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四·帮忙

一百四十四·帮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汉帛喜滋滋的跟在他后头,继续喋喋不休:“可不是嘛,侯爷就是应该硬气一点儿,否则没得让人小瞧了去。”

    沈琛没理会他,他也不会觉得无趣,自己一个劲儿的在那里想办法,一会儿觉得卫安想来是喜欢花儿的,该带几盆名品去,一会儿又觉得卫安当初说过觉得凤凰楼的菜不错,可以把厨师也一同送了。

    说着说着他便抬头,一抬头却懵了。

    沈琛去的既不是郑王府,也不是定北侯府,来的竟然是一座民宅。

    好端端的,他来这里干什么啊?

    他不记得沈琛从前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啊。

    沈琛却吩咐他:“上前敲门,问你是谁,就如实说。”

    汉帛垂头丧气的哦了一声,磨蹭着上前去敲门,出来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瞧着便知道是身强力壮学过武功的,汉帛觉得这人出现在这普通的民宅有些不大符合常理,立即打起了精神:“我家主人求见。”

    中年人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遍,带着几分冷淡的问他:“你家主人是谁?”

    “平西侯沈琛。”汉帛接的飞快:“我家主人说,你们家主子会想见他的,还请通报一声。”

    中年人果然挑了挑眉,显见得是被这个身份惊住了,片刻后才道:“稍等。”便关上了门。

    汉帛就十分八卦的凑了上来看着自家侯爷,急忙问他:“这里住着谁啊?难道是跟谭喜他们一样,也是郡主的人?”

    雪松就拽了他一下。

    这一晚上就听他念叨这件事念叨了无数次,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

    没等多久,门又重新开了,中年人从里头露出头来,随即又直接将门打开,让出位置,做了个手势:“我们主子请您进去。”

    沈琛微笑着点了点头,便径直进了门。

    这是一座普通的民宅,可是进了里头就发现不实在不普通。

    院子中间是天井,沿着院墙种着一溜儿的翠竹,旁边还点缀着星星点点不知名的小花,地锦爬满了蔷薇架,又爬到廊檐上窗台上去,到处充满生机。

    被昏黄的灯光一照,就更是显得让人震惊又赞叹。

    连汉帛都忍不住啧了一声,回头跟雪松小声的嘟囔:“倒好像是个世外高人一样。”

    那些世外高人不就喜欢这样,看着花儿草儿过日子,不用吃饭不用喝水就能过日子吗?

    雪松没好气的让他闭嘴。

    沈琛已经笑着走向那个迎出来的人了,还抱着拳喊了一声:“姨父。”

    这一声姨父让他们俩瞬时都呆住了,雪松跟汉帛不可置信的抬头,在看见那人的面容以后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回事啊?

    竟然是袁东!之前长安长公主的驸马!

    之所以说是之前,是因为袁东如今根本不承认自己是驸马了。

    沈琛按照在长乐公主这边的叫法,是该叫一声姨父的。

    可是显然这姨父并不是很开心,听见了这个称呼以后眼皮都微微抖了抖,而后才恢复了正常:“客气客气,不必这样叫,生疏了。”

    这样叫还生疏了?

    沈琛便想了想,认真的重新又喊了一声:“姑父。”

    若是按照临江王府那边来喊,他的确是喊长安长公主姑姑,喊袁东自然是要喊姑父的。

    袁东脚底下差点儿一个趔趄站不稳,终于似笑非笑的转过头来看着沈琛发笑:“平西侯向来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之间就不必遮遮掩掩了,您总不至于无聊到故意来恶心我吧?”

    他冲旁边的中年人点了点头,中年人便退开了。

    袁东引着沈琛一面往里走,一面还道:“我如今跟那边是个什么情形,想必不必我多说,你心里也清楚。既然我都跟那边没关系了,这姑父姨父的,我也担待不起。”

    沈琛笑嘻嘻的哦了一声,跟着袁东坐下来了,微笑打量了屋里的布置,便出声夸赞:“您自从脱离了那里,倒好像是越过越好了。”

    自然,不正常的婚姻对谁都是一种折磨和束缚。

    何况哪个男人喜欢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自己却得对她俯首帖耳的。

    袁东没有说话。

    沈琛却也不气馁,话锋一转又笑起来:“只是有一件事我还是不免觉得有些过分了。”

    他看着袁东,问他:“不知道袁洪文跟袁晟是不是您的亲生骨肉?”

    袁东倒茶的动作就有片刻的停顿,而后才面无表情的看向沈琛问他:“你想说什么?”

    “也不是想说什么,只是就是心血来潮的想问一问。”他笑了笑说:“听说洪文跟萧家的亲事如今是作罢了,连提也不敢提出来。而袁晟虽然嫁给了楚景行,可是日子却好像也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最近楚景行就快不是世子了.......”

    这些事显然袁东都是知道的,他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紧紧地握着茶杯,神情不善的看着沈琛,冷淡的打断了他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琛知道说的也差不多了,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紫砂壶,一点一点的给他的杯子添满了茶水,才道:“我能做什么?只是想来提醒提醒您,您的亲生骨肉好像也就这两个,而不巧的是,二老爷出事之后,二夫人便不决定为他守着了,二房仅剩了一个儿子,显然也是不可能以后过继给您的。养大一个孩子多难啊.......”

    袁东听的云里雾里的,忍不住道:“我为什么要过继别人的孩子?我自己的儿子还活的好好的!”

    他已经十分激动了,沈琛却仍旧还是那副悠闲自若的态度,哦了一声看向他,并不避讳的直接说:“现在自然是还活着,可是再过一阵子,是不是还仍旧活着,就未必了,您说是不是?!”

    “你放肆!”袁东忍无可忍,一只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上头的茶水顺势洒了一桌子。

    雪松跟汉帛在门外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有些慌张。

    自家主子到底跟袁驸马说了些什么啊,怎么袁驸马现在就开始拍桌子摔椅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