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章·正题

一百四十章·正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把他们两个都看了一遍,声音凉凉的问:“你们到底是来讨论什么的?再说下去,恐怕你们得谈古论今了。”

    他少有会开玩笑的时候,楚景吾挠了挠头,偏头去看沈琛:“都是你把我给带偏了、话说回来,你不是说来找林三少商量事情的吗?那到底商量什么?”

    “也没有什么。”沈琛接话倒是接的很快,问林三少:“你们盯着楚景行之外,肯定也同样盯着长安长公主了吧?她有没有什么动静?”0

    隆庆帝陡然提高了对勋贵们的监视程度,锦衣卫又无孔不入,虽然林三少已经升任指挥使,可是到底还是得以防万一,因此沈琛并不敢过分的动用临江王的资源。

    而楚景行那里的动作,他如今并不能探听到,便想跟林三少打听打听。

    楼并呀了一声,笑起来了:“就说侯爷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果然被我料中了。”

    林三少倒是没有开玩笑,他点了点头:“长安长公主除了往王府去的勤快些,便是频繁进宫。我问过淑妃娘娘,娘娘说,皇后娘娘近日越发的喜欢召她进宫陪着说话,因此她便时常进宫去。”

    方皇后经历过这回四皇子的去世之后,又重新对长安长公主亲近了起来。

    长安长公主很得她的欢心了。

    楚景行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又笑着摇起了头:“既然如此的话,就不必担心他会疯狂到出卖父王了。”

    楚景吾跟林三少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解。

    沈琛便道:“他是个掌控欲极高的人,也自视甚高。要是投靠圣上,他能得到什么?荣华富贵?这些都是他已经有了且看不上的。”

    楚景吾好像稍微有些明白了,看了沈琛一眼问他:“你的意思是,他还是想站的更高?”

    “既然想站的更高,就绝不可能甘于屈居人下。出卖了王爷的话,天下的人都会彻底看不起他,而圣上就算是因为他立了功,也不可能就对他有多好,该提防的还是要提防。他只能过个富贵闲人的日子罢了。他不是喜欢这种日子的人。”林三少很快的接过了话,嗯了一声,承认沈琛说的有道理:“那他现在是在谋算什么?他频繁的让长安长公主进宫接近皇后......”

    有什么企图?

    楼并垂着头没答话。

    这他就不知道了,楚景行这人的心思谁猜得准。

    还是沈琛想了想,才道:“问一问长安长公主,不就清楚了?”

    话说的倒是容易,楚景吾忍不住摇头:“她能跟你说?”

    “她不能。”可是有人总是能的,沈琛笑了笑,也不再多说,转了话题忽然问林三少:“听说郑王刚刚才来过?”

    消息倒是够灵通的嘛,楼并一下子提高了警惕,不知道沈琛这回到底是为了讨论楚景行的事来的,还是为了郑王来的。

    他撇了撇嘴,看了林三少一眼。

    林三少坦诚的点头说是:“来找我商量王妃的事,他要往江西去,王妃一人留在京城无人照管,他想托我让淑妃娘娘照管。”

    楚景吾忍不住也跟着看了沈琛一眼,挠了挠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

    沈琛哦了一声:“王妃身怀有孕,一个人呆在京城确实不妥。”

    眼看着时辰已经不早了,他便又起身告辞。

    林三少送走了他们,便准备收拾进宫。

    楼并有些恨铁不成钢,跟在后头转来转去,见他要出门了,才急忙问他:“您到底有打算没有啊?”

    林三少站定了脚,看着他像是一个陀螺一样忙着转个不停,问他:“什么打算?”

    得,这是真糊涂。

    皇帝不急太监急,可有什么法子,该急还不是得急,他咳嗽了一声,干脆就把话给挑明了:“您说到底是什么事?您也老大不小了,家里天天没个安宁,要是等着老太太给您娶亲,呵呵......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淑妃娘娘倒是想管,可是她看上的姑娘您又不喜欢。”

    楼并收了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苦口婆心的劝他:“这是人生大事,马虎不得。您娶个可心的回家,您自己也开心不是?您既然喜欢寿宁郡主,为何不干脆跟王爷挑明呢?还有卫老太太,他们对您也都是赞赏有加的。”

    真是为了自家三少操碎了心了,楼并无奈的看着他,咳嗽一声继续道:“而且,话不说不明,灯不点不亮,寿宁郡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您为什么不去问问?她又知不知道您的心意?眼看着她要去福建了,这一走可不是短短时间,要知道,侯爷也是要一并跟着去福建的,到时候,近水楼台先得月,先机都被人家给占走了。”

    他说的已经口干舌燥了,却还是很尽职尽责的苦口婆心的劝林三少:“再过一阵子人就走了,天高皇帝远的,谁知道以后会出什么事啊?”

    “别的事您都比我聪明,可是这件事您还是听我的吧,难道我能害您不成?”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林三少,一脸期待:“不管能不能成,心意总得说不是?别到时候再后悔!跟我一样错过佳人......”

    楼并以前是有过喜欢的女孩子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两人都是内敛的性子,说句话还要脸红,何况是表明心意,都爱面子,又都放不下面子,最后拖来拖去,正要表明心意,人家父母却已经连亲事都给人家定下了。

    自此他颓丧了好一阵子,瞒着家里人去参了军,这几年才从西北回来的,一直没再提亲事。

    林三少等他喋喋不休的说完了,才斜眼看了他一眼,闲闲的吐出两个字:“话多。”

    得,又成了他话多了。

    楼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决意再不要管自家这个三少的事了,真是命都要短好几年。

    他在暗地里骂了三少不知几百遍不争气不争气,谁知道林三少转头却冲他问:“我那套天青色的衣服呢,给我找出来。”

    啊?

    他极少穿常服的,好端端的怎么要起常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