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七·夜探

一百四十七·夜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跟袁东说完话已经是夜半时分,沈琛从后门领着雪松跟汉帛出了门,就看了一眼天色。

    汉帛跟在后头有些没精打采的,见沈琛走的方向竟然还是往凤凰台的,就有些沉不住气的拉住了沈琛,大着胆子问他:“您不去定北侯府了啊?”

    沈琛回头看他一眼,见他一副比自己还要紧张万分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夜深人静的,我为什么要去定北侯府?”

    可是......

    可是再不去的话,寿宁郡主就要被林三少给抢走了!

    沈琛没有理会他,加快了步子,可是他也没有进凤凰台,到了凤凰台门前也并没有进去,拐了弯从胡同里穿过去,绕着运河走了一圈,才在一座宅子面前停了下来。

    汉帛跟雪松跟他走了大半夜,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走到哪里去,可是却也耐着性子在后头跟着,直到雪松拽了一下汉帛的袖子,轻声道:“到了。”

    汉帛才抬起头,看见了郑王府的朱红大门。

    门口的石狮子威风凛凛,脖子上系着的红绫正随着风翻飞,沈琛很快便上前咚咚咚的敲了几下大门。

    门口的门房都已经睡下了,听见敲门声吓了一跳,等到开门看见是沈琛,就更是吃惊得张大了嘴巴,连忙往里通传。

    郑王也已经睡下了,半夜三更被从床上挖起来,很有几分没精神,1强撑着等了沈琛进来,才问他:“什么事,大半夜的还跑过来?”

    雪松跟汉帛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自家主子这个时候跑来这里干什么。

    还是沈琛开了口:“睡不着,过来找您说说话。”

    这......

    郑王的瞌睡瞬间醒了,看着沈琛,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声:“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大半夜的睡不着,就因为睡不着,所以来找他说话?!

    找他说什么话?!他又不是美娇娘!

    雪松跟汉帛也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忍住想要偷笑的冲动,默默地垂下了头。

    沈琛挥了挥手,他们两个人就自动的退到门外了。

    到了门外才敢笑出来,汉帛忍俊不禁,实在忍不住笑了一声,又连忙捂住嘴看着雪松:“我刚刚有没有听错,侯爷是不是疯啦?”

    这么晚了这么折腾自己未来岳父,到底还想不想娶人家闺女儿了哦?

    雪松瞪了他一眼:“哪儿来这么多话?闭嘴吧你!”

    里头的郑王不知道他们俩的打趣,气冲冲的给沈琛倒了杯茶就要站起身回去:“我没心思跟你闲聊,你要是闲得无聊,就自己在这儿慢慢喝茶,什么时候想睡了,就去找管家,要么就回去。”

    他才懒得管他呢。

    沈琛却不,幽幽的叹了口气问他:“您睡得着吗?”

    奇了怪了,沈琛是不是病了?

    郑王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狐疑的问他:“你中邪了?好端端的干什么说这些奇怪的话?”

    沈琛拂开他的手,道:“今天林淑妃派了谢司仪去定北侯府。”

    郑王被他这具没头没脑的话又惊了一下,满脸茫然的问:“然后呢?”

    这事儿他倒是真不知道。

    战事紧急,他今天又被召进宫去了,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隆庆帝已经跟他说了,不能再拖延,后天便要动身了,

    他回来就准备了一些东西,然后就打算第二天过定北侯府叮嘱卫安一些事的,顺便也算是辞行了。

    现在沈琛无缘无故的跑来跟他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他只好耐着性子又问:“然后呢,谢司仪找安安去的吗?”

    沈琛点了点头,问他:“您不知道吗?”

    他说“谢司仪是去提亲的。”

    郑王脚底下就差点儿摔了个跟头,震惊的问:“给谁提亲?”

    提亲?

    他还以为谢司仪是去找卫安说这回郑王妃的事呢!

    怎么就弄到提亲上头去了?

    沈琛就翘了翘嘴角:“是提亲啊,谢司仪是替淑妃娘娘去给林三少提亲的,想问问卫安的意。”

    郑王一下子就愣了。

    之前楼并在那里上窜下跳的,他就知道是在试探自己,然后他就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了。

    可是谁知道这才一天时间,林三少就找淑妃娘娘去作主了?

    他就咳嗽了一声:“岂有此理!”

    沈琛看了看他:“原来您不知道啊?”

    废话,能知道吗,根本就没人跟他说好嘛?

    郑王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忍着朝他屁股上踹一脚的冲动,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沈琛镇定的咳嗽了一声:“听别人说的。”

    郑王摆明了不信,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既然如此,你跑来我这里干嘛,这又跟你没关系!”

    说是这么说,可他是知道这俩小子对于卫安的心意的,瞥了沈琛一眼。

    沈琛就皱起眉头来:“有关系的,我也想求娶卫安。”

    郑王到了嘴里的茶水就噗的一声吐了出来,被呛得咳嗽连来年,指着沈琛让他:“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之前两个人虽然露出了点意思,可是到底还是藏的挺好的,两个人都是闷骚类型的,他还以为他们打算憋着呢。

    可是谁知道憋着的时候能憋着,不能憋着的时候,这俩人轮番的就出来吓人。

    也没个铺垫,什么都没有,就急赤白脸的跳出来提亲了。

    这进展是不是也太快了一些?

    半点儿都不含蓄的啊。

    沈琛收敛了神色,整容素色的冲着郑王行了个礼:“我说,我也是想跟卫安提亲的。所以我睡不着,生怕你们都已经答应了,不好到定北侯府去,就只好过来您这里了。现在看来,既然还没告诉您,那就是定不下来。”

    郑王呃了一声,低头嘟囔了一声:“怎么都赶到一块儿来了。”

    真的都赶到这一块儿来了。

    这两人也真是的。

    沈琛就贴心的回答他的疑惑:“毕竟时间不多了,您就要去江西督战,卫安也即将去福建,现在要是不说,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所以想提前把话说清楚。”

    郑王终于反应过来了,哦了一声,然后看着沈琛问:“那你们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