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二·设想

一百四十二·设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子嫁人乃是大事,民间有句俗话说,嫁人便是第二次投胎,是有它的道理在里面的。

    一个好的夫婿是极为重要的,卫老太太转头去问卫安的意见:“你怎么看?”

    卫安跟普通的女孩子不同,她不会受限于这些,也经历过事情,不会跟那些待字闺中的贵女们一样懵懂无知,让她决定她自己的将来,她是能做得到的。

    卫老太太也完完全全尊重她的意见。

    卫安自己也不知道,她老老实实的告诉卫老太太:“林三少很好,可是......”

    有了个可是,便意味着没有动过心思了。

    卫老太太静静的鼓励的看着卫安,让她紧跟着说下去。

    卫安靠在卫老太太膝上,声音变得很低很沉:“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

    她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了。

    爱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累了。

    她所有的关于少女对夫婿们的期待,都一点一点被彭采臣的冷淡和算计给磨光了。

    以至于她如今回忆起那段婚姻,印象最深刻的竟只是婆母的刁难和小姑子的难缠,至于跟彭采臣是如何相处的?

    她真的半点都不记得了。

    卫老太太一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有时候祖母总觉得你心里好像压着千钧重担,分明是个小孩子罢了,那些曾经的事,都只是梦一场。”

    她摸了摸卫安的头,轻声道:“总是要试一试的,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走出去,能不能过新的日子?难不成要一辈子困在牢笼里?”

    那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卫安声音低沉,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却透着十足的心累:“林三少固然很好,可他.......我并不大了解他,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

    真是个小姑娘,卫老太太忍不住便笑了:“傻丫头,这有什么?天底下多的是女孩子嫁人之前对未来夫婿一无所知的。感情是相处出来的,处着处着,自然就熟悉了。”

    是吗?

    然后才能发现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慢慢的跟母亲一样,操心着他的诸多杂事吗?

    卫安有些茫然。

    卫老太太知道这种事情要一时想清楚太难了,便拍了拍她的手:“也不必就这样紧张了,人家不过是先来问个意思的,连正经相看都算不上,谢司仪表面上打的旗号也是说想让你进宫给她调一味香安神,这事儿传不到外面去,成与不成,都在你自己。”

    林淑妃实在是给足了卫安面子和体贴。

    生怕会坏了她的名声。

    可是其实这也不是林淑妃自己想到的,她孕中多思,可是却总觉得思维变得迟钝了,许多事都想不到。

    就像弟弟说喜欢上了卫安。

    她头一个反应是开心,觉得总算是对得起在地底下的母亲了。

    母亲去世的早,她作为姐姐,在庆和伯夫人的刻薄之下借着选秀的机会进了宫,不是为了攀附富贵,而是一心为了弟弟。

    庆和伯夫人手段并不高明,可是正室折磨庶子庶女们又哪里需要什么高明的手段呢?

    他们只要不是特别在意名声的,基本就是冷着,当没有庶子庶女们的存在,淡淡的远着罢了。

    而庆和伯夫人却是另外一种,她不止远着庶子庶女,还非得跟死人置气,跟庶子女们过不去。

    出门做客的时候给他们打扮起来,穿戴都是精致的,可是一回到家里,吃的穿的都是差的。

    也不许庶子读书。

    倒是很早开始便把那些丫头往庶子们的房里放。

    她从很早便开始知道,若是不能反抗,那她就会跟那些庶姐一样,随随便便被嫁出去,而弟弟呢?

    烂泥扶不上墙,最后等到庆和伯终于失去耐心了,便成别人案板上的鱼肉。

    后来她总算一点一点的靠着临江王的帮助登上了高位,也借此让隆庆帝爱屋及乌的善待了她弟弟。

    后来林三少也终于成材,成了锦衣卫指挥使,威风八面。

    可是在亲事上却始终不如意。

    庆和伯夫人手段使尽了,虽然没有危害到林三少什么,可是真正好人家的家世也堪匹配的人家,就没有愿意嫁过来的。

    就算是林三少再好,上头还压着一个礼法上的嫡母呢,谁知道以后日子要怎么过?

    弟弟自己又不上心,丝毫不为了亲事担心。

    她为了这事儿也说过弟弟不知多少次了,可是弟弟却总是不放在心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她是说也说了,后来骂也骂了,可是都没用。

    渐渐的都开始不抱希望了,谁知道如今弟弟却跑来,有些别扭的跟她说,他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

    初时她还惊了一跳,又喜又忧的看着弟弟,想着,他要是说出什么那些教坊司的女子啊或是那些不正经人家的女孩子,到底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谁知道他出口说的却是定北侯府的寿宁郡主。

    寿宁郡主她当然是知道的,这个小丫头着实是个狠角色。

    可是林淑妃却喜欢这样的狠角色,听说是她,连眼睛都亮了亮,一颗提起来的心霎时间安安稳稳的落回了肚子里,只差双手合十要谢菩萨了。

    她被巨大的惊喜冲的根本想不了那么多,立即便想着如何不动声色的成全这门亲事,当即便想着要去求隆庆帝恩典赐婚。

    还是林三少阻止了她,有些尴尬又有些羞恼的道:“我,我还没有问过人家的意思,若是这样便报了上去,实在是太冒失和唐突了。”

    若是人家不愿意呢?

    那岂不是害了人家的名声吗?

    林淑妃这才恍然大悟,忍不住一笑:“连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多亏你提醒了我,否则的话岂不是让人家为难了?你说的是,这么大的事,两家原本私底下就该先通个气才是,到底是什么态度,彼此都该要知道。”

    这样才能成一对璧人,而不是一对怨偶。

    林三少松了口气,林淑妃便片刻都不耽误的把心腹谢司仪叫了进来殷殷嘱咐了一堆事,让她往卫家走了一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