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六·做戏

一百六十六·做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长史就有些关心的看着沈琛问:“侯爷是不是着凉了?”

    他向来以长辈的身份自居,对着楚景吾跟沈琛都关怀备至。

    沈琛摇了摇头,很快就又把话题转回了正题:“先生莫非没有好好看着他?他如今又开始对外伸手......”

    说起这件事,楚景吾就显得极为气愤:“我都说了,这种人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从来不会知道认错这两个如何写!”

    胡长史对于楚景吾跟哥哥之间的矛盾和鸿沟显然早有准备,听见楚景吾骂的这么厉害也并不吃惊,只是淡淡的笑着附和了几声,末了便真心实意的叹了口气,很是诚恳的看着沈琛跟楚景吾道:“说到底还是我不好,我太大意了,以为世子总会顾虑着如今是非常时刻,可是是我太小瞧了世子的野心和能力了,实在没料到,他竟不管不顾的也要串通长安长公主做出这种事来.......”

    胡长史叹着气,痛心疾首的摇头:“这回回去,我必定要跟王爷说,世子的确是扶不起来。”他又看了楚景吾跟沈琛一眼,不由又问:“对了,你们知不知道,世子妃小产了?”

    沈琛跟楚景吾还真不知道,乍一听见这个消息,不由得都往对方身上看了一眼,目露震惊。

    小产?

    只听说了仙容县主怀孕,可是送了礼之后就并没听见其他动静了。

    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不知道的了,胡长史忍不住更深的叹了口气:“世子妃成天担惊受怕,这回出了谢三老爷的事便更加胆战心惊,怕我回去跟王爷说什么,便一怒之下小产了。现在世子简直看我如同眼中钉。”

    这是开始卖苦和撇清关系来了。

    从前倒是没有发现胡长史原来还有这份技能,演技竟这样的好。

    沈琛看了楚景吾一眼,不动声色的道:“大哥和大嫂未免也太糊涂了,哪怕父王真的生他们的气,可是又何至于要杀的地步,若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又怎么特意遣了您来?”

    胡长史也不由得跟着叹气:“正是这个道理,可惜世子不肯听。”

    楚景吾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沈琛,越发的有些暴躁起来:“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到底准备怎么办呢?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他这回是算计谢三老爷,谁知道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胡长史便连忙道:“不会不会!”他见沈琛跟楚景吾都朝自己看过来,就道:“我已经让王爷的暗卫对他严防死守了,经过这件事,我心里有了防备,已经知道世子的品性了。”

    沈琛嗯了一声,安抚了楚景吾之后便和颜悦色的对胡长史道:“那便要靠您了先生,父王担忧他会在京城闹出事来,已经屡屡告诫我们要看着他,若是他出了事,毕竟谁都担待不起。”

    看来是还没有起疑心。

    胡长史面上镇定自若的点头跟着附和,回了临江王府便松了口气径直告诉了楚景行。

    楚景行正跟长安长公主商议皇陵的事儿,见了他来便问:“如何了?”

    长安长公主想起上一回的事儿,便问:“您去见沈琛跟楚景吾了?”

    处境便替他回答:“是,也好试探试探那两个家伙。”

    胡长史应了一声拱了拱手,笑了笑便道:“幸不辱命。”

    那就是说楚景吾跟沈琛没有怀疑了。

    楚景行冷笑了一声镇定自若:“我都说了,我若是不设计谢三,他们才会怀疑我是还有别的目的,我设计了谢三,他们倒是反倒觉得我已经黔驴技穷了。”

    长安长公主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才点头,请了胡长史坐了,将名册都给胡长史重新过目了一遍才道:“这便是最后的名册了,您看看有没有需要再增减的。”

    胡长史拿了名册细细的看了一遍,便摇头:“没有差错,就这样罢。”

    既然没有差错,长安长公主便顺势接过了名册点了点头:“那便按照原来的计划布置了,先生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胡长史想了想,便道:“除此之外,倒也并没有别的什么可交代的,可是有一点.......此事定要严格保密,半点风声都不能泄漏,否则就毁于一旦了。”

    楚景行跟长安长公主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警告。

    长安长公主担心楚景行会又冒冒失失地呃为了算计卫安他们而露马脚,可是楚景行却为的是袁东的事:“驸马那里,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长安长公主摇了摇头:“驸马是个聪明人,不过也聪明的有限,他怎么会猜到我们要做什么?何况,现在阿晟小产,他为了阿晟的事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我已经借故让他待阿晟出城,说是阿晟的病唯有外头的神医可治,他明天便要离京了。在这之前,他都不曾离开府中半步,他身边的人也都严密的被监视了,他还能如何?”

    袁东当然能如何。

    长安长公主固然是恩威并重,在长公主府说一不二。

    可是他也是这府里的半个注资,从前也不是只在这府里住着好玩的。

    他等长安长公主一出府,便问了旁边的心腹:“王二媳妇已经把消息都送出去了?”

    王二媳妇原先是在后厨帮厨的,后来便去看守角门了。

    她向来是长安长公主府旁边那个袁嬷嬷的人,因此很是自由。

    心腹点了点头:“已经送出去了,只是恐怕过了今晚,便不能再往外送消息了,听说长公主已经严禁人进出了,连采买也已经买够了一月的菜。”

    袁东便垂下眼睛嗯了一声,又问:“长公主还没回来?”

    “还没有。”心腹有些担忧:“是不是......县主那里有什么事?”

    袁东反倒是没那么担忧,他摇了摇头:“小产的确是伤身子,可是孔供奉是个医术高明的,出不了什么事。不管怎么说......只要阿晟自己没事,便好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他并不为女儿没了孩子而觉得难受。

    这个孩子要真是活着,那才是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