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七·求人

一百三十七·求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了她的这句话,郑王心里便有了数,等从定北侯府出来便找机会寻到了林三少。

    林三少最近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夏松的案子了结了,牵连出不少人来,宫中御马监司礼监的太监几乎都换了一批,菜市口每天都有人斩首。

    连屠夫都不敢走夜路了。

    他们锦衣卫如今基本上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

    听楼并说是郑王来了,他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倒是楼并反应得快,搓了搓手笑的一脸贼兮兮的:“您说会不会是王爷来托您照顾寿宁郡主的啊?”

    跟着林三少久了,出生入死的,林三少的心思他多少是知道一点的,林三少对卫安的关心他更是看在眼里。

    而郑王看样子对自家三少也不是没有点岳父看未来女婿的态度嘛。

    他摸了摸下巴煞有介事的思索了一会儿拍了拍巴掌:“别说,还真有可能。王爷得去江西督战了,他一走,寿宁郡主留在京城,他自然不放心啊。”

    卫家虽然富贵,可卫老太太毕竟已经年老了,还能撑得住多久,能为子孙们撑多久呢?

    要是不幸跟镇南王府的老王妃一样,忽然之间撒手西去,等三年守孝下来,卫家的子孙们又已经没了卫老太太这个圣人的小姨子这座靠山,往后还靠什么去呢?

    他啧啧的叹了一番,又有些兴奋的去看林三少:“您可要把握机会啊!”

    林三少手里的卷宗啪嗒一声扔在桌上,忍无可忍的听他喋喋不休了半响,终于忍不住了,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完了没有?”

    他生来一双丹凤眼,男生女相,黑眼珠黑的渗人,又因为不爱笑,惯常喜欢板着脸,时常不怒自威,让人害怕。

    可楼并却不怕他,不但不怕,还凑上去笑了笑:“我说的是认真的,三少,您也该替自己将来打算打算了。刘必平不上钩,您总不能真的一直跟宝慧姑娘演戏下去吧?差不多就得了,对寿宁郡主有意思的可不止是您一个,还有侯爷虎视眈眈呢......”

    不得不说,虽然自家三少是不错的夫婿人选啦,位高权重又有情有义,可是人家沈琛也不错不是?

    皮相不必说了,长着一张玩世不恭的俊脸,可又没那些纨绔子弟的臭毛病,虽然外表看着风流,内里却实是个守规矩的,很是洁身自好。

    人家永和公主尚且对他还一往情深呢。

    楼并越是想就越是担心,连忙劝林三少:“属下说真的,您可得好好讨好未来的老丈人,别管他说什么,您都仔细的听了应了就是......”

    林三少忍无可忍的喊了一声闭嘴,把他给震住了,这才去换了身衣裳警告他不许再多话。

    他自小跟父亲不亲近,继母又是那样一个人,除了姐姐之外,很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好意。

    沈琛和楚景吾于他更像是志趣相投的朋友,还有少年的情谊。

    可是楼并却不同,他实实在在是把楼并当兄弟看的。

    他知道楼并是为了他好,可是楼并说的这些话又不知为什么总让他觉得不知所措。

    他换了衣服出来,郑王已经等着了,见了他就站起来跟他互相见了礼。

    跟林三少打交道次数多了,郑王也就并不客套了,并没有避讳的把来意告诉他,道:“安安要跟她祖母一道去福建,她们已经耽搁了很久了,的确是不能再耽搁下去。她一人在京城我实在不放心,因此想到了淑妃娘娘。”

    淑妃娘娘如今在隆庆帝跟前很是说的上话,她向来不多嘴多舌,如今还怀着身孕,她只要开口,隆庆帝不会不答应的。

    林三少并没有迟疑,略想了想便肯定的点头答应:“这事儿我会去跟姐姐说,让姐姐请郑王府进宫做伴。”

    不管怎么样,在宫里,林淑妃还是有些本事的。

    郑王妃在王府中,也的确太危险了。

    林三少答应的这么痛快,倒是让郑王准备好的说辞都省了,他冲林三少拱了拱手,有些如释重负:“那便多谢了。”

    楼并耷拉着肩膀,看着林三少的眼神就有些恨铁不成钢。

    多好的表达心意的机会啊!

    这么大的一个忙,怎么说帮就帮了,连半点条件都不提也就算了,林三少答应的语气还好像就是上街买了个鸡蛋那么简单。

    实在是.......

    自家三少这个木头,这怎么跟人家平西侯比,人家可是什么都来得,话也会说,扮丑逗人家姑娘也愿意。

    他要是小姑娘,他肯定也喜欢沈琛这种过日子轻松的啊!

    林三少现在就该另辟蹊径,巴结好未来岳父才是正经。

    可是他却连这个机会都不知道抓住,实在是太蠢了啊......

    林三少已经跟郑王都把话说完了。

    他做事向来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的。

    郑王求他,他觉得能办,于情于理也没有不帮的道理,便立时应了下来,既然这么干脆的应了,两人一时倒无话可说了。

    郑王跟他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一阵,有些尴尬的起身告辞。

    林三少这回才终于有了点开窍的模样,连忙站起来:“我送您。”

    楼并跑的比他还快,急忙上前凑在郑王跟前,笑嘻嘻的道:“王爷慢走,王爷不知道,我们三少如今桌上堆满了案卷,都是这回夏家跟萧家的事,他忙的都几天没睡个整觉了,要不是王爷来,我们还正发愁呢.......”

    这个小伙子倒是很机灵嘛。

    郑王笑着抬头看了他一眼,问他:“你似乎是叫......”

    楼并兴高采烈的报了名字。

    郑王便点了点头:“倒是少见你这么能说会道的锦衣卫,看着就令人高兴。”

    林三少看了楼并一眼。

    郑王就又问楼并年纪,籍贯。

    楼并觉得有些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挠了挠头还是老老实实的都说了。

    郑王便微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个好小伙子,说起来,你这个年岁,也该娶亲啦。本王手底下有个属官,他家有个女孩儿,年纪家世跟你都挺匹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