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一·开始

一百五十一·开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样的变化实在是让人够胆战心惊的,偏偏她现在的话皇后也听不进去了。

    她叹了口气。

    永和公主也正坐在窗前叹气。

    才刚被叫醒的时候觉得睁不开眼睛,现在却觉得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她觉得沈琛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夫婿人选,可是眼下这个人却连想也没有想过她的守候跟心意,将她的心意视若无睹。

    这实在是太让人心里生出挫败感了。

    何况,卫安有什么好?

    方皇后的那些话深深的在她心里打下了烙印,之前没有细想过的事现在全都浮现在了脑海。

    方皇后说的是,如果沈琛不是喜欢卫安,为什么会单独带她去保定?

    他说他是要去替天行道的,可是他是替谁行道?

    是替卫安的舅舅,镇南王。

    越是想心里便越是堵得厉害,她咬了咬唇,直到旁边的青梅小声的叫了一声才转过头。

    青梅连忙掏帕子来替她擦拭唇角的血珠,一面忍不住道:“殿下这是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样入神?”

    永和公主没有说话,手里握着的杯子却重重的放在了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她睡不着。

    方皇后跟她说的那些话,她听进去了。

    可是不是听进去了要放弃三个字,而是听出了自己的不甘心。

    她跟着沈琛纠缠着他这么久了,谁不知道她对沈琛的心意?

    沈琛现在转头就要娶卫安,别人会把她永和公主当什么?

    当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女人?

    她往后还怎么做人,还有什么脸面?

    方皇后说,有些辛苦和艰难要等她以后长大了经历过了事以后才会懂,可是她现在却只知道眼前的艰苦都已经足够让她咬着牙也没办法扛下去了。

    她怎么甘心输给卫安呢?

    已经很晚了,永和公主无法闭上眼睛,也同样多的是人不能安睡。

    定北侯府后院的善德厅里,谢良成正握着拳头,强忍着屈辱:“父亲苏醒后说,他原本是在跟同僚在茶楼喝酒的,赶路赶的来不及回城了,便干脆就想着在驿馆歇了。谁知道等到在茶楼喝了一壶茶,便不省人事了。等到再醒来,便是在家中了。”

    卫老太太叹了口气:“这样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谢大人自己没有听见那些不堪入耳的垢厉。”

    “现在父亲的上峰河北巡抚以父亲风评不好,丢了官声为名参奏父亲,父亲醒来后得知了这些,原本就病的厉害的,如今病的更是厉害了,三天里有两天是昏睡不醒的。”谢良成面上不见过多的悲伤,一双眼睛冷静的吓人:“母亲照顾他,还要筹备着从官衙里搬出来,想着是回乡还是就地寄居的事,又要照顾弟弟,忙的也快要病倒了。”

    卫安知道他没有说出来的话。

    那些人让他的父亲受这样的侮辱,以至于名声尽毁,他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谢良成向来就是一个看家人看的极重的人。

    现在那些人挑战的是他的底线,而且是把他的底线放在地上的狠狠地踩了。

    他是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卫老太太跟着便皱眉:“毁人清白,引人围观,且还差点儿要了人的性命,这些人实在是下作至极了。”

    下作吗?

    楚景行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卫安已经习惯了。

    毕竟上一世在大局初定的时候,他便迫不及待的诬陷沈琛通敌,而且先斩后奏的把沈琛杀了。

    他除了把他自己当人看,还会把谁当人看?

    这事儿要是他做的,便完全是正常的。

    卫安一直没出声,到了此刻也忍不住道:“是我连累了谢三老爷。”

    她见谢良成摇头,就坦诚的道:“我用这样的法子对待楚景行,他便用这样的法子来对待谢三老爷。之所以不对我身边的人动手,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防备,又身份特殊,因此他没有机会。所以他才选中了谢三老爷泄愤,他一直派人监视我,后来又跟长安长公主府结亲,长安长公主可正是谢二老爷的主子,他很知道我跟你们的关系,也知道打击你们,照样能让我难堪。”

    所以他才会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的谢家的人动手。

    可是他迁怒的人实在是太广了。

    按理来说,谢三老爷不过是个小小的廊坊的知府,根本就跟他扯不上什么利益关系,而谢三老爷他们也对他没有丝毫威胁。

    就算是跟她卫安相熟,可是跟卫家有来往的人多了去了,他都能欺负吗?

    不是,他只是看准了她曾经替谢家做过几件事而已,所以就把怒气发泄在了谢家身上。

    这让卫安心里的愤怒简直快要喷涌而出。

    她可以忍受楚景行挑衅她,甚至直接冲着她来下套,可是却无法忍受他牵连她身边的人。

    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已经很久没有干脆的毁灭过一个人了。

    楚景行就是她重新燃起杀心,有让他永远不能再睁眼的第一个。

    他实在是把她给惹急了。

    而她一定会让他知道,真正被触怒的她是什么样的。

    他坏,她也不是什么善类。

    她闭了闭眼睛,见谢良成摇头,才轻声道:“义兄,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绝对不会让伯父就这么受苦。”

    谢良成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杀意,担忧的摇头:“可是我们手里并没有证据,说看见了王府的人,那也是我一人看见的。这哪里算得上是什么证据?”

    卫老太太也安抚卫安:“不要轻举妄动,冲动是不能解决事情的。”她皱着眉头道:“我知道你生气,可是阿成说的是,人家并没有切实的把柄被我们抓住,想要怎么说都可以,我们不能怎么样他。”

    “现在是不能怎么样。”卫安嗯了一声让他们放心:“可是很快了。他是个异常偏执的人,如今对谢三老爷的报复其实只是对我的报复的一个开始,他不会放过我的,陷害谢三老爷成功了的事只会更增添他的快感,他一定还有后招。”

    而等到他的爪子再一次伸出来的时候,就是她帮他剁掉这害人的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