心些,因为我们当初的事,这回四皇子的事你便不必去了,这是圣人的恩典。”

    袁东淡淡的应了一声。

    见长安长公主裙摆几乎委地,要转身出门,便轻声喊了她一声:“一切小心。”

    长安长公主微微一愣,随即便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幸好她旋即又松开了,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转身出了门。

    她一出门,袁东便冷静的吩咐心腹:“去看着,等到御驾出了京城,估摸着时辰,便去将县主接出来安置好。”

    心腹答应了一声,又有些犹豫的问他:“只是不知道安置在哪里?”

    之前商量了是安置在沈琛那里,可是袁东一开始似乎并不满意,这几天都没有再提起这事儿。

    袁东这回却并没有犹豫,面无表情的闭了闭眼睛,才说:“就按照之前商议过的,安置在凤凰台罢。”

    心腹便答应了一声去了。

    日子悄无声息的过了几日。

    这几天之中对于寻常百姓们来说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对于那些勋贵人家来说却觉得很有些反常------有是羽林卫的不知怎的忽然便被免了职不许再进宫去,有御林军和五城兵马司起了冲突。

    更可怕的是,有勋贵人家荫了职而进宫当值的儿孙们进宫当值之后便没有再出宫。

    宫门紧闭,里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形,没有人知道。

    家里有人在宫里当值的全部都人心惶惶,可是派去打通关节的人却一无所获,说是连留在京城理事的几位阁老,也都没有出宫。

    这一下大家才真的都慌了。

    可是宫门已经紧闭,皇城附近都有御林军在巡视,看见在街上游荡的可疑的便一刀杀死。

    虽然之前经历成王和晋王之事,可是从来没有闹得这么大过,现如今圣人又不在京城,京城一众勋贵都人心惶惶。

    可是打探消息又打探无门。

    御林军指挥使跟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门槛都快给踏破了,问消息的人无处可去,便只好揣着重金充满希望的往这两家去。

    现如今唯有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宫城,有那些家里的顶梁柱都在宫里头的,除了这个法子,已经是无路可走了。

    由此也就隐约的传出一些消息来。

    说是方皇后之前说过要把五皇子接到膝下教养,认成嫡子,明摆着不打算给彭德妃后路,彭德妃一气之下,深恨方皇后做的如此狠绝,便纠集了羽林卫跟金吾卫,趁着方皇后和御驾离宫,先发制人,占领宫城,要内阁大学士汤大学士写假诏书,说是隆庆帝传位于五皇子。

    第七日起,皇宫西边忽然燃起大火。

    大火经久不息,黑烟滚滚在京城上空飘散,让人连呼吸也透不过来。

    有时常进宫的勋贵们远远的望着辨别方向,就怔怔的道:“那是......是揽月宫锁在的地方吧?”

    这一场大火足烧了三天三夜。

    大火破的那一日,封闭已久的京城德胜门亦被攻破,是镇南王领着京营打进来的。

    街上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一片死静。

    因为年老而不必去地宫随行的平安侯夫人正对着前来哭个不住的庆和伯夫人,缓缓的皱眉,问她:“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庆和伯夫人就哭的厉害:“侯爷是金吾卫指挥使,您求求他帮帮忙罢!我家大哥儿陷在宫里七八日了,一点儿消息也无......”

    平安侯夫人被她吵嚷的头痛,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无奈的摇头:“您怎么来求我?您的儿子不是御林军?我的丈夫和儿子如今生死才未可知......”

    庆和伯夫人哭的厉害:“不是的,今天一大早城门开了,镇南王领着三大营杀了进城,凡是看见御林军和五城兵马司指挥使装束的就抓,若是有反抗的便就地杀死,正阳街一整条街上如今都被血水染红了.....我知道您跟镇南王府关系好......”

    如今勋贵人家基本上就都闭门不出的,连采买的人也不放出来了------话说回来,就算是有采买的出门,京城如今也没有小摊贩敢开门做生意的。

    庆和伯夫人实在是为了儿子急的没了法子了,才会闯到平安侯府来。

    平安侯夫人搀扶起她,咳嗽了一声便道:“现在实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实不相瞒,您今天前来,我已经是十分惊惧了。”

    庆和伯夫人立即就明白过来意思,如今京城里头情况不明,不知道最后到底会是什么结果,不由得便呜咽了一声。

    平安侯夫人却实在顾不得她,挥挥手让人送客。

    等到外头打听消息的二儿子回来刚好碰见了庆和伯夫人,便一脸惊奇的过来问平安侯夫人:“母亲,怎么庆和伯夫人竟在我们府里?”

    平安侯夫人声音沙哑,简略的说了缘由,末了便苦笑摇头:“是为了她儿子林大少爷来的,被我托词拒绝了。”

    平安侯府二老爷便冷笑了一声:“亏她想的出来,她儿子前几天可以自由出入的时候她怎么不说十几日没有消息了?分明之前一直都在威风凛凛的到处抓人呢,现在看风向变了,便想来找人帮忙了,怎么想的~!”

    “罢了,宁得罪君子,不的罪小人。不帮忙便不帮,只是话便可以说的圆润些。”平安侯夫人叹了一声,才急忙追问:“现在外头怎么样了?”

    虽然说早就被知会过了计划,知道圣人早已有了决断,可是这种事哪里是能说的准的?

    她还是担心的厉害。

    二老爷便反应过来,忙朝着平安侯夫人道:“三大营昨晚开始便趁夜攻打德胜门,在镇南王的带领下在破晓时分终于攻入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