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三·瞑目

一百三十三·瞑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玉珑便更加不屑和愤怒。

    她旁的都听不进去,可是这句话却听进去了,嘲弄的看了他一眼,问他:“没有长辈,无人送嫁,虽然嫁的是书香门第,可我连正经的身份都没有,更别提什么娘家人。你也是个读书人,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婚姻是什么吗?”

    庄容愤怒的攥了拳头,忍不住低声驳斥:“满口胡说,你说这么多,都是在强词夺理。你说你没有送嫁的兄长,说没有娘家人参加婚礼,也没有长辈作主,你委屈,可你想过没有,你为什么会落得这个下场?!”

    他忍着心里的愤怒,却忍不住还是起了泪花:“祖母待你怎么样,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你自己,若不是因为你后来屡教不改,若不是因为你勾结了姑母做出了那等事,祖母为什么会把你送走?!”

    他强忍着不上前掐死卫玉珑,语气越发冷淡:“就算是你做了这么多错事,祖母依旧是为你好的,她为了保全你的性命,才让你去苏州隐姓埋名。可就算是这样,祖母也没有对你置之不理,还替你想好了后路,找好了人家。那是祖母的亲眷,祖母又有信关照,你身边还有祖母安排下的那么多人和产业,他们怎么会不照顾你,怎么会不尊重你?你口口声声祖母冷待你不为你想,可是祖母能做的该做都已经为你做尽了!从来只念着别人的坏处,看不到旁人的好处,你这样的白眼狼,到底怎么配别人对你好?!”

    庄容难得一次对她说这么多话,可是字字句句都是诛心之言,卫玉珑面色惨然,抬眼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轻飘飘的呵了一声、

    有时候最让人心里意难平的便是看不见坏人俯首认错,庄容忍不住心里的怒气,怒气冲冲的指着她骂:“你简直良心都被狗吃了!”

    卫安比他看得清楚多了,知道卫玉珑这样的人,从来就缺少同理心,她是不会因为这些指责就觉得羞愧自责的。

    如果会,她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了。

    只是卫玉珑觉得满心愤恨,她心里的怒气却也不比卫玉珑的少多少。

    让卫玉珑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她淡淡的笑了笑,忽而问卫玉珑:“对了,你知不知道,送你回来的三叔,已经死了?”

    卫玉珑便猛然抬头看着卫安,半信半疑的摇头:“你骗我!”

    “骗你做什么?”卫安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可怜的小猫小狗:“不仅他死了,还有那些护送了你一路,从苏州到京城的那些人,都死了。不仅是他们......”

    卫安脸上的笑意加深,两只梨涡若隐若现:“不仅是他们死了,还出了另外一件事.......”

    她吊足了卫玉珑的胃口,看着卫玉珑的神情慢慢从紧张变得惊慌失措,才慢慢的冷笑了一声:“不仅如此,你知道三叔是怎么死的吗?我没有杀他,他只是发现了他的妻子跟他的主子有染,因此愤而纵火,烧死了他的主人和妻子,后来又畏罪自尽......”

    卫玉珑听的头皮都快裂开,睁大了眼睛已经有些语无伦次,指着卫安尖叫着说她是在胡说。

    卫安伸手拂开她的手,冷冷淡淡的蹲下来平视她,嘲讽的笑了:“我为什么胡说?这么大的事,我怎么敢胡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是临江王府的世子,位高权重,身世显赫,若不是大家都知道了,我怎么敢胡说呢。”

    卫玉珑还指望着楚景行来找她的。

    当初楚景行就说了,要她把东西放在镇南王府,到时候他用的上,而且他还需要她从王府给他找东西的。

    她被关在王府里折磨了这么多天,之所以坚持了下来,全是因为相信楚景行会来找她,解救她。

    可纵然是隐约知道楚景行放弃了她,决定要自杀了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绝望失措过。

    她看着卫安,觉得眼前的人简直如同魔鬼,声泪俱下的指着她痛骂。

    卫安却并不觉得这是侮辱。

    只有已经知道自己不能翻身了的弱者,才会打这无谓的嘴仗。

    她冷笑着看着卫玉珑,松快的道:“哦,还有件事......你被楚景行的人护送回京城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你跟楚景行的交情一定匪浅,大家都知道的,否则人家为什么千里迢迢的送你回来?”

    卫玉珑简直要被卫安的钝刀子割肉给逼疯,挣扎着扑起来想要揪她的衣裳。

    卫安却冷淡的连袖子都没被她挨着,仍旧温温和和的道:“既然有私情,虽然你们气死了外祖母,可是舅舅原本看在你是外祖母唯一的血脉后裔的份上,是给过你希望的。他派人去王府问过了,若是世子愿意迎娶你做妾,他便仍旧把你送过去当侧妃。”

    卫安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可惜世子毫不犹豫便拒绝了。”

    这哪里是想给她生路,这分明就是想要她死!

    卫玉珑觉得呼吸困难,胸口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到了这一刻,她才知道命运由人操控的感觉,更体会到了卫安的厉害。

    这个人,不声不响的就把她塑造成了一个淫荡不知耻的气死外祖母的贱人,还把她最后一条生路都堵死了。

    人家王府都不要她,她这样的人,还有什么面目继续活下去?!

    似乎是察觉到了卫玉珑的想法,卫安轻声笑了一声,很是怜悯的看了她一眼:“你也不要担心,虽然世子斩钉截铁的不肯认下跟你的事,可是舅舅向来是孝顺的,为了外祖母他也不愿意你死,已经决定了,把你送去家庙里休养。”

    什么休养,根本就是要让她接下来的日子每一天都在生不如死中度过。

    他们这阵子面都不露,原来早已经连她的下场都帮她想好了。

    她到了这一刻才知道害怕,跌坐在地上猛然摇头:“不!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才是外祖母的亲外孙女,我才是外祖母唯一的血脉.......”