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九·迂回

一百四十九·迂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第二天一大早便收到消息,说袁东已经回长安长公主府了。

    这消息还是雪松特地一大早就等在门口告诉他的,一见他出来就道:“侯爷,驸马说了,最迟下午,便会给您一个消息。”

    沈琛点了点头,照例先进宫请了安。

    这个例行公事今天也有些特殊,因为隆庆帝意味深长的叫住了他,背着手咳嗽了一声:“你也该往福建去了吧?”

    沈琛站住了脚,有些为难的摇头:“臣不愿意去。”

    隆庆帝便瞪了眼睛呵斥了一声:“胡闹!圣旨都发了,吏部把东西也都给你了,现在你说你不愿意去了?!”

    沈琛就住了脚,有些焦灼的在原地走了几步,期期艾艾的去看隆庆帝,小心的道:“您听说了没?”

    隆庆帝眼里溢出一点儿笑意,很快又收敛的干干净净,故作平静的问他:“听说了什么?”

    沈琛有些焦急,踌躇了一会儿才道:“林三少他说动了淑妃娘娘,想要娶卫安了。”

    这事儿他当然听说过了。

    淑妃昨晚就来说过了,她说难得林三少竟真的跟她开口说喜欢了一个姑娘,她作为姐姐的,死了也有面目去见母亲了,说的激动还哭了起来。

    他之前便嗅到一点儿味道,觉得林三少对卫安也有些不大正常。

    现在证实了猜测,他心里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舒坦感,现在听见沈琛这么犹犹豫豫的问,心里便更有数了,不大在意的道:“是啊,这不是挺好的吗?林三是淑妃亲弟,又是锦衣卫指挥使,论身份跟寿宁也不是不匹配,这倒是一门好亲事。”

    沈琛眉眼里都恨不得印上焦躁两个字了,急急忙忙的吐槽:“哪里好?我看他们哪里都不配。林三少那么一个冷冰冰的人,谁做他媳妇儿,简直要被他闷死,有什么好的?!”

    隆庆帝哦了一声,翘了翘嘴角问他:“你怎么知道人家的事?再说了,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好端端的嚷嚷什么不去福建干什么?”

    沈琛被说的哑口无言,过了会儿才有气无力的摆手:“不管怎么样,反正我就是要等着看这事儿能不能成,不能成我就去,成了我就不去了。”

    他看人的眼光一向是准的,沈琛这样子分明就是吃醋了。

    少年人情窦初开,对于喜欢的女孩子哪里能拱手让人?

    隆庆帝便忍不住笑了,瞪了他一眼道:“为何能成便不去,不能成便去?”

    沈琛急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隆庆帝却笑了一声,打发他走了。

    晚间便同皇后说起这事。

    方皇后自长安长公主频频进宫之后,心情日渐好起来,也能进些东西了,见了隆庆帝发笑,便皱起眉头:“既然这么说,沈琛显见是喜欢上了寿宁了。他自己无知觉,可是迟早总是要看清自己心意的,既这么说,那永和怎么办?”

    隆庆帝便笑了笑:“这有什么?娥皇女英也是有的。”

    方皇后眉头皱的越发厉害:“这怎么行?公主郡主同侍一夫,闻所未闻,岂不是乱了规矩了?何况永和跟寿宁,谁大谁小?谁又甘心在另一人之下?圣上糊涂了。”

    说完了这具,方皇后又淡淡冷笑了一声:“何况,林三少不是也同样喜欢这位寿宁郡主?您为什么就要把她给沈琛呢?”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临江王此刻正是关键的人物了。

    而且林三少算是他的亲信,又是他的妻弟,哪怕他真的不把卫安给林三少,林三少会怨恨的也只会是沈琛而已。

    这原本就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虽然董思源上的密折里头的内容他不信,可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吗?

    早做防范总是好的。

    不管沈琛跟林三少到底有没有交情,交情又到了什么地步,夺妻之恨,也不可能再让他们两个毫无芥蒂了。

    隆庆帝心意已定,便没有回方皇后的话,径自站起身道:“你先歇着吧,朕明儿再来瞧你。”

    这大半夜的,不是往林淑妃那里去就是去揽月宫德妃那里了。

    方皇后早已经不为这个伤心,想了想,反倒让肖姑去请永和公主来。

    已经很晚了,永和公主又已经久没有被皇后这么晚召见过,因此来的时候颇有些忐忑。

    方皇后却态度随意的让她坐了,轻声问她:“已经睡了?”

    肖姑她们也是的,既然已经睡了,何必这么晚还把人捞起来,明天再说也是一样的。

    可是既然都已经叫来了,方皇后便也没有打算让她回去,她蹙着眉头道:“该多穿些。”

    已经是夏天了,永和公主不知道皇后让自己来做什么,便陪笑着摇头:“刚脱了外头衣裳,还没睡下,来的匆忙,便忘记了。”

    方皇后便回头朝肖姑吩咐:“蜀地不是进贡了一批流光锦?那个夏天拿来裁衣裳是极好的,你到时候让人送几匹给永和裁衣裳。另外还有苏州送来的薄绢披风,也给她拿几件,她们年轻女孩子喜欢颜色鲜亮的,便送好看些的,牡丹粉的山茶红的,都可以拿一些。”

    永和公主便连忙起来道谢。

    方皇后淡淡的止住了,让她坐下,才不掩疲倦的道:“我让你来,是有些事要跟你说。”

    永和公主应了声是,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方皇后失去了四皇子之后心情向来是不好的,对她也一直都淡淡的,她虽是公主,却很知道有些人不能得罪的道理,因此便很会察言观色。

    方皇后揉了揉额角,轻声道:“才刚你父皇来说,跟本宫说了些事,本宫觉得,也该让你也听一听。”

    跟隆庆帝之间说的话,要说给她听?

    永和公主瞪大了眼睛有些茫然,见方皇后看着自己,又连忙应是:“是,女儿听着。”

    方皇后这才嗯了一声,淡淡的把隆庆帝说沈琛来的事告诉了她。

    永和公主刚开始还不大明白方皇后是什么意思,等听到后来了,便面色惨白。

    她有些不甘心,更多的却是茫然和不解,看着方皇后一时说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